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方改革派意見書:中國面臨最後的選擇
 
2001-5-12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從萬維論壇獲悉,北京政界人士通過特別渠道傳來的《中國面臨最後的選擇──軍方改革派意見書》,讀來令人振奮。它不僅顯示了中國軍方的覺醒,對中國軍隊內部改革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建設的方向,而且也給中國改革提供了正確的思路和方向。 當然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特權高層不接受這份軍方改革派意見書,這隻能說明只為一己私利而存在的中共不但不能繼續領導中國人民而且只會禍害民族,所以人民和軍隊將會看到,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你都將無其它路可走:中共必須推翻。

據了解,此份意見書是由一批軍中中低層有思想的軍官秘密討論而作,並且受到若干高級將領的支持或默許,並以個別方式徵求過軍中官兵的意見,支持率很高,因為它實際上在十點意見中概括了目前中國軍方改革的所有重大問題,有些還關係到官兵的切身利益。意見書的核心是「軍隊的國家化」,並從古田會議決議毛澤東提出「支部建在連上」這一觀點進行反思。本報認為毛澤東的這個觀點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

歷史證明:政黨犯錯誤時,軍隊就跟著犯錯誤,如建黨初期的清除AB團、文革三支兩軍、六四事件等。意見書提出結束一黨專制及軍隊黨派化。觀點之大膽、直率、深刻,足見民主自由的理念已不只是停留在軍外民主派身上。軍隊已經有人開始了較為成熟的思考。這種思考也應該應用到國家的法治建設上,中國應該是法治國家而不是共黨的家天下。

目前,此件已傳至中共高層,據了解,高層的反映是:內部批判及封殺,同時也就其文中所涉及的觀點進行剖析、研究,我們以為《軍方改革派意見書》的出現是件好事,人們有理由期待更多的軍人和國人醒悟到:民主、自由、人權和法制屬於每一個中國公民。


《中國面臨最後的選擇──軍方改革派意見書》

中國正面臨本世紀末最後的選擇,或者順應歷史潮流,躋身於民主世界,抑或為體制的僵化而無法邁入新世紀的門坎,而成為二十世紀的專制遺產。我們認為:中國已經到了放棄強迫人民利益服從意識形態的時代。

一、更新現代化的概念

如果無數革命先烈能開口講話的話,那麼,他們一定贊同所有的鮮血和生命其實都是為了人民的福祉,換句話說,讓人民生活得自由和幸福。一切黨派團體;一切意識形態,一切理論綱領,都不能有違這個目的。虛幻的烏托邦似的奮斗目標,其實是犧牲人民現實利益的代名詞,它使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已經付出了人類有史以來最慘痛的代價。如果繼續以虛偽的政治邪教統治人民,一旦人民徹底醒悟,更可怕的後果在等待著歷史審判。今日的執政當局如能把握時機,革新思維,那麼,尚有一智滅千年愚的最後機會。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更新現代化的概念,以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文化多元化和軍隊國家化替代過時的現代化理論。

二、軍隊國家化的進步意義

毛澤東在《古田會議》紀要中,規定過「支部建在連上」中共也確定了「黨指揮槍」的原則,長期以來,這支在名義上的「人民軍隊」,已成了共產黨的軍隊。人民養育了這支軍隊,而軍隊只聽從共產黨的指令,這種把軍隊淪為黨派工具的理論和做法,使軍隊在黨派的政治斗爭中成為壓制對方和人民的絞肉機,政黨犯錯誤時軍隊就跟著犯錯誤,文革三支兩軍,六四事件等,都曾使這支人民的軍隊竟把槍口對準人民。軍隊黨派化,是軍閥、黨閥滋長的根源。如果不徹底摒棄這種狹隘的政治理念,完全可以預見在未來的一定時期,軍隊淪為對人民的冷戰工具,類似前南斯拉夫的狀況。所以,我們建議,國家以立法方式規定軍隊不隸屬於任何黨派,軍中不許建立任何黨派組織、軍隊只服從人民利益和國家利益,國家首腦有權調動和指揮軍隊,但作戰必須經過人民議會批准並對此負責。此舉的偉大意義在於,避免人民軍隊侵犯人民的利益,並有利於鞏固國防。

三、改革傳統的蘇式軍事體制

中國的軍隊基本上是沿襲斯大林時代的蘇式軍事體制,這種體制經幾十年的實踐證明是僵化的,不科學的。為適應現代化建設的需要,完全有必要自上而下地進行一番改革。

(一)撤銷中央軍事委員會,強化國家軍事委員會。中央軍事委員會淩駕於國家軍事委員會,不僅不合理,且完全沒有必要,機構重叠。強化國家軍事委員會的職能和人員組成:該委員會應由國家主席、國防部長、參謀長聯席會議負責人及憲法監督委員會主席等組成。

(二)撤銷總政治部、總參謀部、總後勤部及各大軍區,由參謀長聯席會議取代。參謀長聯席會議人員有:國家軍事委員會成員、總參謀長、國防部長、後勤保障部長、軍隊法律監督委員會主席、各大集團軍、海軍、空軍、二炮等各軍兵種司令員。參謀長聯席會議負責軍訓及執行國家軍事委員會下達的作戰命令。這樣做的好處是:精兵簡政,提高部隊戰斗力,及促進國防現代化。

(三)撤銷政治委員制度,由軍法監督委員取代。撤銷包括所有軍兵種的軍、師、團政治委員,及營政治教導員和連隊政治指導員。師團以上單位設立軍法監督委員會,該委員會成員為高薪職務,直接隸屬國家軍法監督委員會。連營級設立軍法監督員、軍法監督委員會主要是起依法治軍的作用,決定軍官和士兵的獎罰,培養軍官和士兵的法律意識。

(四)所有軍事院校應摒棄蘇式的軍事教材,改用英美等西方發達國家的軍事教材,並加入中國軍隊的應有內容。

四、與民主法制國家建立友善關係

放棄過時的敵對觀念,與美國、日本、歐盟等民主法制國家建立更為友善的合作關係,與西方諸國簽署和平條約,與美國相互承諾不把核彈頭對準對方,交換軍事情報,在售武問題上接受聯合國的監督並自律。在亞洲的穩定方面,承擔更大的責任與義務,與越南商談歸還至今被占的南海諸島,維護領土完整和國家主權。

五、結束意識形態冷戰,實現大裁軍

國際間的冷戰雖已結束,但意識形態間的冷戰尚在繼續。表現在中國方面的,主要是國內的意識形態與國際社會的人權民主意識不入流,因而產生另類冷戰。這種冷戰還表現在對臺灣及西藏問題上的僵化立場。我們建議,以大中華共同體同時容納中國和臺灣兩個國體,允許西藏人民行使充分自治權。中國應在此基礎上實現大裁軍,降低軍費開支,朝著再裁軍一百萬的方向努力。國家和社會的穩定主要是依靠開明政治和法制社會,而不是依靠軍隊。解放軍應更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軍。

六、發展軍轉民企業,禁止軍人經商

目前的現實是,一方面,軍轉民企業得不到充分發展,另一方面,軍人經商正以從未有過的規模公開地和私下地進行,甚至發展到持槍走私,武裝護衛的程度,與民爭利,武力要脅,內部爭斗更司空見慣,嚴重損害了人民軍隊的形象和聲譽。必須由國家規劃出適合軍轉民企業的發展方向、範圍和規模,充分發掘軍轉民企業的發展潛力,並安置復員轉業軍人。這種軍轉民企業的大部分收入應用來以商養軍,減輕人民負擔,和提高官兵的生活待遇。軍辦企業必須立法管理,與部隊脫鉤,軍辦企業負責人不得在軍中兼任任何職務。明確規定官兵不得經商,軍人以軍訓為主,應在整個社會中樹立軍人的良好形像。

七、實現文人治軍

國家軍事委員會主席、國防部長、武警部隊司令員、軍法監督委員會成員等,均宜由文職人員擔任。此舉的好處是防止濫用軍權及依法治軍,同時保障軍人的應有權益。

八、平反六四,重塑軍人形像

六四事件使中國軍人的聲譽跌到了歷史的最低點。這事件在歷史上和人民心間的陰影,八年來不但沒有消失,而且越來越凝重。由於六四,中國軍人在老百姓身邊再也抬不起頭來,中國軍人的尊嚴與驕傲,都在一瞬間失已盡。

同時我們也認為,軍隊雖是六四錯誤決策的具體執行者,但主要責任或曰最高責任不在軍隊。軍隊的責任在於服從了錯誤的命令,說到底,是黨派占有軍隊造成的惡果,現在是到了結束軍隊黨派化的時候了,如果不平反六四謝罪天下,那麼,人民有理由永遠不信任這支軍隊,凡歷史上的冤假錯案都總有一天要翻案的,主動平反六四,軍隊失去的只是往日的羞恥,得到的確是人民的重新信任,利大於弊。

九、設立國民議會取代人大代表會議

人大會議原本是為人民參政議政而設立的。但人大強調的是「代表」而不是「議政」。歷史證明,人大委員會從未有效地制止過自四九年以來的任何政黨錯誤。為防止悲劇的重演,並適應現代民主潮流,必須用全新的國民議會取代人大代表會議。國民議會議員應由人民直接投票選舉。同時,允許反對派政黨合法存在及參政議政,使一黨專政成為歷史。

十、縱觀世界民主變革的趨向,主要是兩種形態:一是執政者革新思維,主動進行憲政改革,確立民主體制;另一種是執政者食古不化,執迷不悟,迫使人民起來用革命手段結束專制,如羅馬尼亞發生的驟變。我們期望執政當局做第一種選擇,以避免社會動蕩。中國人民對民主自由和幸福的渴望已經存在了幾千年,不惜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並且令人驚訝的是,今天人民已經醒悟到要享受做人的一切權力了,任何力量也不能阻擋這種渴望,實踐這種理想的那一天是一定會到來的。

附註:作者為三總部軍官,此文以個別方式徵詢過軍中將領、普通軍官及士兵的意見,支持率達97%以上。目前,此文已轉達至中共高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