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共產主義不如我少時的亞麻褲
 
阿威
 
2001年3月27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典故,是凡中國人,都是明白的。關雲長的志氣,也由此而千古流誦至今。然而,我們都沒能想到,在苦苦經營了數十年,歷經數次整風、反右、反修之後,共產黨人還是漏掉了一條能埋葬共產黨的大鱷魚,而且,是條在共產主義陣營中,臥薪嚐膽埋伏了五十五個春秋的大鱷魚。

少時的富家子弟的生活,使江主席學得一身國學加洋學的絕活。比如,見了美國人,一定得背上幾句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說,一面可以博到美國人的歡喜,一面可以在作上海市長時,有訓斥學生不明白「民主是什麼」的本錢;見到愛國人士時,一定大講,「我是最欣賞朱自清的,中國青年應該以朱自清爲榜樣,不卑躬屈膝,盲目崇拜西方」,拳拳愛國之心,多麼感人肺腑。

表面上,還得發揮「拉二胡」之類的國學,以贏得愛國的共產主義戰士的心,對「亂世佳人」的憧憬,只能埋進心頭。江當政以前,哪個共產黨大老能想到,江主席,竟會有愛慕「西方言情電影」勝過共產主義的心!

終於在鄧小平去世後,江不用唯唯諾諾地作小人物了;終於不怕因爲「頭髮梳理得油光,腳下的鞋抹擦得錚亮」而挨革命領袖修理了,江市長如今已是「江軍委主席、江國家主席、江共產黨總書記」!

霎時間,高歌一曲,「人生得意須盡歡」。

講什麼「共產主義」,不如梳梳我宋英兒的長髻;
講什麼「共產主義」,不如坐坐我的「皇帝一號」專機;
講什麼「共產主義」,不如再貸款我兒幾十個億!

管什麼,淚水漣漣,糟糠之妻悲堂下,
管什麼,爆炸一聲,白髮雙親送黑髮,
管什麼,煙塵五起,下崗工人土下壓,
管什麼,法輪功人千萬萬,
只要我高興,牢獄酷刑儘管加!
只要我有權,「共產主義」我照罵!

想必,江主席對共產主義的怨氣實在是太深了,以至於終於在他所欣賞的華盛頓郵報的記者面前「一吐爲快」:當我年青時,我以爲共產主義很快會來,但現在我不再這樣想了。

共產主義在江看來虛幻的還不如年青時爲「外國人」工作時所穿的實實在在的一條亞麻褲,犧牲了五十五年的青春,真是難爲江主席了! 能容下如此的「共產主義」者,真是難爲了這衆多的共產黨員們!




 
分享:
 
人氣:7,90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