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不推翻共產黨才怪呢!(圖)
 
2001-11-27
 
【人民報消息】毛澤東有言:「中國的問題是農民的問題。」意思是說:農民問題不解決,中國的問題解決不了。當代著名學者秦暉有言:「在中國,農民的問題是中國的問題。」意思是說:農民的問題主要是中國的體製造成的。

農民問題仍然是中國發展的最大危機。

據《人民日報》記者淩志軍透露,萬里先生在國務院一次高層會議上談到農民的遭遇時說:「如果這些情況讓工人、農民、知識分子知道了,不推翻共產黨才怪呢!」如果換個人說這話,共產黨政府不派警察把人抓起來,算是法外開恩,執法不嚴。

萬里先生憑什麼這麼說?除了他位居高位,可以讀到喉舌新華社編的《大參考》這樣的全中國真正的「一小撮」才可以讀到的消息外,他還親眼目睹了中國農民的苦難。

1977年6月,萬里出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上任後三個月的調查,萬里這個農村出來的農民兒子居然驚呆了:「搞了快三十年的社會主義,怎麼還這麼窮?!」他大喊共產黨政權把農民搞成這樣是「忘了本了!」「忘了娘了!」萬里究竟看到了什麼?當時的人民日報記者吳象說:「老紅軍烈屬的破屋裡,他看到了露了底的米缸,在淮北平原農民的茅草棚裡,他聞到鍋中用胡蘿葡櫻子和地瓜面煮成的黑糊糊散發出的難聞氣味;在鳳陽、嘉山鐵路沿線,他看到拖兒帶女在凜冽的寒風中扒火車外流的成群結隊的農民。

1983年11月23日,胡耀邦、趙紫陽和萬里在一起。他們三人被一些媒體譽為「中國最有良心的政治人物」。

最讓萬里驚詫的是原安徽省委農委研究室主周昌禮在回憶文章提到的兩次現場目擊。

第一次目擊是:「1977年11月上旬,萬里到金寨縣調查。在燕子河山區,他走進一戶低矮殘破的茅屋,在陰暗的房間裡,見鍋竈旁邊草堆裡,坐著一位老人和兩個姑娘,便親熱地上前和他們打招呼。老人麻木地看著他,一動不動。『老大爺。』萬里伸出手想和他握手,老人仍麻木地看著他,不肯起身。萬里很納悶,以為老人的聽覺有問題。陪同的地方幹部告訴老人,這是新上任的省委第一書記來看你,老人這才彎著腰顫抖地緩緩站起。這時萬里驚呆了,原來老人竟光著下身,未穿褲子。萬里又招呼旁邊的兩個姑娘,姑娘只用羞澀好奇的眼光打量他,也不肯移動半步。村裡人插話說,別叫了,她們也沒有褲子穿,天太冷,他們凍得招架不住,蹲在鍋邊暖和些。」

第二次目擊是:「萬里又走到了另一人家,看到家裡只有一位穿著破爛的中年婦女,便詢問她家的情況。『你家幾口人?』『五口人,夫妻倆和三個小孩。』『他們到哪去了?』『出去玩了。』『請你喊他們回來讓我看看。』萬里催促兩遍,這位婦女面有難色,不願出門去找。在萬里的再三催促下,她無奈地掀開鍋蓋,只見鍋膛坐著三個赤身裸體的孩子。原來燒過飯的鍋竈,拿掉鐵鍋,利用鍋膛裡的餘熱把三個沒有衣服穿的孩子放到裡面防寒。」

「萬里看了兩家農民後,已是淚流滿面,他沉痛地說:『老區人民為革命做出了多大的犧牲和貢獻啊!沒有他們,哪來我們的國家!哪有我們的今天!可我們解放後搞了多少年,老百姓竟衣不遮體,食不果腹,有的十七八歲姑娘連褲子也穿不上,我們有何顏面對江東父老,問心有愧呀!』」

共產黨如何對待農民——壓榨。

中國農民為什麼遭此大苦大難?這全可歸功於共產黨政權對農民的「壓榨」。

「壓榨」兩字可以說是近半個世紀以來,共產黨政權對農民實行的最基本國策。略有不同的是:1978年以前實行的是「無情壓榨」這樣的基本國策,1978年之後雖然有讓農民短暫休養生息之說,但是終究離不開對農民「壓榨」兩字.共產黨政權當然不會公開承認自己在壓榨農民,但說自己「不首先關心和切實解決八億農民的溫飽和富裕問題,只是考慮向他們購取城市需要的各種農副產品,而忘記千方百計幫助農民多生產這些產品,殺雞取卵,竭澤而漁。」這事實上也等於接近承認壓榨農民了。

共產黨政權靠「壓榨」農民得到了多少好處?1951-1978年,農業在為工業化提供大量生活資料和生產資料的同時,提供積累計4340億元。

根據資料測算,從1952年到1978年,國家給農業的發展、建設等方面的資金1730億元,而通過農業剪刀差方式向工業轉移6320億元,加上農業稅共達7264億元.如果說1978年之前政府的宏觀經濟政策是對農民實行榨取的話,1978年之後甚至90年代又如何呢?90年代以來,「從總體上看,我國現階段農業仍處於負保護局面。」「負保護」是什麼意思?它指中國政府對農業這個傳統的弱勢和風險產業實行的不是服務政策,而仍然實行是榨取政策。以農業投入一項為例:1990年以來,中央財政資農投入,呈現下降的趨勢。而且1994年以來的投入劇降。1994年到1996年財政資農凈投入有兩年是負增長。……

有一本前兩年的國內雜誌「社會」,該雜誌中有一篇文章透露:「國家統計局公布,中國尚有八千萬農村貧困人口,人年均收入在三百元之下,其中二千萬人甚至年收入不超過百元,他們的生活尚不能維持溫飽。」

據國務院辦公廳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五日「簡報」披露:「至九八年七月底,有十二個省(區)的四千一百多萬邊遠山區人民,還不能解決溫飽問題。」……


造價三十億元的國家大劇院是江澤民與宋二奶姦情的見證!

如果明天您看到當代陳勝、吳廣帶領農民揭竿而起的新聞,您還會感到奇怪和不解嗎?

九七年五月起,遍及湘、鄂、皖、贛四省的五十多個縣,五十萬農民大暴動。
 
五月十四日至十九日,湖北荊州地區京山、天門、潛江、仙桃等縣六十多個鄉,十二萬農民暴動,僅天門縣,縣黨政機關被沖毀後,遭軍警鎮壓,死傷近百人。

益陽市、寧鄉等地農民二十萬進城,燒毀政府與公安機關車輛數十部,被鎮壓的過程中,農民有五十七人負重傷,三人死亡。

江西九江、宜春、吉安等地區的修水、宜豐、安福等縣,七十多個鄉的十萬農民進城,搶占縣政府黨政大樓,衝進供銷社搶化肥。

宜豐八百農民壯士衝擊公安局後,與軍警對峙達七十多個小時,最後有一百三十多農民被捕。

九八年,除陜西果農、山東蒜農大暴動外,五、六月間,有湘北二十萬農民暴動,其中,江陵縣太平鄉鄉政府被三萬農民占據三天,農民撤銷鄉政府,又拘押了縣委副書記、副縣長等人,五月二十二日上午,被調來的軍警鎮壓,有二百五十多名農民傷亡,軍警死傷亦有數十人。

湖南漢壽縣二千農民,五月十九日衝擊公安局,要公安局局長下臺,遭公安、武警開槍鎮壓,死傷多至一百五十人。農民氣急,用土槍、土炸藥也打死、打傷八十多名官軍。

……

農民被逼起來推翻中共暴政統治的那一天,萬里預見到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