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祖师爷:从纳粹国会纵火案说起
 
2001-2-20
 
【人民报消息】近来,北京接连失火,使人联想起发生在第三帝国时代德国柏林的那场纵火闹剧。

一九三三年初,老迈高龄的德国总统兴登堡任命希特勒为政府总理,而魏玛共和国时代遗留下的国会即成了纳粹篡权独裁的障碍。

二月二十七日晚,德国国会大厦突然被纵火焚烧。时任普鲁士内政部长的戈林,宣传部长戈培尔博士在事发第一时间到达现场,没等大火息灭,便一口咬定有人要颠覆政府,依据是“当场抓获”纵火犯,一名自称是共产党分子的荷兰人,因此“必须采取果断措施以维护社会稳定”。

待命已久的党卫队在当夜便逮浦了四千名“嫌疑犯”,此后一周内另有各类人士四万人被浦,包括国会议员,均为纳粹的竞选对手。随之而来的选举中,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即纳粹)自然轻易获胜,趁机通过了不经国会批准可任意立法的“紧急法案”,从此民主法制在第三帝国不复存在。

二战结束后,在审判纳粹战犯的国际法庭上真相终被揭示,原来纵火事件的策划者为“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的理论创造者、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内政部长戈林则亲自部属放火,而事后被处决的“现行纵火犯”,实为一被操纵的精神失常者。其目的不言自喻,就是为铲除异己,专制独裁制造借口与声势。

两名元凶中的戈培尔博士,在盟军兵临柏林之际,毒死六名子女后饮弹自尽, 而纳粹二号人物戈林早就进了自家的监狱,原因是私下“留后路”招致元首怀疑,后于一九四六年被纽伦堡国际法庭判处绞刑,在临刑前自杀。

在第三帝国消亡五十五年之后,“国会纵火案”几近被遗忘,不料在江泽民专制下的共产党中国居然出了个翻版。这对儿打手不仅“志同道合”,而且沾姻带亲,造谣生事的“宣传部长”是科痞何祚庥“院士”,嗜血成性的“内政部长”是警政头目罗干。

若要追究北京失火的原因,显然是罗干曾在德国混迹多年,仅学了点被日尔曼民族引以为耻的纳粹史,却没有胆量也在人民大会堂纵把火,只能靠烧活人拍电视来栽赃诽谤。要同第三帝国相比,当年纳粹对付的是政治上的竞争对手,而江氏集团竟把循规道矩的老头儿老太太当强敌。纳粹在处决受牵连的德共人士之前,尚允许“共产国际”聘请的西方律师出庭辩护,而罗干的中共政法系统对平民百姓却只敢“打死算自杀”,连形式上的法律程序也废了。

看来科痞何“院士”不愿作休,公安罗书记不干不行,非要等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为止。不过真到了那一天,这对儿亲家恐怕不会再有自杀的机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