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CCTV:医学工作者谈到的几个不可能!
 
2001年2月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出于一名医务工作者的职业敏感,我特别观察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自焚过程和对伤者救治情况的全部镜头,并对后续治疗过程的报道及图片进行了详尽分析。其结果令人大为震惊,彻头彻尾的慌言令人不寒而栗。出于一个普通人的未泯良知,一个医务工作者的强烈责任感,我将"自焚"一案中几个明显的医疗救治疑点记录下来,仅供大家省视思考。

一、相信大家对这一段录像印象极深,一个满身是火、体态臃肿的人张着双臂蹒跚前行,这如果是《火烧少林寺》中的电影镜头,我是相信的,因为那是在演员身穿防火隔离衣的情况下拍摄的,但即便是这样的拍摄过程也是极其危险的。大家知道,人体对温度觉、痛觉敏感的神经末稍主要分布在真皮层。相信每一个有被烫伤,被烧伤体验、即使被开水或被菜油溅伤的人都了解那种烧灼所带来的剧烈疼痛,更何况烈焰焚身时的巨大痛苦了。我们在韩国学生以自焚抗议全斗焕政府的录像中可以看到,自焚者经历了点火、狂奔、尖叫、直至倒地不动等几个动作。我们知道,从汽油的燃烧特点看,汽油属易燃易爆有机物,挥发性很大,当燃烧时人体周围空气灼热,呼吸时易吸入油雾,所以汽油燃烧时极易合并气道烧伤、从而引起早期呼吸道水肿、痉挛、狭窄、导致窒息死亡,故自焚者在疼痛、窒息及热浪包围下多以奔跑来缓解痛苦。因在奔跑过程中,火焰被风吹向身后的同时可吸入较凉空气以缓解窒息感和烧灼感。那么韩国学生在烈火焚烧 所带来的巨大痛苦下,那种近乎癫狂奔跑的表现才是正常的和必然的,决非天安门自焚者所表现出来的"胜似闲庭信步"。

二、积水潭医院医生对汽油烧伤患者实施早期气管切开插管是正常的,但采访中"患者"表现却不禁令人疑窦丛生(请看引自新华社一月三十日各大媒体报道)。

"…… 思影想说话,因气管切开装了插管,显得费力,但发声仍然清晰…"(在经过十几句言语流畅思路清晰、诸如"天国是金子的"对话后),思影还说:"阿姨,我要唱歌。说着,思影竟轻声哼了起来:‘5月里,端阳到,汨罗江上好热闹,好热闹……’这是思影最喜欢的一首儿歌《看龙船》。"

"儿歌唱完了,思影也累了。"她轻轻对护士说:"阿姨,我饿了。……"这段文字看似逼真感人,但一个医务工作者稍加推敲,变能看出其中破绽百出。众所周知,气管插管有三种方式:经口腔、经鼻腔及气管切开插管。而前两种方式都需经声门进入气管,患者是绝不可能发声的。而气管切开部位在声带下方,虽然不经声门,但患者在早期也是绝对无法开口说话的,因呼吸气体主要是通过气管插管与外界相通而很少或根本没有气流通过声带。患者怎能底气十足、情感充沛地回答记者提问,末了竟还唱了一首儿歌呢?

既使是在病情稳定的后期,气道水肿、喉头水肿消退后,患者只能发出口齿不清、四面漏气的声音,绝不可能清晰发音的。所以,说话的声音究竟是不是躺在病床上的人发出的?自焚者的病情是否严重到真的做了气管切开术?这不得不令人严肃思考。

三、文章中讲陈果,郝惠君为重度烧伤,面积达80%-90%,其中三度烧伤为40%--50%,刘思影重度烧伤,面积为40%,医疗专业人员都明白,三度烧伤面积大于20%即属重度烧伤,易合并严重并发症。患者早期需经历脱水、休克、感染、肾衰、呼衰、多脏器衰竭等危险,患者应在严密监护下治疗,病人早期应处于严重应激状态下伴随的极度衰竭或昏迷状态,怎么可能精神饱满、思路清晰地接受记者采访呢?

四、另一点治疗原则是重度烧伤病人危险期后应尽早削痂植皮,理论上48--72小时为宜,做为常规治疗(犹以治疗烧伤见长的积水潭医院)在实施全麻术后,应将患者送至ICU监护,等患者生命体征平稳后再送至病房,而且应被安置到无菌间严格隔离消毒,原则上即使是医务人员也应少进少出,减少感染机会。怎能允许一名记者不穿隔离衣、不戴口罩帽子、手拿话筒进行现场采访呢?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的医生们该不是太大意了吧?更让我佩服的是新华社记者的勇气,接触过大面积烧伤患者的人都知道,病人身上坏死组织的异味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即使是医务人员戴口罩都不得不经常屏住呼吸,通常要等到查房之后出来再讨论病情,而我们这位记者却似乎忽略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气味,在病房里谈吐自如,其敬业精神令我这个医生也大感汗颜!

五、做为以治疗烧伤见长的积水潭医院,是否应安排大面积烧伤病人住单间隔离,以减少交叉感染机会?是否在大面积烧伤病人面前查房或处置时戴上口罩,这是对病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的表现。

六、经查阅资料后,口服汽油每公斤7.5克可以致人死亡,刘葆荣的体重经目测不会超过75公斤,考虑到汽油的密度低于水,那么她的口服汽油致死量应该是550毫升左右,而半瓶雪碧(以1.25升为例)的容量为625毫升,足以致刘葆荣于死地.即使经过及时抢救之后,_患者也必会出现口腔、咽部、胸骨后烧灼感及恶心、呕吐、腹痛腹泻、消化道出血等症状,因汽油在血液中溶解度低、经胃肠道吸收饱合后主要以原形经肺排出,部分氧化后与葡萄糖醛酸结合经肾排出。故口服大量汽油可出现类急性吸入中毒症状,如支气管炎、肺炎、中毒性肝肾损坏及汽油性癔症,表现为幻觉、妄想、不自主哭笑、恐惧感等类精神分裂症状。

刘葆荣在电视中的表现与正常口服汽油的症状表现极不相符,令人不可思议!

一切科学都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而医学所要求的严谨性和求实性更是不容许如此草率地忽视。笔者有此一问,是积水潭医院医生背离了他们神圣的职业誓言,还是他们根本就参与了一场漏洞百出的谎言编排?不要对谎言不以为然,因为总是谎言把我们国家、民族带入灾难和痛苦之中。每一个正念尚存、良知未泯的人都有责任、有义务揭穿如此拙劣、如此恶毒的弥天大谎。因为谎言才是历史、才是人类真正的耻辱!


一名医务工作者
2001年2月18日

 
分享:
 
人气:21,79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