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至立將任上海第一把手:江澤民帶領上海幫擴充地盤
 
田南(北京)
 
2001年2月19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在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上,出現了以往不曾有過的場景:江澤民爲首的上海幫受到各方面的非難,原本江澤民已經打好晉升曾慶紅的中南海新權力格局腹稿,企圖在北戴河"摸着石頭過河",沒料到竟遭遇一場不期而遇"圍攻",弄得灰頭土臉。不過,在當今中共官場以機會主義起家並左右逢源的江澤民,也使出了見風使舵的看家本領,調整了策略來了個將計就計-他利用自己貴爲"第三代核心"權威優勢,轉而反守爲攻,藉反腐敗之便大力推行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路線,其中的一個重要步驟是:一邊對外高分貝加大反貪污腐敗的宣傳力度,將成克傑等"死老虎"伏法的文章做足;一方面卻對內提出各種政策和紀律方面的限制,把反腐敗的大權緊緊的抓在自己手中,併成爲在新一輪權力鬥爭中剪除異己的"銳利武器"。

八月十五日,中央書記處正式傳達了江澤民在黨建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作爲中共處理腐 敗問題的政策。江澤民在講話中以"警惕反腐敗鬥爭工作走向反面"爲幌子,提出要對黨政內部高官的腐敗作"區別對待",並特別強調對在政治上、路線上、方針政策上,能同中央保持一致的;在地方、黨政部門,效忠江澤民曾慶紅的等九種人予以保護,這些人一般如能作出交代、認識,不作追究、不再移交監察部門法律起訴,保留黨籍,保留在政治上、生活上的待遇。這成爲中共在反腐敗中區別對待貪官的新"政策"。其核心不是"以實事爲依據,以法律爲準繩",而是看他的政治立場和態度,說白了就是以效忠江澤民曾慶紅的程度站隊劃線。據此,中央書記處、中紀委、中組部還審覈確定了一份要"保"對象名單,其中有省、部一級幹部四十多人,副部級、正廳級幹部一百七十多人。與此同時,中共官方採取嚴密措施防範境外媒體報導遠華案調查、審訊情況,主要原因是有人害怕遠華涉及的高層官員曝光。

江澤民對此的解釋是:"該打的打,該保的保",在遠華案牽涉到他的親信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和妻子林幼芳,以及江澤民的祕書賈XX的時候,江澤民非常"果斷"的導演了一幕欺世盜名的活劇:讓賈慶林陪同自己視察京畿,通過官方新聞媒體的突出報導,以確立其不容置疑的政治地位,甚至以"當年我保得了溫家寶,現在也保得了賈慶林"的驚人之語,強行封殺黨內的批評聲音。

在"該打的打"這方面,江澤民表現出異乎尋常的"鐵腕",繼江西省副省長鬍常清被槍斃之後,又處決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克傑,並厲言在遠華案中要"開殺戒"。據 悉,在北戴河會議以後,他採取的一個大動作是,在五中全會前後,輪番將各路諸侯(擔任省市一二把手的中央委員)召進京城,名爲幹部考察、爲反腐敗打招呼,實爲接 受效忠江澤民和上海幫程度的測試,凡是通不過測試的,中南海就祭起反腐敗的法寶, 輕則摘去烏紗卸任下臺,重則移送法辦,成爲未來反腐敗的典型。既然中國現在是無官不貪,誰都有一把柄捏在別人手裏,就看是誰整誰了,正所謂"貪污腐敗不要緊,只要緊跟江核心。" 打擊政治對手的最有效武器是建立自己的隊伍、擴充自己的實力,江澤民抓住反腐敗的旗幟,真正的目的當然不是殺幾個貪官,而是要藉此重新分配中共的既得利益--由自己和自己的人馬來取而代之佔盡這些利益。真像他的政治對手們在北戴河會議上批評的那樣,上海幫和效忠江澤民、曾慶紅的勢力在反腐敗鬥爭中享有豁免特權。

上海作爲江澤民爲首的上海幫的後院,因爲要向中央和外埠輸送"人才",屆時也會有大的人事調整,目前由上海幫圈子內的人士透出的口風是:江澤民的心腹紅人、現任教育部長陳至立,在把江澤民的"理論"寫進中小學教科書以後,算是完成了她執掌教育部的使命,她將回上海擔任第一把手,按照慣例將晉升爲政治局委員;向來與陳至立合不攏的現任上海市委副書記龔學平將外放到廣東, ……這不但意味着上海幫正在着手準備端李瑞環的老窩,而且在爲下一屆政治局委員的佈局搶佔最關鍵的制高點,上海幫將再"輸送"一批新的政治局委員。這樣,在十六大以後曾慶紅主持政治局會議時,可能真的要用上海話發言了。

節選轉載

 
分享:
 
人氣:21,33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