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内政治斗争白热化 常规战与超限战激烈对垒
 
作者:世事洞
 
2001年11月5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中共党内斗争表面化,曝露于海外媒体,以常规战对垒超限战,胜败立判。

党内会议数次打断总书记讲话,群起批判,要求江核心以后做检查,这都属于党内民主的合法形式,但也受常规限制,为照顾党的国际影响,乃决定江出席上海会议,就给了对方扭转局面反败为胜的超限自由。

结果出席与布什会谈的人马结党营私,不伦不类,专司国务、内政与外交的总理反排斥在外,江泽民一下恢复了元气,向全党、全国及世界宣示了总揽一切的大拿权威。至于记者问道是否全退,兑现承诺?江答以由法律决定,更是语无伦次,把政治局党委决议及承诺,瞬间消灭,至于中俄边界谈判,不准国家总理参与,不许国防部长知情,皆属党内超限战手段,严重背叛党归国法。

至于黑箱操作内外大事更是大胆妄为,以电子情报站支持米洛舍维奇,打下北约美军高空轰炸机,总理被蒙在鼓里,替江卖力地去美国“消气”,及至驻南使馆被炸,朱镕基被军头张万年拍案大骂卖国贼,搞得灰头土脸。至于拉拢独裁侵略者萨达姆、灭绝种族者米洛舍维奇、拉登战友塔利班以及伊朗,以军事科技支援,更是瞒天过海,瞒尽全党。

然而超限战者并不放弃党内合法手段,据说王伟当天即被救起,江泽民可以党的权威否定政治局及军队反对意见,在讨论不决的七天之后,宣布死亡,搞劳民伤财的大搜寻,第二次煽起全民民族主义狂热仇恨,江泽民又装起“不怕当最大的亲美派”,里外充好人。

至于围攻胡锦涛、李瑞环,尽可能利用合法方式,名为党内民主生活会,江泽民都不出席,躲在一旁,却把座山雕的八大金刚牢牢钉在历史耻辱柱上,曾庆红、罗干、黄菊、贾庆林、李长春、吴官正、吴邦国及新投诚的李铁映等八个门徒被利用,等同于青史上威虎山头匪类,还得意青云,恬不自知。

至于以常规战术、党内合法手段迎战的党内土老们,一大帮痛骂贪腐的过气离休佬,双枪老太婆等大队人马气势汹汹,攻击目标却是“不大力抓党的作风建设”,连朱镕基、尉建行等知情人,把上行下效的贪污腐化也归之为“体制问题”,让旁观者笑掉大牙,就象以前有民间上访一样,总把控诉状子递到罪犯手中。

远溯共产党史,民主从未在党内运用。解决问题的手段都得超越党章、党规限制:列宁遗书载明要推选比斯大林温和的同志,只未点明加里宁,结果被斯大林搞得靠边站,季诺维也夫、布哈林等苏共中枢皆被宰掉,中央委员一次秘密枪决 200 人以上;勃列日涅夫搞掉赫鲁晓夫,乘其外访归国,一下飞机,马上逮捕,任你刁蛮,也没咒可念;贝利亚抓住了一切苏联大头目的小辫子,一进会议室,马上活捉枪毙,若容他反过手来,赫鲁晓夫一伙谁也活不成;彭德怀、刘少奇要以民主讨论解决毛错误,双双身败名裂,林彪之子林立果,小名老虎,要以火焰喷射器扫射毛专列未成,林彪甚至想过身藏袖珍手枪挨近射击,但天不亡毛;中共若非叶剑英、汪东兴等以迅雷不及掩耳偷袭四人帮,靠华国锋以党内合法斗争手段,决玩不过“狗头军师张”,当时中共国庆前后,上演20多部电影,片片宣扬揪出党内走资派,《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在当时全国名正言顺,是祭在华国锋头上的尚方宝剑,如今日《三代表论》高悬反对派头上一样,连李瑞环都只能表示不能理解,不敢公然反对。当时华国锋大讲“两个凡是”,竟不知这个天罗也网罩著自己。

任何事物都不免异化,走向自己的反面,久为历史辩证法所演绎。文革时代,全国只许演八个样板戏,今年十一晚会,曾庆红搬出“红灯记”,引起江泽民不悦,是因为台上外国特工登上了中共宝座;另一出《智取威虎山》又名《智擒惯匪座山雕》是说假土匪、真共军扬子荣,里应外合,与共军小分队一举全歼独霸威虎山匪众。物换星移,自原始题材出现的1946年迄今五十六年,座山雕却要一统政治局,彻底青一色,八大金刚揪出、批斗的反而是真正的共军。

 
分享:
 
人气:15,41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