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法輪功目擊記
 
曉言(澳大利亞)
 
2001-3-19
 
【人民報消息】「爭鳴編者按」這是一位從國外回國探親者用極為樸素的筆墨所寫的紀實。作者並不相信法輪功,他只是站在 「人」的立場,在中國首都的中心櫥窗─天安門廣場,客觀地觀察並記下了喪盡人性的警察和特務,怎樣在光天化日之下像野獸般對待善良的普通中國老百姓。這是對中國政府所作的人權承諾和「以法治國」的最好註釋。

一下車就大開眼界

最近回北京探親,在遊客必到的祖國首都的、心臟天安門廣場,親眼看見警察和便衣怎樣抓法輪功。

二000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們一家三口去歷史博物館看展覽。在天安門西邊一下車就看見不遠處五六個警察圍著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問話。那男的像個外地人,一身的舊衣裳,雙手插腰一腳踩在花壇上,對身邊的警察好像沒看兒似的。老婆問我:那兒幹嗎?我隨口來了句玩笑:練法輪功的。等走到天安門廣場邊上的地下通道裡,突然看見一個警察使勁扒拉一位中年婦女的肩膀,還一遍一遍的問:「是不是?是不是?說吧,是不是?」那婦女也像是外地來的,身上是過時的羽絨服,手裡一個塑料袋,裡面有麵包和飲料。可她就是不答話,悶頭緊走。真怪,什麼是不是?我們全盯著看。那小警察也就二十歲,見周圍的人都看他,有點不好意思,不問了,可緊傍著那婦女一步不拉,還抓著人家胳膊。等出了地下道上了廣場,那小警察一個手勢,過來一個便衣就把那婦女接過去了。小警察又回他的地下道了。等我們回頭再找,見那婦女已被那便衣推上了一輛小巴。

警察和便衣比遊人多

我再看廣場上有點怪,人不算多,但千把人總有,可多數人既不照相,也不往什麼地方去,東走幾步西走幾步互相亂看,就像在等什麼。突然人群裡一陣亂,透過人縫看見一個人倒在地上了,再一會兒就被四五個人半擡半拖地弄上一輛小巴。這下我肯定了,準是抓法輪功,趕緊招呼老婆孩子慢走。接下去我們在廣場上看了大約有二十分鐘,至少看見二十幾個法輪功被抓。一會兒這兒亂一下,一會兒那兒亂一下,廣場上有四五輛小巴,哪一亂就往哪開,把被抓的塞上車,裝滿一車就往廣場的東南角開,那邊還有空車開過來。廣場上便衣真多,有的一眼就能看出來,幾個小伙子穿一樣的夾克。看熱鬧的也不少,哪一亂就往哪去,小巴上的警察就大喝:散了!散了!.看什麼看!?

強淩弱,眾暴寡

我們在近距離看見這麼幾個被抓的。有個六十多歲的男人,有點退休幹部模樣,一邊一個便衣抓著胳膊,那男的走幾步不走了,一抖胳膊說:「別抓著,我自己走!」兩便衣就松開手,可緊跟著,直到那人上了小巴。一位婦女使勁的掙扎,還要喊什麼,兩三個便衣有捂嘴的有擰胳膊的,使勁往車裡塞,車上還有接應的,連拽帶推就上了車。有個小老太太被高出一頭的大小伙子胳膊一擰,就斜歪著動不了了,那便衣一手捂嘴,一手抓著已經被摔到極限的胳膊,一個人輕輕鬆鬆就把那小老太太塞進了汽車,臉上還挺得意。還有個五十多歲的男人,離我也就二十步遠,冷不防把一條黃布舉起來了,上邊五個紅字「法輪大法好」,還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就是好」。立刻就有兩個便衣撲上去,又捂嘴又扯黃布,可那位身板兒不錯,一邊挺著一邊還喊,但一眨眼就被五六個便衣按倒在地,又踢又踩,一會兒那男的就軟搭搭地不動了,被拖死人似的拖上了車。

不回答盤問,就是法輪功

有些便衣還主動出擊,見著像法輪功的就上去盤問。站在我們身邊的一位中年婦女就被問了:「是不是練法輪功的?是不是?說吧,把身上的東西拿出來!」那婦女不說話,兩個便衣一左一右逼的更急:「說呀,是不是練法輪功的?把兜裡東西掏出來,還有袖口裡的,掏!掏!」那婦女一邊掏一邊說:「你看,有什麼呀?一眼看沒掏出什麼證據,兩便衣就又逼著問:「那你說,法輪功是不是邪教?說,是不是?說!」連問幾遍,看那婦女就是不說,一擺手小巴就過來,把那婦女推上了車。

狗腿子欺負窮人

這些被抓的法輪功幾乎都是土裡土氣不起眼的老百姓,多數像外地人,而且是下層的,反正決不像壞人。我出門在外提防小偷流氓騙子強盜,可決不用提防這樣的人。眼瞅著便衣公安大小伙子們抓捕他們,我頭一個聯想就是過去電影裡地主的狗腿子們欺負窮人。我十六歲的在澳大利亞長大的女兒臉都變色了。她先是害怕,眼見一個個身強力壯的小伙子,把那些老弱病殘跟擰小雞子似的往車上摔,能不怕嗎?她頭一個想法是碰上壞蛋了!應該叫警察抓壞蛋。等鬧明白那些壞蛋就是沒穿警服的警察,她從怕到氣,說她手裡要是有個西紅柿就扔過去。

無緣無故,橫遭盤問

有一個法輪功站的離我近點,便衣把她擰上車後手指鼻子問我:「你跟她是不是一夥兒的?」我趕緊說不是,那便衣死盯了兩眼放過了我。可我越想越窩囊:他憑什麼問我?他身穿便衣,也不出示證件,有資格抓人嗎?有資格那麼盤問人嗎?我至少應該頂他一句:你是什麼人科臼裁次飾遙克惶橢ぜ揖陀腥ú換卮穡陜鶼諾母鎰鈾頻母轄舯綈祝課以較朐狡嫦胛誓切┍鬩攏喝思也煌擋磺潰忝瞧臼裁雌鄹喝思遙。靠晌也桓遙泄駁氖趾謔淺雋嗣模ソナ芤煌ā附逃梗涓瞿諫松倩羆改輳銥苫聿懷鋈ァ?p>打人尋常事,打死也活該

我回到北京的家裡,把目睹的跟親戚朋友一說,他們笑我少見多怪:抓法輪功使點蠻力算什麼?抓進去以後還使勁的揍呢,打死的都有。一個親戚說他們單位就有一個法輪功,抓進去的時候還好好的呢,等出來就直接進了醫院,完全昏迷了。警察說是那人自己撞墻的,可誰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單位組織人輪流看護,可那人沒多久就死了。另一個親戚說北京的警察還算好的呢,外地的警察打人更兇。還說現在中央給了外地警察一個重要任務:堵住火車站汽車站,不許法輪功進北京。這任務也好辦,檢驗一個人是不是法輪功只要問一句:「法輪功是不是邪教?」或「李洪志是不是壞人?」因為法輪功信徒們都不撒謊,所以一下就能試出來。

迫害越甚,積怨越深

我本人根本不信法輪功,因為李洪志說的那一套不符合基本的科學道理。可是,佛教和基督教就符合科學嗎?退一步說,就算法輪功真是邪教,那就應該迫害人家嗎?人家不偷不搶,不打人罵人,也沒逼著別人信法輪功,幹嗎抓起來又打又關呢?按中國政府自己的說法,法輪功的受害者正是法輪功的信徒自己呀,既然人家已經受了害,你幹嗎還進一步迫害人家呢?法輪功多是社會底層的窮人,本來就是社會裡的弱勢群體,欺負窮人於心何忍?而且迫害越甚積怨越深,解決不了問題。一個朋友說,他們單位一個人的媽媽練法輪功被抓了,急的到處托人打聽。最後打聽著了,一位警察說別擔心,那個老太太頂多再有兩天就得放,因為已經絕食兩天了,再不放人怕死在裡頭。那位警察還誇,說抓進去的法輪功個個像劉胡蘭,寧死不屈。

去廣場不是搗亂,是抗爭

中國政府大張旗鼓打壓法輪功已經快兩年了,法輪功還是不屈不服,為什麼?原因肯定很多,但其中的一條就是濫用蠻力,不給人家講理辯白的機會,用個邪教的屎盆子住頭上一扣就以為可以隨便處置了,又抓又打又關,不許練功不給信仰自由,人家能服嗎?法輪功去天安門廣場實際上是一種抗爭,決不是簡單的『搗亂破壞』。就說最近的自焚事件吧。事情發生在大年廿九,直到年初七政府才發佈消息,精心準備好了,然後說自焚的人是「法輪功癡迷者」受了邪教的騙想升天。可人家要升天幹嗎非到天安門升啊?世界上的邪教都是把信徒弄到僻靜地方,踏踏實實地「升天」。非到天安門自焚,看出來主要目的就是公開抗議。

我為自焚的人深深惋惜,絕不希望他們用這種極端的方式抗議。法輪功問題的最終解決只能在平等、公正和尊重信仰自由的基礎上。高壓手段過去不管用,以後也不會管用。要是繼續這麼又抓又揍地幹下去,早晚會把法輪功磨煉成堅貞不屈的勇士、烈士,而下令迫害法輪功的最高領導人是什麼呢?

轉自281期「爭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