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鳴:江黑腿的裹腳布掛在人民日報上
 
方鳴
 
2001-2-24
 
【人民報消息】女人裹小腳,是在明朝開始的。因為明朝有一個皇帝寵愛小腳女人,於是中國的女人便開始了苦難的歲月。先是宮廷裡的宮女流行裹小腳,後來是官宦人家的閨秀裹小腳,一來有機會進宮當娘娘,二來可以顯示家財豐厚、地位顯赫……再後來,不知是地方父母官為了方便進貢美女,命令平民女子也要裹小腳,還是的有錢人家跟潮流跟得緊,為顯耀門楣,小家碧玉也裹起了小腳,再後來,連一些兩頓溫飽的富農女兒家,也難逃厄運。到最後,凡是女人,幾乎都要纏足,大腳女兒家不但嫁不出去,還會被人恥笑。

裹腳的過程是痛苦的,把一雙腳用手捏軟,用長長的布條緊緊地裹起來,直到雙腳不發育為止。被裹的孩子常常因為疼而哭得死去活來,死命掙扎要解開裹腳布,但哪裏拼得過父母呢?有錢人家的千金,大約在四歲以前甚至兩歲左右就開始纏足,以求得「三寸金蓮」。窮人家的孩子需要幫家幹活,所以會在年紀較大才纏足。由於雙腳已經發育了一定的尺寸,只得先把腳背骨折斷,再用長布條裹起來。其痛苦的程度比幼年纏足更甚。

為了達到最好的效果,那長長的纏足布條一般不輕易解開,粘著汗水和分泌物,所以臭味難聞。後人把篇幅長而空洞無物的文章比喻成婦人的裹腳布。還有人把封建遺風比喻成小腳女人。

由於纏足給婦女帶來身體上的傷害以及心靈的摧殘,有識之士在民國年初就呼籲解放婦女的雙足,然而,腐朽的男人是不會輕易放棄對女人的占有欲和支配欲,再說這一毫無人道的陋習,畢竟流傳將近二百年,它所形成的觀念,已經深深根植在人的頭腦裡,所以到解放前夕,還有不少婦女逃脫不了這種酷刑。

女人,以前是附屬於男人的,可以說是男人的財產之一。男人要是高興,可以納作側房小妾;不高興,可以當作禮物送人;生氣的話,可以當作是商品出賣小賺一筆。女人裹了小腳,走起路來一顛一顛的,連邁開步子都不行,更不要說跑步了,勞動能力受影響,不能出遠門,只能更加依附男人,低聲下氣,受再多的淩辱也要低眉順眼,溫柔體貼。男人的權威性是誰也動搖不了的。所以,過去的男人當然喜歡女人裹小腳。

雖然裹小腳已經成為歷史,但在中國,卻有頂著腐朽腦袋的江家父子倆,時時刻刻想把中國邁向民主自由富強的雙腳裹起來,甚至把雙腿綁起來,往後拖,拖回封建皇帝專制的歲月,把國家變成私家,把人民賦予的權利當成皇權血脈相傳,把國產變成私產,把軍隊、政府、警察變成看家的狼狗,把天安門和監獄變成刑場,把人民變成榨油機裡的豆子,先榨乾油水,上等油先灌滿自家的油桶,剩下的渣末和焦油,賞賜給看護走狗。至於開國先烈們打下的江山,已經是江家的山水,心情好時,納作偏房當特別行政特區,那天不高興,那就當作反華基地連「二制」的待遇都取消……

雖然現在沒有女兒家纏足,但又臭又長的裹腳布我們還是經常能夠看到。君不見江黑腿上臺後,詩詞沒見他填寫過,奇臭無比的裹腳布卻掛了不少在人民日報上,全世界的人都不幸被其所熏,尤其是大陸的炎黃子孫,不聞也得聞,誰要捂鼻子,就是破壞穩定,下大獄還算輕的,弄不好來個滿門抄斬;誰要敢直言不諱說臭,那就是泄露江氏最高機密,顛覆政府危害黨國,新刑罰中可判死刑。老江小江發誓要帶領全國狼兒狗兒們斗爭到底;誰要是看不過,仗義死諫,那就是干涉江家內政,就是國際反華勢力,企圖顛覆……

腐臭的裹腳布真的發揮了奇效,熏醒了越來越多的人,這就是「辨證唯物論」中所說的「好事能夠變成壞事,壞事也能夠變成好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