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武器」可以感動恐怖主義者?
 
姜青
 
2001-10-7
 
【人民報消息】199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君特.格拉斯(Guenter Grass)認為打擊恐怖主義的上策首先是爭取建立世界經濟新格局;也就是說,要想徹底消弭恐怖主義,就必須改變富裕國家和第三世界的關係。

格拉斯先生認為是不合理的世界經濟格局導致了國際恐怖主義份子和恐怖富豪本拉登在世界上製造恐怖殺害無辜。眾所周知,本拉登是大富豪,一個有數十個保鏢護衛的大亨。媒體報導,他的兄弟姐妹們都過著王子公主一樣的生活。所以即使改變了富裕國家和第三世界的關係,也改變不了恐怖主義份子的本性。邪惡的本質和金錢的多少是沒有任何關聯的。

德國劇作家鮑佗.斯特勞斯(Botho Strauss)在最新一期《明鏡》周刊(8日出版)撰文批評「以惡抗惡」的戰爭行動。斯特勞斯並預言,如果光靠軍事反擊來打擊恐怖主義,必招來恐怖份子更多新的襲擊。

據媒體報導,美國過去一直在給予阿富汗經濟上的援助,現在的援助也在繼續。 美聯社消息報導,布什在星期六的每週電臺廣播中強調,美國對塔利班政權的戰爭,跟阿富汗老百姓毫無關係。為了幫助阿富汗人民,布什總統四日宣布將提供三億二千萬美元的食物和藥品,以空投方式送到阿富汗及鄰近國家,他說:「我們要藉此表達美國強力反對的是塔利班政權,並不是阿富汗人民。我們向阿富汗人民提供援助,並且伸出友誼之手。」看來美國還不是象斯特勞斯所言的「光靠」軍事解決。

斯特勞斯說「打擊恐怖主義,必招來恐怖份子更多新的襲擊」,那麼不打擊恐怖主義,恐怖份子就不準備更多新的襲擊嗎?911事件是最好的例子,當恐怖份子把飛行員和空服人員捆綁起來連同所有的乘客一起趕到機尾,並欺騙他們說:「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所有的人都認為不過是一起普通的劫機事件,沒有人反抗,結果呢……?如果他們知道反正也是一死,如果他們知道將有數千人無辜慘死,他們會怎麼做呢……?

印度裔英國作家拉什迪(Salman Rushdie)6日在德國《世界報》發表時評文章認為,「不是靠戰爭,而是靠我們無所畏懼的生活方式去戰勝恐怖主義者」。他在文章中寫道:「我們的武器」應該包括生活方式、文學、音樂、美和愛。

看到這裏我糊塗了:什麼樣的生活方式,什麼樣的文學作品,什麼樣的音樂之聲,什麼樣的關愛可以感動和改變那些沒有了人性的魔鬼呢?恐怖主義者活著的目的就是製造恐怖,就是要摧毀人類好的一切,美的一切。

它們不喜歡和平而喜歡恐怖,它們不喜歡美麗而喜歡醜陋,它們不喜歡善良而喜歡毒惡。人類所愛的一切都在它們的仇恨之中,所以用人的語言無法與它們溝通。

美國總統布什說:「需要感到害怕的,是塔利班當權者,以及他們所庇護的恐怖份子。」「那些與恐怖分子沆瀣一氣的國家(nations)將付出沉重的代價」。布什6日在講話中使用的「nation」一詞,令人想到布什對美國反恐怖戰爭的詮釋已接近國家交戰的概念。布什明確地宣告,對美國而言,反恐怖戰爭不僅僅是消滅一些恐怖分子,更在於改變一些民族的命運。

現在到了一觸即發的決戰關頭,證據已經確鑿,陣線已經拉開,陣營已經對壘,大軍已經壓境,為了人類的永久和平,是到打一場正義戰爭的時候了,這絕不是「以惡抗惡」,而是除邪治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