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何如此之轻---专制下人民的生命根本就不值钱
 
龚平
 
2001年3月19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不久前的洛阳大火刚刚夺去三百多条人命,江西芳林小学爆炸又吞噬了四十多棵幼苗,现在又是石家庄爆炸案,死难者估计不下百人。生命消逝得如此突然,令观者扼腕叹息,让亲友痛断肝肠。然而,这仅仅是悲剧的一小片段。根据中共官方统计数字,中国大陆每年仅自杀的人数就达卅万人,其它大规模的自然灾害、人为灾难造成的伤亡就更不用提了。

看著一桩桩的人命案接连不断地发生,让人不能止于悲痛,而要出离愤怒了。中国人的生命为何如此轻薄?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悲剧?为什么悲剧不但丝毫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呢?一个突然的事件难以说明什么,一系列事件却能揭示其背后的规律。个别的命案或许可以归为自然、个体行为,可大规模的事情就是社会的问题、制度的问题。那一桩桩的人命案所控诉的正是现行制度的残忍与罪恶。

首先,专制下人民的生命根本就不值钱,草菅人命是必然的现象。当年"六四"时邓小平称不杀鸡,不足以儆猴,终酿成大屠杀。到江泽民"法功打死了白打、算自杀",芳林村小学生"死了当计划生育",做法是何其的相像!因为专制下统治者的性命是无忧的,地位是稳固的,除非被推翻;受苦的是老百姓,于他何干?百姓的身家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死亡几亿、几千、几百、几十只是数字的不同而已,不足以虑,不值得大惊小怪。在这样的冷血、残忍之下,人民生命权根本得不到保障,人身安全完全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与专制相连的就是一套腐败的制度。在这套制度下,官员只为上级负责,按照制度学派激励理论来看官员就只会讨好上级,而没有动力去为民众福利尽力。加之权力只能逐级传递,民众意见很难向上传达,存在信息不对称,这样下级就可以通过欺骗、压制不利的信息而鱼肉百姓、为所欲为。反过来讲,上级为确保忠心,即使知道下级的行为,也会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予以惩罚。整套系统就是这样以最下层民众的苦难在有序地运转著。多少惨剧是因为腐败而使工程不合格、制度不配套造成的?多少伤亡是因为官员的渎职而扩大的?东管市塌坊事件,克拉玛依的大火 ...... 数不过来。在一系列命案中,该当的官照样当,该升的官照样升。犯下众怒、被媒体大量曝光、有政治利用价值的才会被调查、警告或处罚。

对媒体的高度控制助长了悲剧的延续。从对惨案的国内报导来看,人们的注意力没有被引导到事故的原因上,反而突出领导怎样在事后关心民众、解决问题,以达到收买人心的目的。没有多少报导事件后总结了多少教训,改善了多少系统毛病,大多是敷衍几句了事,偶尔处罚一下相关官员,再歌功颂德一番,更显出党的英明。或许因为敢于直言的记者早被压制了,在弱社会下反抗强政府从来都是艰难的,成都天网黄琦的遭遇就是一例,或许因为无奈,因为真相不会被批准登报,或者因为奴颜卑膝、讨好奉承之辈当道,总之事故的真相会不了了之,隐患依然存在,一经触发,再发生悲剧。芳林村小学事件迅速的被处理压制下去,又换来了街市太平。可是又有多少小学明天还会重复芳林村孩子们的悲剧呢?更可怕的是媒体还会找个替罪羊,发泄民愤,转移民众注意力,转嫁矛盾。芳林村小学事件"被证明"是疯汉所为,反正死无对证。天安门的自焚则被用来煽动群众对这些善良平和炼功人的仇恨,加剧迫害法轮功,从而掩盖社会民不聊生的惨遇以及当局折磨致死一百七十一位法功群众的罪恶。不知道石家庄爆炸案又要怎么封锁消息,嫁祸于人。感谢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让政府对舆论不再那么有效。

李瑞环所强调的"我们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我们的权力是人民给的",正是我们社会现在所缺乏的。只有真正还权力于人民,清除腐败的制度,保证民间媒体、网络的自由,民众的生命才不至于如此之轻。海明威说过,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我们而鸣,因为我们是块完整的大陆,而不是分离的岛屿。今天如此众多无辜的生命被死神,确切地说,是被专制的政权无情地夺去,明天同样的厄运就可能降临到我们身上。生命的权利、自由与正义需要每个人的努力。

面对暴政,我们无法保持沉默或只做旁观者,鲁迅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是的,是该我们爆发的时候了。

 
分享:
 
人气:8,88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