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不為人知的發跡史
 
揚帆
 
2001-3-25
 
【人民報消息】話說很久以前,有一夥惡人把一灣清澈的水弄成泥漿,不讓美麗的希□女人拉敦娜和她的兩個幼兒喝水,因此被神變成蛤蟆,成天呆在池塘沼澤,以蚊子、蒼蠅為生。不知不覺,過了一千多年。他們當中,有的蛤蟆知道悔改,老老實實在田裡幫農民吃害蟲,保莊稼, 但其中有些不思悔改,繼續作惡在亂草叢、爛泥塘裡當蛤蟆。

由於當時欺負拉敦娜的惡人都是男人,變成蛤蟆之後,母蛤蟆特別少,所以每當交配季節,水裡的公蛤蟆們,十幾二十只圍攻一隻母蛤蟆,踹肚皮,扯腦袋,你蹬我跳,爭先恐後往母蛤蟆背上爬,結果生的一堆小蛤蟆都不知道是誰的後代。不過蛤蟆們不會也不在乎這點。爬不上的蛤蟆,只能望著天空中的天鵝,淌口水。

這種每年都上演的醜劇,被人類的攝影機給拍了下來,全世界到處播放,尤其是一個叫中央電視臺的,買了這合帶子在《動物世界》這個節目裡全程播放。本來那個國家的人民對蛤蟆就沒好感,根本不把他們當作益蟲來保護,還把他們當成盤中餐。砍頭剝皮開膛,還要用鹽腌,又是炸又是炒。還要把蛤蟆皮裹在空罐子的口上,讓小孩用木棍敲打取樂。看了那套節目後,那個國家的人民對蛤蟆更沒有好感了,只覺得蛤蟆噁心。

眾蛤蟆當中有一隻蛤蟆,常在蛤蟆裡挑撥是非,吃裡爬外,繼續作惡,所以一千多年來,一直反覆不斷的生做蛤蟆,竟成了蛤蟆精,身上的蛤蟆毒特別濃,特別的毒。壞事幹得多,個子越來越小,嘴臉也越來越醜,在公蛤蟆當中長得公不公,母不母,醜得連公蛤蟆都不瞧它一下。每回打仗沒有一次得手過,總是被公蛤蟆們擠在外圍,經常以被踹斷腿敗北而告終。它便懷恨在心,常常放毒泄憤屠殺同類,為保小命,蛤蟆們都怕它、孤立它。此蛤蟆每次放毒廝殺同類後,會眼睛直勾勾,全身僵硬,所以蛤蟆們都叫他僵蛤蟆。

有一天,僵蛤蟆垂頭喪氣,拖著黑瘸腿到河邊覓食,看到一隻用黃綢緞封口的罐子,便好奇地掀開一角黃綢帶,費勁地一點一點把塞子往外拔。誰料剛有些松動,塞子就被一股力量推了出來,隨即從裡頭冒出一股黑煙。僵蛤蟆嚇得蹶起屁股就跳。可沒跳出兩步,就聽見有人喊他的名字。「僵蛤蟆,僵蛤蟆。」回頭一看,一個魔鬼腦袋掛在罐子上面,正沖它笑。僵蛤蟆此時只怨四條腿太少太短,恨不得象螃蟹那樣長出八條腿,橫著跳也不在乎。

「別怕,我不捨得害你,還會給你帶來好運。回來。」魔鬼朝他喊道。

一聽到「好運」兩字,僵蛤蟆停下來,回頭鼓著兩隻突眼看著魔鬼,提防著,不語。

「我本是魔王,被神封在這個罐子裡頭已經好多年了。謝謝你擰松了塞子,讓我得以見天日。求你幫到底,把罐子上剩下的黃綢緞全部拿掉,我才能有真正的自由。施展我的本領。」

「不幹!沒好處的事兒,我從來不幹。」僵蛤蟆聽說魔王的身子暫時出不來,膽子就大起來。沒好氣的回答。

「我可以幫助你實現三個願望。只要你肯放我出來。」

「真的?」

「是!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

僵蛤蟆內心既高興,又懷疑。歪著腦袋想了一會,開口說:「我的願望很大,就怕你沒有能力幫我。」

「你說吧!」

「我要當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的元首。」

「無德無才,但此物臉厚心黑,還會興風作浪,積水囤水,正合我意。」魔王眼睛看著僵蛤蟆,心裡一邊想一邊笑瞇瞇地回答:「可以。第二個願望是什麼?」

僵蛤蟆一聽對方答應得如此爽快,高興的嘴合不攏。歪著腦袋,想了想,說:「我要當全世界人馬最多的國家的軍隊統帥。我手裡有槍有炮又有兵,要打誰就打誰。」

「嗯──頭殼大智囊小,腹大如鼓,心胸狹窄,四肢短小而無力,膽小如鼠,貪生怕死,爛泥巴一堆,決非武將之材。此物成人形後,也只能是個操著娘娘腔的男人,吟詩唱歌做戲之類的活兒還行,要做剛陽勇士,建立戰功,讓將士折服,就是使盡渾身法術也無法成就它。但是此物心狠手辣,精通兩面刀術和賄賂術,阿諛奉承拍馬屁十分在行,不走正道走歪路,正合我意。」想完後,魔王開口說:「可以。第三是──」

沒等魔王的話說完,揚州癩蛤蟆就興奮的渾身發抖,高興的手舞足蹈大聲叫喊起來:「我要──我要──當大教主。我除了當這個國家的元首,權掌這個國家的軍權,盡情享用這個國家的財寶之外,我還要控制國民的思想,國民的言行要絕對的符合我的規定。在這個國家除了我的聲音,就不准有別的聲音。」蛤蟆說。

「喔──你想當教主?當什麼樣的教主,說與我聽聽。」魔王這下可來了興趣。

「為什麼要聽我說說,你不是有魔力嗎?」僵蛤蟆心裡馬上涼了半截,那癩性子隨即露了出來:「你要不幫我當教主,別想叫我幫你揭開黃綢子。」

「不是我不想幫你。要知道當大教主可不是小事兒,要控製成千上萬的人的思想,工程龐大複雜。要耗盡我所有的本事的。不符合我的要求,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所以我要先聽聽你具體的要求,才能決定是否值得幫忙。」

「具體要求?我只要軍隊聽我的,官員聽我的,國民聽我的,就行。誰要不聽我的話,我就割他舌頭,讓他下大獄,抄他家,株連他的九族。世界各國都怕我幾分。」蛤蟆又說。

「噢──聽來不錯。但是萬一人民不接受你,不聽你,不崇拜你而崇拜別人,你怎麼辦?」

「那我就來個是非顛倒,造謠、抹黑、栽贓、陷害、關押、勞役,殺、殺、殺。還有……還有……反正是無論是黑道還是歪道,無所不用。」僵蛤蟆激動得幾乎無法自己。

這些話,魔王聽了心裡真是爽快極了。「好!好!好!奇才奇才啊!讓你當蛤蟆,還真的埋沒了你。你的教義是什麼呢?」

「教義?我不懂什麼教義不教義,反正只要能夠有權有勢有錢,騙也好,搶也好,殺也好,都行。」

「太好了!要我看來,你的教義就是:虛假偽善、凶殘、暴力。對不?」魔王樂得嘴巴也合不起來。

「對,就叫:假、殘、暴。」

「好,正合我意。我答應幫助你實現你的三個願望。你過來把黃綢子揭開。」

「慢著,我有一個附加條件還沒說。」

「你這癩蛤蟆,每一個願望你都加了一大堆附加條件,還不滿足?你還貪什麼?」

「我要成為一個吸引力無窮的俊男子,天下美女為我動心。」

魔王倒吸了一口冷氣:頭大嘴大肚皮大,手短腳短脖子短,一口的娘娘腔,那吸引力上哪兒弄給他呀?不過要找到第二個象這小子這樣陰險毒辣的物種,助我大業,還真不容易。把它哄住。

「你啊──實話相告,如果讓你俊美絕倫,憑你小子的貪婪,恐怕你不到二十歲就死在床上。什麼元首、統帥、教主都會化作烏有。」

「啊?這──」

「小子,有權有勢,還怕有什麼搞不到手的。你這麼死心眼?」

「啊!對!說的對。我怎麼就想不起來?好,我來幫你揭開黃綢子。」

「一言為定。哈──哈──哈──」

「哇──哇哇,哇──哇哇。」

河邊響起了陰森森的陣陣怪叫聲。

咱跟您說的是您不知道的事兒,接下去的故事就不用咱說了,您都知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