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從何時起在江澤民手上變成了紙糊的?
 
2001-3-30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指責「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目標是「實現推翻中國並產黨的領 導,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圖謀」。如果說有些老百姓在中國、在香港、在外國修練法輪功,中共就垮臺了──中國共產黨從何時起變成紙糊的?「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江澤民如果擔心有被推翻的危險,就應從自身內部去找失去民心的真正原因。

江澤民指責「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目標是「實現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圖謀」,結論是「一定要在黨和政府的統一領導下與法輪功邪教組織進行堅決徹底的斗爭」。後來在香港有些人即提出「法輪功活動政治化、國際化」之說,當是在「統一領導下」為所謂「政治圖謀」之說所作的註解。

江澤民對法輪功「圖謀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指控,不論從理論的角度還是實際的角度來看,都不能成立,而且可笑。


內因起根本作用

按照馬列經典的教導,如果擔心中國共產黨有被推翻的危險,那麼,應當從共產黨本身內部去找根據。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共產黨虛弱了,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是否腐敗了,不再為人民服務?還是其它原因?不可動不動就指控誰誰「被外國勢力所利用,企圖顛覆中央政府」那只是自欺欺人之談。「外因通過內因起作用」,這才是馬列的經典理論。如果說有一部份老百姓在中國,在香港,在外國修練法輪功,江澤民就垮臺了──這是哪一家的理論?中國共產黨從何時起在江澤民手上變成了紙糊的?


蘇聯解體之啟示

國際社會主義運動的經驗教訓,表明了「內因論」是符合實際的經典理論。蘇聯從稱霸世界的「超級大國」地位解體了,推翻它的是「西方敵對勢力」嗎?不是。是蘇聯國內的東正教嗎?不是。它恰恰是被蘇聯共產黨的「內部勢力」「顛覆」了的,是蘇聯共產黨推翻了自己。所謂「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就是這個道理。如果要到法輪功那裏去尋找自己有可能被「推翻」的根據,就是企圖轉移矛盾。這樣能「保住江山」嗎?


究竟是誰「推翻」了趙紫陽?

中國的經驗教訓也給予人們同樣的啟示。在一九八九年風浪中,在中共高層中,對學生群眾運動所持態度及處理主張,最接受馬列理論和中共黨章規定的,不是別人,正是趙紫陽。然而,趙紫陽下臺了。究竟是誰「推翻」了趙紫陽?當時法輪功還未傳出來,當然不是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群眾,正是中共的內部勢力「推翻」、「顛覆」了他們自己的總書記。

如今要請教江澤民總書記:當時「推翻」趙紫陽的中共內部勢力,究竟是藉助於哪一股「西方敵對勢力」而取得成功的?也不是求助於什麼拳、什麼功、什麼教 而取勝的吧?


老百姓能改變中國杜會制度?

按照馬列的經典理論「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經濟基礎的基本內容是「生產資料所有制」問題。

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中國經濟,以國營經濟與公有制經濟為主體,叫做社會主義。如今,恢復了生產資料私有制的合法性,引進了外國資本,形成國營企業與私營企業、外資企業共存的局。官方起了新名稱,叫做「中國式的社會主義」,老百姓則稱之為「中國式的資本主義」。

政策、法律改過去改過來,都是江澤民在那裏「改變」,不用說普通老百姓,連普通共產黨員也無從插嘴。至於說那一兩千、兩三千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跟著舉手通過中共中央的既定提案,就像一九九九年十月人大常委會那樣,相信很多委員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都一竅不通,就舉手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提案。

人們不妨想一想,中國的事情,都是江澤民在那裏一手主事,朝一個方向「改變」過去,老百姓從來都沒有說話的份兒。煉煉法輪功怎麼「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呢?奇怪的是江澤民到處作報告,講「三講」,怎麼越講「社會主義制度好」中國越變成「江家作坊」了呢?中國的錢都跑進「江氏錢莊」裡了呢?


江澤民逼出來的「政治化」「國際化」

如果說香港法輪功「政治化」,那是逼出來的「政治化」。何以見得?當權者指責法輪功是「邪教」,下令「取締」,接著採取鎮壓行動------這是「政治」。如果法輪功學員說,「我不邪,我反對鎮壓」──這就「反對中央政府」了,也是「政治」。如果法輪功學員說:「我接受鎮壓,我對江總佩服得五體投地。」這就是「擁護國家領導人」,不是「頑固分子」了,但還是「政治」 。

至於「國際化」──誰是將法輪功問題「國際化」的始作俑者?一九九九年九月,江澤民到新西蘭參加亞太地區經貿合作會議,居然帶著攻擊法輪功的小冊子,分發給與會的各國首腦,包括美國總統克林頓。江澤民以一國之尊在最高級國際會議上散發反法輪功的「國家一級傳單」,硬是把各國首腦商討國際貿易的經濟會議「政治化」,使眾多西方外交官為之目瞪口呆。

其後,江澤民又在倫敦把法輪功問題「國際化」,發表談話說:「我這個人是念自然科學的,絕不會相信這種東西」。「我是研究了一下……我們對法輪功這件事採取了非常認真的態度去處理。我想,我們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當時江澤民當然沒有想到,在「取得決定性勝利」整整十五個月之後,即2001年元月十九日,居然又要安排朱熔基在李嵐清和羅幹兩位專則鎮壓法輪功的大員「隨行」「陪同」之下,出面宣布又一次「中央的統一部署」。「統一部署」面世之後四天的一月廿三日,迅即發生天安門廣場「癡迷者自焚事件」。自焚事件其後被利用作為向香港特區政府施壓取締香港法輪功的理由。


江澤民拿不出像樣的「理論解釋」

江澤民指控法輪功「圖謀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如果與歷史實際相對照,更是風馬牛不相及。由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政府名義下令「取締法輪功」,到2001年元月發佈中共「中央的統一部署」,積累了十八個月鎮壓實踐經驗的基礎上,理應可以拿出像樣的「理論解釋」來吧,而實際出籠的卻是如此笑話百出的「綱領性指控」。

依照中共的傳統,「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應當叫做「反黨」或「反革命」,如今卻定性為「邪」,這就反證這個「綱領性指控」是誣陷,因為古往今來,「邪」並沒有確切的定義。

難以理解的是,堂堂十二億人口大國的執政黨頭子江澤民,面對國內國際那麼多問題,日理萬機,卻要花那麼大力氣和一個沒有武裝的民間練功組織較勁。自稱手中掌握「最高真理」,實則背棄馬列祖宗遺訓自行其事而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