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知劲草 板荡识诚臣
 
方鸣
 
2001年2月10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疾风知劲草 板荡识诚臣 勇夫安知义 智者必怀仁”——李世民

“经受住大风的摧折的草,才称得上强劲;动乱时代方能识别出谁是忠臣。一介勇夫那里懂得合宜的道理,有远见卓识的人必然怀着仁爱之心。”

中国最有思想的作家之一刘宾雁最近说,“我们当时都认为,以中国政府的力量,法轮功的抵制不会持续一周。我们错了。我们惊讶于他的根扎得如此之深。”

十八个月过去了,连拥有一条横幅、一本书、一盒炼功音乐带、喊一声“法轮大法好”的权利都没有的法轮功学员,经历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腥风血雨式的镇压,不但没有倒下消失,反而越烧越旺。因为真理在他们的一边,因为他们有信仰,有智慧,虽然他们没有紧握拳头,但他们却是最有力量的群体。十八个月过去了,他们追求真理的那种不饶不屈的精神,赢得世界人民的赞誉。

真理在谁的一边,谁就是胜利者。

“板荡”是《诗经 大雅》中的两首诗的题目,内容是写当时的政治黑暗,人民痛苦,后人用“板荡”来形容政局混乱,社会动荡不定。虽然当今的中国没有硝烟连天,兵马战乱,但,中共高层早已公开化的你死我活的权力争夺,大小贪官争分夺秒、争先恐后的瓜分国有资产,绝望的下岗工人和离土农民一月八千宗抗议抗税暴动,因没有活路每年有22万人自杀……高楼大厦和闪烁的霓虹灯,掩盖不了民不聊生、国之将倾的动荡。有的官,忧百姓疾苦之忧,直言上书,不畏丢官弃位;有的官,只知道眉上压下,趋炎附势。

谁忠谁奸,一目了然。

“没有理讲,我也讲不赢理,只有执行。整法轮功是江泽民发的话,哪个敢说个‘不’字,哪个敢违抗?你要我跟你讲理,可谁跟我讲理?我们只有一条路:执行。否则就是扣工资、降职、掉饭碗。”这是一个户籍警察给法轮功学员家属的回答。

“勇夫安知义”。充当江泽民的喉舌的奴性文人,天安门上的打手,监狱里的恶卒,大大小小的各层政府官员、公安干警、街道小脚侦探队,对江泽民的丧尽天良是心知肚明的,然而,为了自己的饭碗,那管他人瓦上霜。善恶报应的道理从小就听说过,但在一切向钱看的年代,宁要瞒心昧己,也不要心安理得。盲目的执行,使得江泽民的邪恶得以扩散,无数的悲剧,是你们直接制造的。你们成了江泽民手中杀人的刀,打人的棍棒,也必将是人民憎恨的对象,讨债的对象,政府为法轮功平反的替罪羊。

可怜的无知的勇夫,你们知道吗?一念之错,你们已是江泽民的陪葬。

“人们也许还记得,江泽民刚上台的第一个记者招待会就语出惊人。当记者问到四川一名因‘六四’入狱的女学生被轮奸的消息时,江泽民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就斩钉截铁地回答:‘她是罪有应得!’我当时心里格登一下,想:‘这下糟了,中国弄了个没有人性和基本道德的流氓来当家了。’”——横河

有人民,才有国家;有国家,才有政府军队;有政府军队,才有领袖。是人民赋予领袖治理国家统领军队的权利。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一定是明白这个道理的。纵观中国历史,凡有作为的帝王将领,都是爱民惜兵的仁者。

那些将个人淫威建立在国家政府军队政党之上的独裁者,那些将自家利益放在民族利益之上的窃权者,看上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实际上是在建筑一座倒金字塔,把自己放在了这个倒金字塔的底部。长城将毁,国家将亡,权势何存?富贵何存?

一个视百姓为草芥的昏君、一个视发表不同见解的人为敌人的小人、一个不惜让中国人相互残杀、开口闭口要对台动武的暴君、一个不尊守宪法不尊重法律不讲人道不讲人权不守信义的流氓领袖,一个出卖人民国土、封杀人民生存空间的卖国贼,一个毫无爱民之心、欲置中华民族于死地的丧心病狂之徒,竟然连续十一年坐在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位置,这对中国人来说,实在没有比这更悲哀不过的事了。

难道,中国人,真愿意坐等待毙吗?


 
分享:
 
人气:10,50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