胡平向中共下戰書
 
童忻
 
2001-5-15
 
【人民報消息】「這裏,我向中共當局鄭重發出邀請,公開辯論法輪功問題。你們派一個人來也好,派一組人來也好,一次辯論不完,再辯論第二次,辯論個三天三夜,彼此都把話講完講透,看誰辯得過誰。不來就是你們示弱,就是你們心虛,就是認輸了。」

以上,是胡平在斯坦福大學和加州柏克萊大學發表題為「談法輪功現象」的兩次講演時,開場白裡講的一段話。

四月二十七日,《北京之春》主編胡平應二十一世紀中國基金會、中國論壇(加州柏克萊大學)和大紀元時報(美西版)的邀請,赴舊金山講演。

當天晚上,胡平在灣區無線26臺接受了「話越地平線」專題節目的半小時電視訪談。主持人史東請胡平談一談最近一段時期他感受最深的幾件事。胡平首先談到法輪功,談到天安門自焚和「四楔G五」兩週年之際法輪功成員又上天安門請願示威。

然後,胡平談到最近中共當局以間諜嫌疑為理由抓捕海外學人。胡平說,這些罪名純粹是「莫須有」。過去,文化革命的時候,最方便的罪名是「惡毒攻擊罪」,就是說你發表了惡毒攻擊偉大領袖的「現行反革命言論」,別人要是問起你到底講過些什麼,當局往往不回答,現行反革命言論嘛,怎麼還能再公開說出來呢?一說出來不是幫你反宣傳,不是擴散、放毒了嗎?所以,扣惡毒攻擊罪的帽子用不著向公眾提供證據,說你是你就是。現在這個間諜罪名也一樣,說你是間諜你就是間諜,要證據嗎?當然有,但是不能告訴公眾,因為涉及的都是國家機密嘛。

胡平還談到最近兩起特大爆炸案。他說,江西芳林小學爆炸案,怪在一個瘋子頭上,誰信?石家莊爆炸案,說是靳如超一個人幹的。靳如超沒工作,教育程度不高,還有耳朵聾的毛病,只是在幾個月前才從私賣炸藥的人那裏學會一點小打小鬧的爆炸技術,他一個人能完成這麼大的爆炸案嗎?這怎麼能不讓人懷疑是殺人滅口呢?石家莊爆炸案,當局速審速判,一口氣判了四個死刑。除了靳如超,另外三個賣炸藥雷管的人也判了死刑,這三個人既不是同謀也不是共犯,其中一個胡曉洪,還是去年六月賣了點炸藥雷管給靳如超,只賺了三十三元人民幣,也判死刑(按:後來改成死緩),哪裏還有點法治的影子?中國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可是死刑犯占全世界死刑犯的一半以上。這就叫「中國歷史上人權狀況最好的時期」!

二十八日下午兩點,胡平在斯坦福大學講演,題目是「談法輪功現象」。在一間階梯教室裡,坐滿了聽眾。講演會由舊金山州立大學美蘇研究所教授黎成信主持。

胡平首先向中共下戰書,要求公開辯論法輪功問題。接下來,胡平講到這次「4.25」,法輪功衝破重重阻力上天安們練功請願,實在難得。胡平提請人們注意,共產黨為了阻截法輪功上天安門,用盡手段,其中一個辦法是看到模樣特老實的人就問他是不是法輪功,因為法輪功不撒謊。本來,一個人面臨說真話就要挨整的情況下,撒兩句謊是可以的,可是法輪功就那麼老實,明知要挨整還要說實話。真虧得共產黨想得出這種辦法,利用老實人的老實去欺負老實人。單憑這一點就可以看出誰是正誰是邪。

今年春節前夕,在天安門發生了自焚事件,共產黨大做文章,對法輪功展開文革式的大批判運動。胡平指出,撇開自焚事件的種種疑點不說,就算自焚者真是法輪功,那麼,他們的行為也是自發的,他們自焚是表達抗議,是殉道。不是信法輪功導致人去自焚,而是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導致自焚。

針對江澤民政權編造事實,說法輪功害死人誘人自殺,胡平首先說明,根據《轉法輪》的書和李洪志的講話可以知道,法輪功並不反對人生病打針吃藥,更不主張自殺,而且還明確反對自殺。官方提出的法輪功拒絕吃藥而至死的案例和自殺的案例都經不起分析。胡平強調,即便根據官方提供的材料,也完全得不出官方想得到的結論。以死亡率為例,胡平引用《美國百科全書》的數據,美國人的死亡率是每十萬人一年死去八百八十八人。照這個比例算,每兩百萬美國人平均一年要死掉一萬七千六百多人,而兩百三十萬法輪功在七年之間一共才死了一千四百多人,還不到同樣數目的美國人一年之間死亡人數的十分之一。

關於自殺問題。官方宣稱,法輪功在七年間有136人自殺。胡平說,算下來,法輪功的年均自殺率是0.84(每100,000人,下同),查一查《美國百科全書》上列舉的各國年均自殺率,最低的愛爾蘭也比法輪功高三倍,是2.5(每100,000人),其他的國家,美國是10.8,日本是14.1,等等,都是法輪功的十倍以上。另外,我們還知道,臺灣去年的自殺率是10.64。至於中國大陸,有統計數據是16.7,有的說是25,還有的說高達30。中國婦女占全世界婦女的五分之一,但中國婦女自殺的數量占全世界的一半。不論我們怎麼計算,法輪功的自殺率都是偏低的。共產黨費盡心機找出法輪功的死亡數字和自殺數字,原來是想證明法輪功害死人,殊不知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反而證明法輪功有降低死亡率和自殺率的效果。胡平譏諷說:「共產黨在公布這兩個數字之前一定沒好好查資料作比較,要不早添上兩個零了」。

胡平在講演裡,分析了理性與信仰的關係,闡明瞭信仰在人生中的價值和意義,嚴厲批判了江澤民政權鎮 壓法輪功的非法暴行。胡平表示自己並不是法輪功成員,也不信仰法輪功,但是出於對信仰自由的維護,堅決反對中共鎮壓法輪功。在講演後,由聽眾自由提問,胡平一一作答。在講演和答問中,不時激蕩出思想的火花,聽眾發出會心的笑聲和報以熱烈的掌聲。整個講演活動持續了三個多小時,到五點多鐘才宣告結束。

二十九日下午兩點,胡平在加州柏克萊大學以同樣的題目進行講演。本來,講演會的組織者擔心是否還有足夠多的聽眾對這一題目感興趣,可喜的是聽眾仍然很踴躍。這場講演會由二十一世紀中國基金會董事長劉凱申博士主持。

在第二場講演中,胡平特意從中共違反法治的角度,對法輪功現象這一主題做了補充發揮。胡平說,江澤民政權提出要依法治國,要實行法治,可是在整個鎮壓法輪功的行動中卻處處違反法律,違反正當的法律程序。在這麼大一場鎮壓行動中,連一個原告都沒有,誰告誰呀?共產黨說法輪功坑害人,坑害了法輪功修練者,可是法輪功修練者自己心甘情願,根本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說來也是,法輪功來去自由,你不喜歡可以不參加嘛,參加了隨時可以退出嘛。只有侵犯他人權益的行為才是犯罪行為,法輪功沒有侵犯任何人的權益,那些信法輪功練法輪功的人都是出於自願,他們自己不會告自己,他們又沒有侵犯別人,所以也沒有別人可以告他們,所以連一個原告都沒有。

胡平指出,最近,海外公布了江澤民在兩年前關於鎮壓法輪功的內部信件和講話,從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江澤民決定要鎮壓法輪功,是因為他認為法輪功已經形成了一股在共產黨之外的民間力量,引起了他這位獨裁者的極大恐慌。本來,法輪功並沒有挑戰中共專制的意圖,可是由於江澤民政權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不能不激起法輪功方面頑強的抵抗,客觀上使得法輪功成為抵抗一黨專政的巨大力量。在信仰的鼓勵下,許多法輪功成員表現出超乎尋常的勇氣。結果就是,象法輪功這樣一種良順柔弱者的群體,竟然扮演了抵抗世間最暴虐政權的吃重角色。這在歷史上也是非常罕見的。

胡平認為,在現代化的過程中,一方面對各種宗教信仰產生了強烈的衝擊,另一方面又產生了強烈的對這種或那種宗教信仰的需求。尤其是在社會發生急劇變遷,傳統的價值觀念面臨重大挑戰的時候,對信仰的需求更強烈。胡平也講到了形形色色的宗教或信仰可能產生的副作用,因此我們格外需要堅持信仰自由和政教分離的原則。總的來說,胡平認為,法輪功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一支重要的力量。在未來中國的道德秩序重建,法輪功可能發揮積極的功用。

胡平講演結束後,又回答了聽眾提問,現場氣氛十分活躍。這次講演活動也持續了三個小時。從兩場講演會的情況看,雖然有聽眾對法輪功持批評態度,但沒有人公開表示支持當局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有人問,前不久在灣區華人中作過一次調查,結果顯示同情法輪功的人只占很少比例。這該如何解釋?胡平說,這大概和調查出的題目有關。胡平講起當年他當民聯主席時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本來提的問題是「你是否贊成民聯的主張和綱領?」胡平把它改成問「你認為民聯有沒有存在的權利?」結果,收回的問卷全都給出肯定的回答。胡平強調,問題不在於我們贊成還是反對法輪功,問題在於法輪功有沒有存在的權利,人民有沒有信仰的自由。

這次胡平來灣區講演,不少民運界的老朋友也出席了講演會。會後,胡平和新老朋友共聚一堂,熱烈交談。大家一致認為這次講演活動十分成功。唯一遺憾的是,中共官方未能派人公開到現場和我們展開辯論。當然這也是在意料之中,他們自知理屈詞窮,哪敢和對手堂堂正正地辯論呢。胡平說起在兩個月前,美國之音計劃進行一場空中對談,討論中美兩國媒體是否互相妖魔化對方的問題,先邀請了《在妖魔化中國的背後》一書的一位作者、清華大學教授李希光,然後又邀請了胡平和另一位在美國大學教書的中國學者,然而到時候主持人告知李希光不來參加了。

四月三十日,胡平離開舊金山返回紐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