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血的杀人手
 
石言
 
2001年2月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当我听到天安门自焚事件,心中一惊,难以平静."自杀",多么可怖的残酷.在共产党的暴政之下,没有比这一个词更能让我感到刻骨铭心的悲凉了.可是这个词却跟随着我,从成长到成年,甚至追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66年文革,一天清早,我仅四岁正与母亲一起躺在床上.一个叔叔敲响了我的家门,我母亲披衣应门,只听到"熊婉君上吊自杀了,你们快走吧",听我母亲"啊!",然后飞身回屋,脸色苍白,给我穿好衣服赶紧离开这所中学.后来,我知道了这是位花容月貌的年轻女人,还未结婚.文革一开始,学生开始批斗老师.据说批斗会上言辞激烈,污言秽语,她当晚回寝室后即自尽了.以其女子孱弱的生命,去实践了大丈夫的豪言,士可杀不可辱!她的自杀一直是我们一群小朋友们童年中的阴影.因为我们的幼儿园是一个四合院,她是在堂屋自尽的.每当我们必须要穿过堂屋的走廊时,大家大气不敢出,一定要结伴而行.因为老人说过,自杀的人会变成鬼.所以小时候一想起这事就好怕.

三十年过去了,我已生活在美国.1999年底,我妹回大陆探亲后回美,我急切地希望知道大陆每一位亲戚的情况.我妹一个一个给我报上来.当我问到一位非常亲近的堂兄弟夏二娃时,我妹突然不吱声了,紧接着我是五雷轰顶:夏二娃跳楼自杀了!天啊,我年轻英俊,血气方刚的堂弟竟然会自杀!据说是因为美丽的女朋友因纠纷被公安局抓进局子,而他被敲诈到无路可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无法去解救,自己又被下岗了,失望之余,从自己家的七楼跳下.据说,自杀前的几小时有人看见他一直在楼顶徘徊,可见走上这一步是多么的不易!这是我们家族的不幸,廿五岁,这么年轻.我姑父母伤心欲绝,不敢把消息告诉海外的我们.这还只是故事的一半.2000年,我父母来美探亲,又告诉我说他的女朋友后被公安局放了,因无法承受失去爱人的痛苦,绝望之余,在重庆,从长江大桥跳下身亡.这是在江泽民暴政下,仅我家便有两条鲜活的年轻的生命被逼得无路可走,选择自尽!何等惨无人道的现实!

我无法确定这次天安门广场自焚者是何方人士,但是一个生命被逼到了要引火自焚的地步,可见这个社会黑暗到什么样的程度了.而当局竟没有一丝人道的宽容,没有一毫人性的负疚,反而开动在全球都是声名狼籍的宣传工具,再一次用不义的声音向自己的老百姓撒谎,给这一悲惨的事件雪上加霜.

我为生活在中共暴政下的百姓担心,我向自焚中死亡和受伤者致哀.因为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把自己的生命置于这步田地已是非常令人痛心的了.中国的百姓们,难道你们必须得选择这种生命的别无选择方式吗?!苛政猛于虎!何等惨淡的生命,何其淋沥的鲜血!
转自 大纪元

 
分享:
 
人气:8,60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