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在“一切为了稳定”的幌子下实行国家恐怖主义
 
横河
 
2001-4-5
 
【人民报消息】有网民将天安门广场自焚,江西芳林小学爆炸,石家庄的连续爆炸案联系起来,指出中国已进入了恐怖时代。

这些事件有无关联?

天安门广场自焚并非是某些人所说的对自己生命的轻视,自焚者也不是恐怖分子。但却和恐怖活动不无关系,这是中国政府对人民实行恐怖统治的直接恶果。

芳林小学爆炸,政府企图把它说成是精神病患者的“恐怖行动”,当然小学生做鞭炮政府面子上不好看,不过在“莺歌燕舞”的“人权最好时期”自己管辖下的子民成了恐怖分子,炸死几十个小学生政府就有面子了吗?

真正的恐怖行动是同时对石家庄五处民宅的爆炸,因为这是针对无辜的下层人民的。从最近各地相继发生的爆炸案来看,中国正在进入恐怖时代已是不争的事实。从此以后,没有人能置身其外了。

一个历史上并不以产生恐怖分子著称的民族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这是江氏所谓“一切为了稳定”统治的必然后果。

“六四”屠城就是打的“稳定”的幌子。借“六四”上台的江泽民在政治上走向全面保守和反动。“一切为了稳定”这一口号的提出完全是为了权贵集团的一己私利,因此从一开始就是针对下层民众的不满情绪,而不是针对造成这种不满的统治者的。这个口号的实质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的现代翻版。它的提出就是政府和人民走向彻底对立的分水岭,就是江泽民自绝于人民的宣言。

无才无德无能的江泽民治国的手段就是放手腐败,而选择性的反腐败只不过是他消灭异己的工具而已。在江泽民统治下,自他父子以下的各级大小贪官疯狂掠夺国家财富人民财产,国企破产、工人下岗、农民弃耕流亡、民不聊生,社会各种矛盾空前激化。在没有任何沟通管道的情况下,无法生存的民众只能采取到政府部门上访,静坐,示威游行等方式来争取起码的“生存权”。在江氏统治集团看来,是这些民众的行动,而不是造成这些行动的贪官污吏们,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因而要将之“消灭在萌芽状态”。“一切为了稳定”就成了镇压人民的上方宝剑。

江泽民的贪官污吏对人民横征暴敛,而当人民对这些寄生虫的行为稍有不满时,他们就以“一切为了稳定”的名义实行镇压。须知,已经揭露出来的仅是冰山一角的那些上千万上亿的腐败大案决非一日之功,也决不可能无人知晓,为什么长时间没能暴光?解释只有一个,就是在“稳定”的幌子下被压制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切为了稳定”保护和鼓励了腐败。

“一切为了稳定”堵死了释放社会压力的最后一个减压阀。当各级信访部门,这个唯一装门面的供民众申诉的地方,正式失去了功能,而前去投诉的人民只落得被关押被拷打的命运时,这个社会聚集的能量就只能象岩浆那样在地下左冲右突地寻找突破口了。

当一个地方的官员可以将敢于说话的百姓割去半截舌头而不受惩罚,当警察射杀无辜群众却被以“执行公务”开脱,当最高当局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时,祭起的正是“一切为了稳定”的大棒。这个政权正是在“一切为了稳定”的口号下倡导了当权者对人民的施暴,并身体力行地迫使这股暴虐之气向全社会蔓延。

镇压奉行“真善忍”的法轮功是江泽民“一切为了稳定”这一政策的极端体现,当法轮功学员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时,当旅客上下车船时必须从法轮功创始人画像上踩过时,当咒骂法轮功成为进入天安门广场的入场券时,当把法轮功女学员剥光衣服扔进男牢房的恶棍被公然嘉奖时,江泽民刻意为人民树立了一个危险的榜样:为了他的个人私利可以不择手段。我们这个民族却要为江家王朝的“稳定”付出沉重的代价:道德沦丧、屈从邪恶和放弃人性。此外,对江氏红色恐怖的沉默最终将使人人都成为受害者。强迫进行的反法轮功签名运动和人人表态过关就是无人能幸免的活生生的例子。当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和政府倡导的暴行结合起来时,中国进入恐怖时代就是必然的了。

中国的恐怖主义是国家恐怖主义,其始作甬者,江泽民也。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