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時期民謠、順口溜剖示(下)
 
宋阜森
 
2001年12月2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續上期〗             

                  三

  中國在進入新時期之後,隨着「以經濟建設爲中心」的市場經濟體制的運作,國民經濟形勢的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無庸諱言,80年代以後在精神、文化等方面也的確出了不少問題。在某些領域裏,精神文明建設癱瘓,社會道德滑坡,不正之風盛行,產生了很壞的社會影響。鄧小平先生曾說過,十年改革,最大的失誤在教育,恐怕就是指的改革開放忽視了精神文明建設,因而他提出了「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的方針。請看下面這些順口溜:

    張思德不燒炭了,雷鋒叔叔不接站了,
    白求恩調出醫院了,老愚公也不肯幹了,
    都下海經商——去了貿易貨棧了。

    喝酒改大碗了,送禮改現款了,
    男女關係沒人管了,還說社會風氣明顯好轉了。

    50年代人幫人——比學趕幫;
    60年代人整人——階級鬥爭;
    70年代人防人——萬馬齊喑;
    80年代各人顧各人——人心渙散;
    90年代見人就宰人——惟利是圖。

    大目標越來越小,小目標越來越大;
    生活水平越來越高,政治覺悟越來越低;
    我爲人人越來越淡薄,人人爲我越來越濃厚。

  在局部領域裏,社會公德意識日顯淡薄,社會公德水平也日見下降。關心集體的少了,只考慮自我的多了;見義勇爲的少了,充當「看客」的多了……因此,一些人帶着懷舊的心理,對50、60年代良好的社會風氣羨念不已,嘖嘖稱讚;對今日社會風氣,則感嘆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大有今不如昔的感覺。上面這些在社會流傳的順口溜,就反映了這部分人的懷舊心態和迷茫情緒。僅憑這些社會風氣就斷言五、六十年代優於八、九十年代,顯然有失偏頗,不過值得思考的是,在50年代末、60年代中期社會極不正常的情況下,何以社會風氣勝於今?八、九十年代社會經濟繁榮,何以今不如昔?當然,舊的道德體系正在調整、適應市場經濟的新的道德體系正在重建的過程中,人們迷惘、困惑是不難理解的。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要找出問題的癥結,加大新的道德體系的建設力度,教育包括黨政幹部在內的每個公民都要從自我做起,從現在做起。

  綜觀新時期以來的道德滑坡問題,很重要的一個原因便是金錢至上的「拜金主義」思想流行。「錢不是萬能的,沒有錢是萬萬不行的」,接受這種金錢觀的人爲數不少。甚至掉到錢眼裏,成爲金錢奴隸的也大有人在。在他們的眼裏,金錢就是萬能的。有了這種觀念的人,什麼信仰、理想、道德等便統統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政治是虛的,理想是遠的,權力是硬的,票子是實的。
    (要)去掉虛的,扔掉遠的,抓住硬的,撈到實的。

    理想理想,有利就想;前途前途,有錢就圖。

    紅旗掛滿牆,好看不頂糧。該撈就得撈,不撈白瞎忙。

    要做市場經濟一塊磚,哪裏賺錢哪裏搬。

  金錢本身並沒有什麼錯,當它用於該用的地方,人們一般不會去崇拜它。但一旦用於不該用的地方,並且顯了靈,像買官、獄中撈人等,「有錢能使鬼推磨」,人們便要崇拜它了。另外,在虛假盛行,社會信譽度低的情況下,人們對許多東西將信將疑,便會不信「遠」,只信「近」;不信「虛」,只信「實」,只覺得口袋裏的錢是最實在可信的,進而把圖錢當做終極目的。因而,消除「拜金主義」,最爲關鍵的是剷除產生「拜金主義」的社會根源。而事實上,「拜金」並非人人都能拜,真正能「拜」的是一些有權有勢的「能人」。因「拜金」而從惡的是他們。故要批「拜金主義」,矛頭應指向這些因「拜」而惡的人。否則,指向不明,泛泛而批,批而無力。

  由此看來,根治不正之風,扭轉社會風氣,建立新的適應市場經濟的道德體系,還應從官場入手。請看《精簡於「加肥」》:

    書記喊精簡,兒女往內安;局長喊精簡,外甥上了編;
    主任喊精簡,妻妹往內轉;祕書喊精簡,哥們往裏鑽。
    飯鍋大又大,加碗再加碗;一年復一年,超員又翻番。
    脂肪未曾減,更把肥膘添;精簡又動員,大夥笑破天!

  這則順口溜反映了90年代初某些部門在精簡機關人員時出現的一些怪現象,羣衆對此給予了極大的嘲諷。可喜的是,近幾年來在這方面有了明顯的好轉,特別是黨和政府的高級機關,收效更爲顯著。不過,在一些基層部門和企、事業單位,一些不合理的現象還仍然存在。「書記的兒,廠長的侄兒,科長的外甥沒旁人」;「親家局、夫妻科,兒子開車老子坐,外甥打水舅舅喝,夫妻辦公桌對桌」。這些順口溜或許帶有較多的誇張成分,但不能否認的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封建社會官場的惡習,在某些領域裏確實還有殘留。

  共產黨人應以江澤民總書記的「三個代表」爲己任,以人民的利益爲重,大公無私;共產黨的幹部,更是人民的公僕,不應爲自己謀私利,也不應爲親屬謀私利。然而,確有少數幹部,如近年來查處的王寶森等鉅貪,深受封建觀念的影響,將黨的宗旨拋到腦後,拼命地撈票子、謀房子、保位子,不僅自己花天酒地,還爲其親屬營造腐化的溫床。這是權力腐敗的一大現象,也是百姓最不滿意的社會問題之一。有了這一畸形之「源」,必會孳生出各種怪胎之「流」:

    貨不怕假,回扣則靈;飯不怕貴,公款就行;
    學不在深,有爹就靈;分不在高,後門就行;
    調動不難,送禮就靈;獎狀不在大,發錢就行。

    老子賦閒而不閒,妻子無權勝有權,條子無腿走千里,公子無本掙大錢。

    只吃不帶,作風正派;又吃又帶,不算意外;不吃不帶,才算意外。

    春眠不覺曉,麻將聲聲了;夜來風雨聲,輸贏知多少。

    一些事無人做,一些人無事做。
    不做事的盯住做事的,使他成不了事;
    做事的往往敵不住不做事的,最終成不了事。

    廠長書記漂洋過海,科長股長深圳珠海,車間主任五湖四海,一線工人刀山火海。

    苦幹實幹,做給天看;東混西混,一帆風順;
    任勞任怨,永難如願;負責盡職,必遭指責;
    會捧會獻,傑出貢獻;不拍不吹,狗屁一堆;
    全力以赴,升遷耽誤;推拖栽贓,宏圖大展;
    頻頻建功,打入冷宮;苦苦哀求,互踢皮球;
    會鑽會溜,考績特優;奉公守法,做牛做馬。

    拿回扣,壓價讓價;挪公款,弄虛作假;
    騙錢財,搖脣鼓舌;吞國財,筆下生花;
    撈好處,巧弄權術;偷漏稅,哄騙國家;
    爲升官,賭注錢物;求政績,虛報浮誇。

    握着上司的手,點頭哈腰不鬆手;
    握着紀檢的手,混身上下都發抖,
    握着財務的手,拉起就往餐廳走;
    握着老婆的手;一點感覺都沒有;
    握着情人的手,彷彿回到十八九。

    新幹部在腐化,老幹部等火化;農民離村自由化,工人階級沒錢化。

    一等公民是公僕,子孫三代都幸福。二等公民搞承包,吃喝嫖賭全報銷。
    三等公民搞租賃,汽車洋房帶小姘。四等公民大蓋帽,吃完原告吃被告。
    五等公民手術刀,割開肚子要紅包。六等公民是演員,扭扭屁股也來錢。
    七等公民搞宣傳,隔三差五解解饞。八等公民方向盤,上班下班都掙錢。
    九等公民是教員,魷魚海蔘認不全。十等公民老百姓,學習雷鋒幹革命。

  無需多舉,百姓對這些與官場有聯繫的社會風氣之憎惡,已不言喻了。

  民謠、順口溜是民情的反映,是百姓的呼聲,內容涉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有諷刺勸戒賭徒的《賭徒之「酷」》:「大墨鏡,啤酒肚,雪茄一叼吞又吐,麻將桌上大擺譜,一擲千金不在乎——嘿,真酷! 家有孺子和老母,妻子病重要手術,電話打到賭場裏,『老子沒這閒功夫!』——哼,冷酷! 屢敗屢戰不服輸,押了住房押妻孥,最後搭上手指頭,衣服扒光血如注——唉,殘酷」;有諷刺視愛情如遊戲的「無須天長地久,只求一時擁有」、「新婚如閃電,離異似秋風;今夜花好月圓,明朝各奔西東」;有反映農民不堪「三亂」之苦、表達農民迫切願望的「頭稅(農業稅)輕,二稅(鄉統籌和村提留)重,攤派是個無底洞」、「辛辛苦苦大半年,七扣八扣不見錢」、「土地不要動,負擔不要重,糧價別太低,幹部別太兇」;有表現人們對假冒僞劣產品憤怒的「假貨不要緊,只要鈔票真,『宰』了他幾個,還有後來人」、「你使假,我裝傻,有了回扣就瀟灑;坑國家,害天下,喪盡天良求暴發」;有反映人事檔案造假的「工齡越來越早,年齡越來越小,文憑越來越高,資格越來越老」;有表現在應試教育下,學生負擔過重,因而產生反抗情緒的「書包最重的人是我,作業最多的人是我,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是我是我還是我」、「太陽當空照,花兒對我笑。小鳥說:早早早,你爲什麼背上炸藥包?我去炸學校,老師不知道。一拉弦,趕快跑,轟隆一聲學校炸沒了」。等等。

  中國新時期民謠、順口溜,保持和發揚了中國古代民歌、民謠的現實主義戰鬥傳統,是新時期民情民意的反映。它以諷刺爲主,以幽默見長,誇張、借代是其主要的修辭手段。它形式短小靈活,語言通俗活潑,鍼砭時弊一針見血。儘管有時存在存在着一偏概全、言辭過激、語言粗俗等現象;但就整體而言,它質樸、健康,充滿了生活氣息,表達了人們對理想社會生活的美好願望。因而,我們不能僅僅將它視爲消極的牢騷,要善於從中尋找積極因素,化消極爲積極,完善市場經濟前提下的政治體制、人事制度、分配製度,創建良好的文化體系和新的道德體系,消除不合理現象,使改革開放大業健康順利進展。惟有如此,百姓才能安居樂業,國家才能繁榮富強。我想,這也正是新時期民謠、順口溜帶給我們的啓示。

〖全文完〗

 
分享:
 
人氣:18,09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