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将中南海遗忘──贪官「情色」闹中华 (图)
 
作者:于田飞
 
2001年11月11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许多贪官的共同特点就是:贪财、好色。贪财、好色如同上了瘾,鲜味一尝到,便不可遏止,欲罢不能。我们这里专谈贪官的情、色、欲和情人问题。


瞧江泽民看服务小姐的神态,不明白何为「好色」的人应该彻悟了。(图)

原海南一个大学里的党委书记,数年时间,就与一百多个各色各样的女人有染,在一百多个女人身上留下了斑斑劣迹。

原南京市车管所的所长查贵今在日记中得意洋洋地写道:“《红楼梦》中只不过写了金陵十二钗,我已有金陵十三钗。”言语之中,有一种超越的“自豪感”。

就连女性官员,也有做权色交换的。如涉嫌福州海关特大走私案的主犯,原福清海关女关长郑平,起初不过是名中学教师,八十年代初调福州海关后,由科员到副处长,再到福清海关关长,一路平步青云。她不仅玩弄权术,贪婪无比,而且生活十分糜烂,虽已五十来岁,但在被捕之前还圈养了三个二十多岁的小白脸,其中一人叫韩晓东,此人有一段时间出国,在国外混不下去,只得再次向郑平献身,重操旧业。郑平的日常生活全不知检点,驾著豪华房车上下班,甚至出入风月场所,厚颜无耻达到了顶点。

近两年来,海关方面频频出事,频频爆出新闻。其中因女色而起的有两件较为有名,其中一件是:一九九九年九月廿四日,公安机关准备抓捕在舟山海域多次从事走私犯罪活动的董欣束等人,却在董的别墅意外地抓到了正与妓女在床上“走私”的舟山海关关长陈立钧。不久,陈立钧被检查机关立案侦查,紧接著董欣束也被抓获归案。董欣束不仅交待了自己向陈立钧行贿八十万元的犯罪事实,而且还牵出了另外一个大腕级人物──杭州海关关长耿永祥。演出了从一个妓女身上找出两个贪官的活报剧。

另一件是三亚海关关长黄贵兴和情妇李姗平共同受贿五十七万元一案。三亚有著名的“天涯海角”和“鹿回头”风景。岂知,黄贵兴即使到了天涯海角也不回头,一头栽倒在女人身上了。

有的贪官在色欲方面过分放纵自己,追求纯动物式的感官刺激,极少数已经到了变态和不可挽救的程度。如被判处死刑的广西隆安县公安局局长陆世长,甚至奸淫幼女。还有的搞集体淫乱,如山东青岛崂山区的十六名党政干部集体嫖妓。

贪官们一朝得势,八面威风,有的被权力弄晕了头落下马去,有的在女人身上栽了跟头。

较为著名的贪官兼色官有以下一些:

首都钢铁公司北钢公司原党委书记管志诚受贿案中,“年近六旬、五短身材、狮鼻大嘴”的管志诚身边有两个号称“干女儿”的女人──三十岁的于惠荣和年仅二十四岁的杨娣。管志诚索贿受贿141.83万元,贪污8.21万元,所得赃款有四十二万元给了情妇于惠荣,十一万元给了情妇杨娣,还分别给两情妇购房置产。然而,欲火焚身,三人的结局分别是:管被判处死刑,于被判处无期,杨亦受法律惩处。

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原副处长王建业受贿贪污案中,一个名叫史燕青的女人贯穿始终。这对利令智的男女化名办理了结婚登记,又花钱购买了洪都拉斯护照,先后到过洪都拉斯、香港、美国、荷兰、瑞士、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饱览异国情调,两人合谋受贿、贪污1300余万元。最后,王建业被判处死刑,史燕青被判处死缓。他们的故事现已改编成电视剧。

广东天龙集团原董事长兼总经理谢鹤亭贪污1000万元、挪用1000余万港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两亿多元,资产沉滞4.45亿元,他最后被判处死刑。他当总经理五年,带著诸多靓丽妖艳的“女秘书”们周游过了三十多个国家。因为沉湎女色,他置下属的呼声于不顾,频繁更换女秘书,还专程赴京高薪聘请了数名姿色出众的“公关”小姐留在身边享用。一九九四年五月,谢在香港与一名杨姓小姐勾搭上,以每月两万多港币“金屋藏娇”,先后送给杨500余万港币,也搭送了自己的一条小命。

成都市交通局原局长石全志是从彭州市的娱乐场所走向堕落的。他自遇上芳龄十九的某美容厅的按摩小姐胡某,与胡某在九峰宾馆极尽床第之欢后便开始乐不思蜀。此后,石局象著了魔似的,一周往返彭州两三次,并花四万元将胡从曾包养胡某的肖老板手上买到转让权,为其租房、购豪华家俱,金屋藏娇不算完,还为她安排工作,并批出100万元“帮助”这个按摩女经营公司。

广西玉林市原副市长李乘龙是一个对女人有报复似的疯狂欲望的贪官,办案人员在他的密码箱中,搜出总计1500多万元的凭单和借据,还搜出十个专门装女人照片的信封。李乘龙到底搞过多少女人,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湖南邵东县司法局原局长刘玉槐的行为更加恶劣,他与情妇陈某你来我往,频频幽会,不是夫妻,胜似夫妻。丑闻传出,刘未受到查处,只是调任县检察院任副检察长。之后,刘与陈关系更为密切,被其妻带领娘家兄弟当场抓住。刘不思悔改,变本加厉,几次谋杀其妻未遂,最后与凶手合谋制造爆炸案杀害其妻,结果凶手在引爆时失手,自己被炸死,而刘玉槐最后也落了个被判死缓的下场。

有报导说,前不久在“广东省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成果展”上,原湛江海关关长曹秀康与情妇张猗的合影照十分打眼,照片上的张猗美目盼兮,但再也盼不到曹秀康的到来了。因为一年前,曹秀康就已被判死刑。

被判处死刑的中国土木建筑公司驻泰国负责人刘国修,是一位曾在中国西南铁路建筑史上立下汗马功劳的老爆破专家,但他在晚年去泰国任职期间,却沉醉在于粉黛胭脂不能自拔。他一共包养了十多名歌女和舞女。

宁夏盐池县原交警队队长余谦是一个典型的恶霸和流氓,余队长还有一大喜好,就是嫖娼,欲火一来,便让司机或亲自出马去找女人,而且不分时间──执行公务时放下手头工作嫖娼,也不分地点,大白天拉到办公室就干。余谦还借手中的权力经常要挟、调戏前来办事的妇女。

还有一例,简直让人听后发指,这便是被判处死刑的广西隆安县原公安局长陆世长。陆世长先后奸淫妇女九人四十九次,其实遭其兽行的妇女远不止这个数字,而且这位陆大局长三分之一的兽行是发生在革命烈士陵园的墓碑下!

湖南涟源钢铁股份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宋焕威曾是威震四方,大名鼎鼎的人物,很长一段时间,他被视为湖南企业界的一面旗帜,在一圈圈光环的背后,宋不仅先后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贿赂290多万元,而且恬不知耻,大肆进行权色交易和淫乱活动。案发后与他一起站在被告席上的还有三个女人:其妻胡坤吾、情妇廖、姘妇唐小兰。宋被判处死缓,胡判二缓三,廖被判处无期,唐被判刑三年。

为什么贪官又同时是色官呢?

有专家分析认为:贪财与贪色是个怪圈,包二奶、养情人、带“小蜜”或是嫖娼狎妓,非以重金作后盾不可。在色情场上理智让位于疯狂的贪官,只有大把捞钱,才能支付得起猎艳的巨大花销。贪欲越盛,色欲越旺,贪欲与色欲水涨船高,成为一些贪官越陷越深的漩涡。

在已被查处的副省(部)级以上的廿三名官员当中,其中色官有六名,且都猖狂一时,臭名远扬。这六名色官是(据二○○○年第十期《记者写天下》杂志《省部级腐败官吏警示录》一文,作者:纪新华):倪献策,原职务:江西省省长。查处时间一九八七年。

倪献策自一九八五年三月开始与江西派驻香港搞旅游工作的郭晓红(有夫之妇)通奸,并滥用职权,为郭晓红及其亲属谋取私利。一九八六年升职为省长之后,他向郭说:“什么省长,只要能帮助你创造条件,我什么都可以干!”倪不顾群众反映,为郭提职务、提工资;授意有关人员发展郭入党;销毁反映郭问题的群众来信;批准郭出国“考察”、“散散心”;为郭的亲属提职、提薪、出国考察说情。

在查处过程中,倪献策不断与郭商量对策,订立攻守同盟。

王宝森,原职务:北京市副市长。查处时间:一九九五年。王宝森在任职期间,滥用职权,大肆侵吞、挥霍、挪用公款,腐化堕落,贪污公款廿五万多元人民币,二万美元;挪用公款一亿多元人民币,2500多万美元,供其弟、姘妇及其他关系密切的人进行营利活动,造成1300多万美元的损失;挥霍大量公款,营造高级别墅,购买高级公寓,长期包租宾馆客房,作为享乐场所;违法批贷巨额资金,造成大量资金流失;道德败坏,生活糜烂,不仅嫖宿北京的卖淫女,还花高价从外地空运年轻貌美的卖淫女进行淫乐。

陈希同,原职务: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查处时间:一九九五年。

陈希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侵吞大量贵重物品;腐化堕落,大量挥霍公款;利用职权支持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等经商,谋取非法利益;严重失职,对王宝森犯法犯罪活动负有重大责任。此外,陈希同还与某电视台女主持人长期通奸、淫乐,为其谋取非法利益。

孟庆平,原职务:湖北省副省长。查处时间:一九九七年。

孟庆平在任职海南省副省长和湖北省副省长期间,“风流”名声不断,几乎每一个被他占有或将他“拉下水”的女人,多多少少都得到过他在金钱、工作、生意上的特殊关照。尤其是其情妇经营的“广海公司”,在孟庆平的“关照”之下,仅流转税一项就减免了上百万元。

胡长清,原职务:江西省副省长。查处时间:一九九九年。

一九九五年,胡长清从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调任江西省省长助理。一九九八年升任江西省副省长后,他更加有恃无恐,疯狂敛财,数额之巨,生活之糜烂,世所罕见。胡长清到江西后一直住在赣江宾馆。早在北京就有过婚外两性关性的他,自然不甘单身生活的寂寞,他以金钱为诱饵把宾馆的一名年轻服务员搞上了手,送给她一套住宅,为她购置电视、钢琴,把她包养起来。胡长清不仅包养情妇,找不三不四的女人上床,而且出入色情场所,经常跟大款老板到广州、澳门等地赌博、嫖娼,甚至上澳门找卖淫女在星期六由珠海飞到南昌与其淫乐,星期天再飞回去。仅两年时间,胡长清就背著组织,私自到广州、澳门等地鬼混二十五次之多。

成克杰,原职务: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查处时间:二○○○年。

自一九九二年下半年以来,成克杰与有夫之妇李平长期通奸,并共

 
分享:
 
人气:18,14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