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战术与江泽民独裁帝国的兴亡 (二之二)
 
今钟
 
2001-3-4
 
【人民报消息】渥太华公民报报导,北京中申办奥运安全问题发言人王圣安(音译)描述被禁的法轮功是和平的,追随者只进行和平示威,并且说对2008年奥运会来说“我不认为有大的危险。”

这是中国官员为申办成功第一次说了实话。中国法轮功作为一个气功和信仰,自九二年以来,一直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与宣传,前国家付主席王震就是众所周知的气功迷,他指示当时的全国体育委员会主任伍绍祖官员大力支持法轮功。1993年9月21日共和国公安部主办的人民公安报第956期专门刊登公安部长王芳对李洪志先生治疗见义勇为者的感谢信,北京日报,广州电视台、羊城晚报、吉林广播电视台及各地电视、电台报纸等媒体都大量报导、介绍法轮功健身去病,净化道德人心的作用。南京一些大专学校体育课将法轮功动作及功理正式列入课程,有中考及期考,计算学分。国家付主席并要求支持法轮功定为国策,人人专注于锻炼身体,转移对官僚腐败的注意,抵销、冲击大学生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潮。

中共朝令夕改,一朝天子一朝臣,主管公安的高官罗干自96年起,即在东北地区禁止法轮功练习,搜集罪证、抄家罚款。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动全国所控媒体进行所谓揭露,实则裁脏陷害。至一九九九年四月在天津大批殴捕法轮功学员,引发中南海大规模上访事件,中国总理接见代表,允许出书,查实并释放被捕无辜45人。和平上访,圆满解决。江泽民以为触犯其专制霸权,推翻国家体育总局一九九八年九月关于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97.9%的调查及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会由乔石组织的关于法轮功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调查,没有法律依据于1999年7月20日开始了全国性的秘密逮捕和镇压,以中央报纸人民日报代替法庭,以电视上移植的录相作为物证进行仲裁,先宣布为非法组织,其后江泽民又在该年10月访问法国时,擅自对记者宣布其为邪教。

江泽民因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还不断上访说明和平性质而一举取消了信访部门(在此前信访局成了警察迎面逮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之地)自此天安门广场便成了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为还法轮功清白而上访、申诉之地。其和平性质,无暴力倾向,并毫无发展为暴力抗议的可能性已为举世公认。为中国人权运动开创了和平的示范。较之历史上非暴力运动还有两个突出的不同特点:

第一、历史上非暴力运动争的是平等,是一个群体对另一群体不公的抗议,是团体的行为,如甘地不合作运动、马丁·路德金的种族平等要求,八九年民主运动反对当权者的特权与贪腐,这些诉求都隐含了对优势阶层让出部份权益的要求,如果达到目的,整个团体都将受益。而法轮功学员争取的是修炼的自由,都是个体的行为,其诉求没有对任何阶层让出任何权益的要求。即使诉求达成,每一个体仍然需要自己去修炼,不存在受益的问题。

第二、历史上的非暴力运动内部都出现过要采取暴力的声音,而在法轮功的请愿中,众多国际游客都看到在天安门广场只要摆一摆炼功姿态或站桩、或席地坐禅,马上被便衣掼倒拳打脚踢、专门施往人身要害处,而被虐待者只喊法轮大法好或打开横幅:还法轮功以清白之类,人人一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旅游向导往往欺骗外国旅客说:这些人都是小偷,所以这般老实,旅客或外国记者所摄相带及菲林一律被中国警察没收销毁,但至少有一、两付录相保存于世。其中一位青年女性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升国旗一名武警当胸一脚,仰天跌倒,后脑撞国旗杆围石栏立即死亡,当局将凶手隐匿,而死者家属并未提出惩凶及赔偿要求。

江泽民政权对如此和平的个人行为,要加以中伤,只有诉之裁脏陷害。

先是说700人炼功死亡,几天后又加倍成1400人,现在又说1600人或更多,江泽民今年在美国接受华菜士记者采访又信口胡说:“法轮功自杀者有几千人”,只图骗外国人,大陆国内不敢报导,删去了这段话。虽有一大半人名、地址,但硬凑到一千四百人也难,反正国内没人敢于质疑、查询,江泽民政权又绝不接受国际或第三者调查。然而纸包不住火。人民报网站讯2000年1月18日据北京高层公安系统内部人士消息,北京公安部负责人在省级公安领导会议上说1999年初公安部门已经确定了把各种封建迷信活动的事实,“改编”为法轮功证据的方针,将各类封建迷信活动一律裁到法轮功头上。

例如将某地一跳大神的农村神汉与邻里的纠纷,说成是李洪志霸占楼道,成天与邻居打架。将这个神汉在家中设功德箱收钱,说成是李洪志所设在家敛财。把因迷信巫婆、神汉而致死的事件,如两人自焚、马建民剖腹、李亭杀害父母,教师上吊等都移植成修炼法轮功所致。说这些都收到了效果。并总结教训说有些作工作不及时,造成失误。例如,亲身接受李洪志治病痊愈的病人,亲身体会到法轮功效果,非常难以转化,不得不采取拘押、限制人身自由,有力地防止了法轮功真相的传播。

制造的李洪志在泰国出入色情场所,在美国赌城赌博,在外国银行有巨额存款,在美国购置豪宅等由于制造相应“证据”时间不够,过于仓促,受到质疑,无法应对,造成了工作上的被动。特别是“情妇自焚”事件,由于作者事先未与公安部门联系,根本来不及制造当事人身份证明和“自焚现场”,结果被境外记者采访发现该事和人物纯属子虚乌有,致使陷于极其被动。由于对法轮功组织的性质认识不足,没有及时制造李洪志的刑事犯罪“证据”,没有迅速组织力量指控他犯有杀人、强奸等罪名,结果被国际刑警组织拒绝追捕、引渡。

这些欺骗全国公民、世界舆论与国际刑警组织的行为,都是依据红头文件干的,所以胆大包天,无所顾忌。这些内部指示公安的红头文件内容包括:江泽民最初对公安的内部指示:“好在他们讲求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可以放手进行。”以及主管全国公安的国务委员罗干的明确指示,“怎么做都不过份”。

这样河南、山东等地街道居民委员会都可以私设公堂,甚至雇用打手,互相转告:“对法轮功人就象对待四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坏份子)和超生对象一样,往死里打!。”

江泽民的目的在消灭法轮功,只要放弃炼功,背叛信仰写保证书、悔过书,在媒体揭批法轮功,一切不予追究。若“死不悔改”则视为顽固分子,格杀勿论。女性重贞洁,老人怕酷刑,于是有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把18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裸裎男牢,令刑事犯轮奸,甚至有怀孕及惊疯者,江泽民表彰推广,打手们奖金三万元人民币,电视上却介绍对待女性学员如何温暖。2001年3月1日镇压法轮功付组长国务院付总理李岗清召开镇压法轮功表彰大会并讲话,中国中央电视新闻上的胸前配带大红纸花的一排排都是这些凶手,主持人没敢透出是什么会议,可能是作贼心虚,不敢公开完全透明。

不仅四川省重庆市法轮功辅导站长六十多岁的女教授顾志仪遭受24种非刑,包括用竹签、钉入双手指甲缝,对被捕的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普遍动用酷刑,包括将头强按入粪桶,女学员四肢固定木板倒立,听任大、小便、月经狼藉,严冬雪地冻僵,罚老翁在广西盛夏光脚在烈日下柏油沥青马路上罚站,直至把脚掌烫熟。皆为世界闻所未闻,超过了德日法西斯匪徒。各地警察更借此发财,非法抄家,偷抢电视、电脑、没收存款,勒索家属,课以万元罚金放人。这样不仅被捕的五万以上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受害,各地数千被判劳教人员更是暗无天日。公安干部、警察本身也被腐蚀,社会治安遭受破坏。

至今至少被捕法轮功人士160人以上狱中丧生。英国《泰晤士报》2000年12月29日文章说:遇害人士多数遭受虐待,或在绝食期间被残酷地强灌食物77名身份已确认的死难者,其中四名女性“从高处跃下自杀”,又有八名女性“失足跌倒”。对陈子秀死后尸体的惨状,美国已有报导。十九个月对几万人民的镇压暴行,罄竹难书。

公安干警意外发财手痒难挨,害及非法轮功公民。

二000年十二月北京市检查院一分院对石景山区苹果园金宝酒家老板苗长顺强迫未成年人卖淫案提起公诉,经追查其中九人是他从99年9月开始三次去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拘留所以平均每人400多元人民币“保”出来的。名为保出,实为掳卖人口。老板被捕,徐州公安拘留所未闻任何处罚。

据人民报讯在湖南省株洲市、衡阳市一带常有广东警方用火车、汽车将一批批奄奄一息的奴隶抛弃当地而去,经当地路警和民众救援或乞讨返家或含恨死去。生者说:广东警察常半夜出动搜捕外地打工者,交不起罚款者,女性卖到发廊卖淫,男性卖到工地做奴隶。一旦生病频临死亡,无力干活,老板便重金叫来警察押走,弃置湖、广两省交界处,两不管空旷地带。一位身家百万的企业家在广州火车站遇到抓捕队也差点掠卖为奴,向路人呼救,掏出所有证件,鼻骨、肋骨被打断,手机、钻戒、万余现金劫掠一空,幸而未堕火坑。

新华社报导2000年8月3 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赵川到开县长沙镇家中度假,被警察带领妓女到集镇上指认为嫖客而拘留,屈打成招,打成脑振荡并罚款5200元。
在农村更加暗无天日,人权毫无保障。河南省邓县裴家村村长裴安军,去农民李三家强收摊派费不成,把他十五岁幼女带到村办公室强奸!李三告到公安派出所,所长将李三拉到村长家磕头赔罪,这位村长连续十多年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当地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中国中央电视台去安徽省阜南县沈家案村采访杀人案:72岁老农为反对巧立名目收费与村干部理论,被村干部当场枪毙!中央警告电视台:下不为例。

山西省岗县村民集资建小学校被贪污,20岁农民李绿松1999年12月上告到县办公室,被踢打轰出,12月12日在办公室墙上写下:“清除腐败,清除贪官,”被县公安局以“涉嫌妨碍公务”刑事拘留,用木棍、电棍打昏,用水泼醒再打,李绿松痛骂并要水喝,杨付局长再次把李打昏撬开嘴巴,用钳子刀割去半截舌头,这就是公民上访的下场,十三天折磨,150斤降到50斤,奄奄一息,其妻大骂比法西斯还法西斯,仅此而已。

江泽民政权下的怪事,外国很难相信。

江西省丰城市31岁法轮功女学员2001年去北京国办信访局上访,被丰城市公安局抓回,强行打胎,以便长期关押。

多维新闻社2000年2月25日电:浙江省天台县16岁少女邱彩萍状告当地公安局以打架事将她与20多名男犯同拘一室七天七夜,受尽侮辱、猥亵,还被迫交纳2510元。状告结果驳回起诉,少女愤而出走,至今失踪。

《纽约时报》:2000年1月6日报导南京律师刘建因为被告辩护竟被载上手铐,被关五个月,多次受到野蛮殴打。

据人民报消息610打法轮功办公室透露最近红头文件均不署名,不许耽搁,立即执行,除了江泽民的三点政策:经济搞垮!精神摧毁!肉体消灭!警察们都知道打死也算自杀,不负法律责任。

希特勒说:“士兵不要思想,有领袖替他们思想。”如今大陆这些配带红花,高额犒赏的打手们还有自我吗?十三亿人民一个声音,括及海外华人,同声颠倒黑白,按照江泽民的调子声讨法轮功,要求中国政府严厉镇压,江泽民甚至强迫法轮功接受他修改的教义:天安门自焚不是为了抗议镇压而是为了打倒自己:自焚可以升天。这种混帐的逻辑,不仅威压总理朱熔基,众院议长李瑞环、反贪负责人尉建行等反对镇压派接受,还要十三亿全国人民一齐接受,不仅如此还要同化世界所有政府首脑及人民一起接受,全人类同他一个思想:消灭法轮功,全世界十三亿的华人一个头脑、一个声音,还要同化全人类,何等霸道超过希特勒,这不可怕吗?

希特勒与江泽民都主张对社会实施大规模的控制,都把自己当成真理的仲裁者,都让人民服从于自己的意识形态,都为了一意孤行而不择手段,都对媒体实行全面集中的检查,都把国家建立在暴力镇压的基础上,都高张科学的旗帜迫害人权、民主与自由。都死抓军权、崇尚暴力,江泽民置3800万失业工人于不顾,拔款100亿无端犒赏各级军官,而在98年一气再封530多将军;都把反对屠杀本国人民的国际正义说成是反德或反华。希特勒是要消灭犹太人实行种族灭绝,江泽民残害本国人民,要消灭十五种气功,法轮功首当其冲。

都把自己统治的安危孤注一掷地赌博在裁脏陷害,欺骗世人的基础上,明眼人不难看出中国首都连续自焚案就是当年德国首都国会纵火案的翻版。据传江家父子密订括囊工程以备曝光。

中国哲学之源《易经》上说:“括囊无咎”,江泽民父子的野心是要把全世界人类通通骗倒,括入他的囊中。人们只记得希特勒,却忘记了当年对法西斯采取绥靖政策的英国首相张伯伦。

江泽民现在逼迫全国从小孩到大人,一律按他的意旨签名、录相,以期交到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同化一切与会者。高考题上出现了:“法轮功好,还是江泽民好?”一些地方中学、甚至小学都出现了类似考题,而且占很重的比分。敢说江泽民不好,甭想升学!由教育部下达指示,各省、市教委,教育局,各市、区、县、村的学校,每个高校、中学、小学都要在法轮功问题上表态,和文革一样,下任务写大批判稿,开大批判会,办大批判专栏,学生若不按照上面的调调儿去做,甭想毕业、升学、升级,人人必须过关!黑龙江省大庆市奋斗小学,小学生不愿签名,两个警察架着一个小学生签字。几吨重的的签字布匹已表明江泽民政权的法西斯化。民主政权有其自信不需要伪证欺世,绝不会搞强奸民意的大规模运动。

中国人民无数出席国际会议。国际论坛面对的不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而是一帮出卖灵魂的政治娼妓,如刘京之流在上届人权会议上睁眼说谎,硬说迫害致死人命都是谣言,一个没有。这些人纵横捭阖,收买拉拢、造谣赖帐,什么无耻的事都干得出来。

这里我们摘录国际劳工组织与中国一文中的话作为借鉴,该文说:中国政府对待国际组织的态度十分自私。对它来说这个重要的国际组织首先只不过是外交活动的舞台。它需这个舞台服务于它在国内的宣传。因为它在中国国内始终有合法性的危机。

为了服务于它在国内的宣传,是企图将国际承认变为国内的合法性的政治需要。也正是为了保证这种政治需要的满足,中国政府长期违反国际劳工组织关于工会、资方、政府三方平等参加的基本原则,它挑选并严密控制出席的中华全国总工会代表及资方代表,从来就只是政府一方。

我们也可以说江泽民挑选、控制的所有代表,从来不代表本国人民,不管江泽民怎样往脸上贴金,口口声声代表十三亿人民的要求。

最后还是要倾听诺贝尔文学奖人高行健君的话:“新来临的世纪并没有因为经历过上世纪那许多浩劫就此免疫。记忆无法象生物的基因那样可以遗传。拥有智能的人类并不聪明到足以吸取教训,人的智能甚至有可能恶性发作而及到人自身的存在。”

张伯伦式的姑息纵容导致希特勒智能的恶性发作,危及犹太种族的存在及千万人类苦难江泽民夹持全球十三、四亿人海战术,在政治生命然危亡之际,父子智能恶性发作不更可怕吗?但愿人类七十年前记忆犹存,不致鼠目寸光,只注目经济利益而造成不可挽回的历史失误。

对于法西斯蒂,捷克作家、名记者尤力乌斯·伏契克,受尽死牢摧残折磨,在绞刑之前留给人类一句话:“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