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林小学爆炸事件:江泽民终于说话了!
 
2001-3-9
 
【人民报消息】法国费加罗报8日发表署名Guy Baret的评论文章,批评法国传媒对中国江西省芳林村小学校爆炸事件关注不够。这篇题为《60名中国小孩没有引起人们情绪不安》的评论文章检讨法国媒体只注重西方儿童的生命,不关心中国乡镇孩子的悲惨命运。文章指出,芳林村惨死的孩子没有成为残酷的自由主义、世界经济一体化或者武器商压力集团的牺牲品,却成为最后一个共产主义制度之一的牺牲品。文章要求法国舆论和国际社会关注在中国被强迫做童工的儿童的处境。

在加州校园枪击案发生当天(3月5日),布什在白宫说:「我希望表示,一种懦夫的劣行造成南加州两名学生丧生和其他人受伤,令我们感到非常难过。」布什说:「我们要为今天痛失孩子的家庭祷告。」而身为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面对自己国家发生这么惨重的事件,始终不出来说一句话。

文章援引法国媒体对美国校园枪杀事件和中国江西小学41名孩子惨死事件报导的不同程度,指出法国政治传媒精英忽略了民主道义是不分边界的,处在没有民主的国家里的孩子的命运更应该给予关注。

文章指出,美国15岁学生安迪.威廉在校园的休息室向十几名同学校的夥伴开枪射击,造成两名少年死亡,这个在美国加州发生的惨案固然是必须加以谴责的,但是,美国的校园惨剧难道比41名(有报导说60多名)中国儿童死于爆炸的事件更加惨烈吗?惨烈到可以忘记中国儿童的疾苦,忘记中国儿童缺少人们的同情、缺少如美国少年所引起的那种关注吗?

事情仅仅相隔一天。就在美国校园杀人案的第二天就传来中国江西省芳林村小学校爆炸事件。41名小学生在中国当局至今还未澄清的极其恶劣的条件下丧失了生命,大部份孩子的年龄还不到10岁。像美国少年的悲剧一样,芳林村的孩子们也在学校里,不同的是他们被强迫在教室或地下室里制造鞭炮。鞭炮加工厂是学校党支部书记建立的。村里的人都说,是老师让这些孩子在中午吃饭时加工鞭炮的,名义上是勤工俭学,但不付给工钱,为此学生家长已经多次表示不满。要知道,芳林村小学生加工的鞭炮可不是中国春节人们辞岁迎新的那种爆竹连天的喜庆,而是在平时,是爆炸,是孩子们幼小的身体在无人过问、无人关怀的情况下被炸碎。

费加罗报文章要求法国和西方面对中国儿童的惨死检讨自己的良心。文章写道,我们的知识界,我们的政治媒体精英迅速地对美国发生的校园事件加以报导,连同批评美国人的行为方式,批评美国政府,批评美国的道德行为和美国武器自由买卖的政策,这种批评和愤怒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面对中国死难儿童故作谦虚缄默却是不能让人理解的。我们的思想家面对这一事件显得从未有过的冷静和心安理得。

文章指出,这些中国孩子不是残酷的自由主义、世界经济一体化或者武器商压力集团的牺牲品,而是最后一个共产主义制度之一的牺牲品。儿童在这里被当作廉价劳动力,在这里消灭了“人剥削人的社会”,却建立了大人剥削孩子的社会。

费加罗报文章问道:学校爆炸案是谁的错呢? 这场悲剧难道与制度没有关吗?是谁让地方上有那么多的官僚?是谁让教师的工资那么低?是谁让学校他们从孩子们身上赚钱。如果不发生这一惨案,让小学生制造鞭炮的事根本不会被人知道。这种可耻的行径还会继续掩盖下去。但愿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关注中国的事情,直到中国不再发生剥削儿童的现象为止。

就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表声明,对中国芳林村罹难儿童的家人表示深切的遗憾,并谴责中国地方上非法强迫儿童在校园内从事爆竹加工的行为时,江泽民说话了,是用行动来表示的,因为行动是最好的语言!这些是我们从独裁惯用的新闻封锁,无中生有、造谣中伤、拆楼灭迹中找到的。

江泽民历来是用行动来回答人民的申诉和质询,1989年「六四」前江泽民就因封锁了「世界经济导报」的真实报导而得赏识,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写密令不签名“打死白死算自杀”,这次孩子死了事情尚未了结,连学校残骸都匆匆铲为平地来掩盖真相。

亲爱的读者,您是如何对待百姓的生命,尤其是那些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惨死孩子们的生命?

如果您是国家主席,您会如何处理这起爆炸事件?

您是如何评价那三权占满,高于政治局之上的独裁者江泽民?

您是否认为违宪主席江泽民应该引咎辞职?

您是否认为江缺德盘踞在中国这么久应该打倒 ?

您是否无法容忍这样的暴君祸害您的祖国和残害您的骨肉同胞?

您的行动就是最好的回答!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