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核心屡战屡败:高层清醒面在扩大
 
2001-3-19
 
【人民报消息】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六六项议题多数不获共识。其中成立十届人大政协筹备组 因李瑞环拒任组长,陷于僵局。李自知出任组长即接李鹏的人大委员长职务,他强调退下来,暗示江亦应退。会上江再提曾庆红「入局」,又败。

「流产」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

二月九日至十一日举行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议题有六:

(一)听取中共十六大筹备领导小组组长胡锦涛关于筹备小组前期工作的汇报 ;
(二)讨论中央书记处(非政治局委员)书记全体列席政治局常委会议;
(三)讨论增加十六大筹备领导 小组成员名单;
(四)讨论增补政治局委员人选、政治局候补 委员人选、增加中央书记处书记人选;
(五)讨论中央军委委员郭伯雄、徐才厚列席政治局会议;
(六)讨论决定成立第十 届人大、政协筹备领导小组及其班子成员。

以上其中五个议题都涉及人事安排和权力再分配,事关今后政局由哪派掌握,这是中共党内斗争最尖锐的问题,无不 真刀真枪相见,所以会议发生了激烈的争议,开了三天之久,大多议题仍不能达成共识,只好搁置起来,决定三月中下旬后,再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予以解决。

曾庆红晋升再度受挫

五项人事议案中,有三项是为曾庆红的晋升而准备的。其中第二项即关于中央书记处全体列席政治局常委会议的议题, 是专门给曾庆红开一道门,让他能列席常委会的。因为中央书记处的七名书记中,胡锦涛、尉健行本身就是政治局常委,另四名政治局委员(丁关根、张万年、温家宝、罗干 ),张万年早以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身份列席政治局常委会议,丁关根是书记处书记兼办公室主任,温家宝、罗干二人都是国务院党组成员,只有政治局候补委员曾庆红与政治局常委沾不上边,这一人事案很明显是为曾庆红一人越级出席政治局常委会议而专设的。

其实江泽民这个小算盘早为大家看透,所以拿出来一讨论,就被卡住了。

另外,讨论曾庆红增补为政治局委员的议题,也再次被否 决了。


江系其他人马的人事案亦遭否决

由胡锦涛提出,增补萧扬为政治局候补委员被搁置;增加黄菊、王刚为中央书记处书记,黄菊被否决了。

由中央书记处提出,增加黄菊、李长春、何勇、郭伯雄加 入中共十六大筹备领导小组,黄菊、李长春也被否决了。

会议通过了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常务副总参谋长郭 伯雄,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总政常务副主任徐才厚列席 政治局会议。


李瑞环拒任十届人大政协筹备组长

会议的第六个问题是讨论第十届人大、政协筹备领导小组。胡锦涛提出:组长李瑞环,副组长温家宝、钱其琛。这一人选名单的意思是:李瑞环将出任下一届的人大委员长,温家宝将挑国务院总理的担子,钱其琛将任政协主席。但是李瑞环却提出多点理由,婉拒任两会筹备领导小组组长,并推荐温家宝任组长,他可以担任顾问,协助温工作。


李瑞环拒任话里有话

李瑞环说:“政治局常委会提出,由我担任两会筹备组组长!显然是在十届人大、政协会议出任人大委员长。我的意见, 还是一年之前的立场:让新同志上来,新同志完全能胜任,而且会比我看得远、放得开、干得好。”

李又说:“(我)在中央领导层十一、二年了,到十六大就整整十三年了。在中央领导层的时间太长,思想上会和社会人民大众脱节,感情上会和各界人民产生隔膜,也不利于政治体制的改革。”

李还说:“我渴望后年春卸了任后(指二OO三年十届政协交班),到社会大学进修、补课,研究社会的状况,不会闲着的。”

其实李瑞环所说「在中央十三年」,既是说自己,也是说江泽民。江泽民年已七十以上,按中央规定应该下而不想下,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江及诸元老做李瑞环的工作

据悉,十届人大、政协筹备领导小组,隶属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十六大筹备领导小组的双重领导。十届人大、政协筹备工作,预定今年秋就要全面展开:明年四月底,各省(区)、直辖市新一届人大、政府、政协班子的架构要基本完成;到七、八月,新一届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名单就要基本确定,报送中央审核。

李瑞环婉拒担任两会筹备组长之后,江泽民、宋平、刘华清、乔石等都出面做李瑞环的工作。宋平、彭冲、谷牧还亲到李的住宅去劝驾,要求李再从大局考虑,并说中国政局不能乱、经济发展不能停、中央领导层不能出现分裂,云云。


李瑞环谈政治体制亟需改革

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下,领导班子是政治体制能否改革的关键。李瑞环一向直言不讳政治应当改革。今当换届,人事斗争自然更加激烈。

今年一月中旬,李瑞环又对各民主党派中央负责人说:“说实在的,党中央内部有不少能独当一面的领导人才,就是在民主党派中央,中年一代也有不少能够胜任挑担子的人才。”

李又说:“在中央十多年了,还要占个高位、摆个样,下面的优秀人才怎么上来?这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一环。组织体制改革,实质上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还是在领导层,在于领导层的思想认识改变、适应,否则,政治体制改革还是停在讨论、议论、号召声中。八二年小平同志提出,党的干部要解决好能上能下,哪有人民公仆不能做老百姓的,快二十年了,还未能解决。八九年九月,中央决定领导干部要公开本人、配偶、子女的收入、财产、工作情况。十一年多了,还办不到,这很大程度说明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能否成功,是取决于执政党---共产党能否自我反思、自我革命。”

据悉,民革中央、九三学社中央、致公党中央和全国工商联都传达了李瑞环要从中央十六大退下的讲话。有的还引述李瑞环的话,说:“共产党不反思、不自我革命,不仅没有前途,而且会被人民来革共产党的命。那时候,国家会出现政局的灾难。”


江「阳」日下

围绕十六大的人事斗争,不单关系中国政局走向,而且首先关系到江泽民的皇帝梦能否成真。他不惜一切,屡战屡败,务必把心腹曾庆红塞进常委会,虽然不一定为了使曾成为他的真正接班人,但政治局多一个自己人,就多一分对中共中央的控制。所以「曾核心」能否入围,便是中共党内权力斗争的核心战场。二月这一战,「江独裁」又败了,单看三四月间的下一回合战斗如何分晓。看样子,高层内部的清醒面似乎在扩大,至少仍在坚持阵地,不想再混混噩噩过日子,特别是不想再给江抬轿子,以致使自己晚年蒙羞,无以面对后代。

江「阳」已日下。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