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名言」道出江曾與左右派拼死相爭的根本癥結
 
青晴
 
2001年11月29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又拿出每年在瑞士國際人權會議拉攏非洲小國的把戲,和曾慶紅策劃讓私有企業家在中共十六大上成爲中央委員,利用給那些私有企業家升官來加強自己在中央內部岌岌可危的地位。

但暗地裏,一批中共老黨員、左派分子也在集結力量,甚至提出要罷免江澤民的中共總書記職務。消息人士說,江澤民準備大幅度提高老幹部的待遇,來軟化對抗,但從江澤民用錢討好曾慶紅老媽和劉少奇遺孀王光美等人的破產來看,這一招兒的作用令人置疑。

據北京高層知情者透露說,江澤民在今年「七一」關於吸收私有企業家入黨的講話,惹怒了一大批中共老黨員和左派人士。這些人一度試圖進行大集結,江澤民甚至動用了武力手段,將幾個強硬的老資格高幹軟禁在醫院裏,禁止與外界接觸。

這位知情者說,幸虧反對江澤民「七一」講話的人,幾乎都是退休的老幹部。林炎志是少數在位的官員之一,這位中共「太子黨」內最知名的保守派,現在是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雖然他曾祕密商討組織一批人退出中共,被人告密到中共中央組織部長曾慶紅那裏,曾親自與林炎志談話,給了林嚴重警告。

十六大前人事調整期間,讓江澤民全身而退的呼聲此起彼伏,保守派就是利用江澤民這個自身難保的時候,再出重拳。

表面上看江澤民的個人權力顯然已達到頂峯,其實從高層不斷泄露出他的醜聞、惡行,從老百姓拿他當笑料來看,對他連起碼的尊敬都沒有了,更不用說拿他當什麼人物。

任何人都會使他恐懼,黨內左派的勢力當然使他害怕,這就是江澤民要不惜一切利用反腐來大力剷除異己。黨內高官鄙夷地說:「江不希望與左派對立,江更害怕右的勢力,反正他還想利用共產黨這塊招牌,吸收私有企業家入黨,加強自己的勢力範圍,一切的一切都是爲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使黨繼續成爲他一言九鼎、獨一無二的獨裁工具。從董建華敢爲了一句話逼着朱鎔基低頭,就看出有江澤民做後臺,那些人是怎樣的有恃無恐。」

既然江澤民、曾慶紅們和左右派們在擁護共產黨的絕對領導上是完全一致的,那麼拼殺什麼呢?從江澤民明確發表的對貪官污吏「不能一刀切」中,胡長青、成克傑等人的死,姬勝德等人的被重判,曾慶紅、賈慶林的受包庇等等都是江澤民在剷除異己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什麼「黨的利益高於一切」?江澤民爲了獨裁,殺的就是異己的共產黨高官。左右派們豈能坐等待斃,共產官場的血淋淋大拼殺一直在繼續着。這就叫「內鬥」。

一位老資格的中共退休高幹說了一句極具代表性的「名言」:「我不相信共產黨還能堅持很久,但我不能讓它垮在我生前。」他說:「道理很簡單,共產黨垮臺了,我只有流落街頭。新的政府不會照顧前朝遺臣。」在這裏「照顧」當然是「享樂」的同義詞。

也許就是這種思想指導,而使那些高官和他們的子孫要拼命維持中共政權,雖然他們知道中共的末日就要到了,他們準備了退路,把親屬都安排到海外,做了外國公民或僑民,過着奢華的生活。

沒有中共,買豪宅的錢從哪裏來呢?維持這些享樂生活的財源從哪裏來呢?還是得有中共!只要維持住這個殘暴政權,個人的利益就全有了。這就是當代「人民公僕」們所想的,所做的,但不說的。

什麼「三講」「三個代表」「七一講話」都是迷惑老百姓的迷魂湯。這「共產黨垮臺了,我只有流落街頭」的話才是中共高官們拼命維持中共政權的真實內心寫照。無數事實證明,正因爲共產黨還在,千千萬萬個在生死線上掙扎的貧民百姓正在過着比流落街頭還悲慘的日子!這些情況高官比老百姓更清楚,可是自私和貪婪淹沒了良心和責任,在他們的字典裏哪裏還有「人民」這兩個字,他們「全心全意」想到的只有自己和自己的親眷。

江澤民最近的講話多次提到「統一思想」,是要全國從上到下,全黨從裏到外都「統一」在他的淫威下,而高官們要維持中共不倒,拼命要安排自己集團的人上臺是爲了確保自己子子孫孫享樂的問題,這才是中共黨內「思想不一致」的根本癥結。

他們之間的你死我活都是爲了自己,哪個中共黨官爲了人民的生死大聲呼籲了?都是爲了個人利益,小集團利益而拼死相爭!

掰着手指頭算一算,中共裏還有幾個人能爲中國人民的生死存亡着想、爲中華民族的千秋萬代着想?這個黨連高官自己都知道倒臺是遲早的事,最可憐的是被矇蔽的老百姓,他們還真以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呢!

中國五千年的悠久歷史中,中共只統治了五十多年,而這五十多年所書寫的只有暴政、殺戮、謊言和欺騙!看看中華大地上的道德淪喪到如此地步,就知道沒有了中共,中華文明才能延續下去!

 
分享:
 
人氣:17,52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