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江泽民 罗干也要当党魁
 
李小磊
 
2001-10-4
 
【人民报消息】今年中共警察和安全部门在罗干的指挥下,以严厉打击暴力犯罪和有组织犯罪为名发起一场大规模镇压政治和民族异见人士运动。这是随着1998年镇压大陆民主运动而加强言论控制以来最严厉的镇压运动。选择这个时机加强镇压说明那些同安全机构有关的官员都急于建立“功绩”以便在明年的中共十六大上得到晋升。在这场镇压运动中可以捞取最多政治资本的是罗干。

这次镇压的时机正是中共经济改革引来的社会问题继续恶化的时候:腐败、失业和犯罪问题、民族矛盾冲突问题突出。同时,中共政府受到一系列挑战:人民解放军军官叛逃美国、八九年天安门广场镇压决策过程的秘密文件曝光(即《中国“六四”真相》出版),法轮功运动屡禁不止,重大安全伤亡意外事故连续不断,此起彼伏的抗税暴动、下岗工人示威等。

同时,布什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中共各派为领导层交接又要激烈斗争。在明年的中共十六大上,中国的决策机构政治局成员中四分之三要更换,政治局常委七人当中六人要下台。

在这样一个时期,作为负责中国司法和安全部门的最高官员,罗干推行暴力镇压运动,借“严打”名义镇压法轮功、异议者和抗税农民以及要求解决生存问题的下岗工人,忠实地继承了中共维持统治地位之“传统法宝”——暴力恐怖主义。

罗干负责协调镇压运动,亲自传达江泽民的镇压手谕,如对法轮功“打死算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以及:对各类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以制造车祸的方法消灭、对发表不利于中共统治言论者以“危害国家安定罪逮捕”,等等指示。而罗干本人也一直以调研的名义,亲自到大陆各地督促、监察各地执法机关是否真正执行江泽民的指令以及他本人的指示: 把实践“三个代表”要求同深入推进‘严打’整治斗争密切结合起来,突出重点(指打压法轮功),依法从重从快严惩黑恶势力,坚决打击其后台和“保护伞”。

江泽民很快就要下台,但他试图保留中央军委主席一职,以便像邓小平那样垂帘听政。然而由于江泽民太不得民心,中共高层在六中全会一致认识到,“保江”势必会加速中共统治根基的崩溃,“倒江”是苟延中共统治的最后一博。因此六中全会决定江泽民在十六大无条件全退,中共支持的一些海外媒体已经开始为此而造势。为了保持中共统治政局的稳定,目前江泽民保留名义上的职务,但在官方媒体上隐退二线,让民调高的朱熔基升当第一主角,意图唤回大陆人民对共党的“信心”。

瞄准了这一机会,效仿江泽民十二年前踏在六四受难民众的尸骨爬上了中共总书记位置,罗干卖力于各种镇压运动,在中共政权交接班过程中的势力斗争,显示其铁腕治理中国的能力,积极捞取政治资本。

在暴力恐怖镇压运动中,罗干积攒民众头颅尸骨作为爬升的台阶,挤进政治局常委并在“政绩”上超越胡锦涛,争当新党魁。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4月11日至5月11日,就有480人被处决。同时,部份在互联网上发表观点的异见人士被逮捕或者监禁,国家安全部扣押或者审问了一批从海外归来的华裔学者和作家,至少包括五名美国公民,两人至今被关押。人权报告显示,实行“严打”镇压运动后,被活活折磨死亡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呈急剧上升趋势。

如果我们留意的话,可以发现这次大规模的镇压运动与罗干在中国安全部门的三次会议上的讲话有关,一次是今年1月20日,另一次是今年4月2-3日,以及最近“911”袭美案后罗干的“继续严打,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的有关讲话。

第一次的“严打整治斗争”会议在1月20日召开,罗干在会上说“社会治安问题必须引起各级党、政部门的高度重视”,并强调要“严防重大灾害事故的发生”。之后几天,发生了五名河南人冒充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 “自焚”事件,江泽民随即否定了中央高层准备对法轮功进行平反的决议,借机展开对法轮功更加严酷的新一轮镇压,而且明确要求各部门的第一把手直接负责对法轮功的镇压工作。人权报告显示,此会议后被活活折磨死亡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呈急剧上升趋势,据大陆公安内部资料,因酷刑而死的法轮功学员超过上千人。

公安部门视一切合法上访民众为破坏稳定的打击对象,使用武力对付抗税农民、示威下岗工人,以及各类在城建迁拆中不满被政府剥削的抗议者,包括三峡移民。

同时,会议过后不久就有几名华裔学者被安全部拘留,包括美利坚大学的高瞻被以间谍罪逮捕。中共当局至少逮捕了多名“互联网异见人士”,因为他们在互联网上批评政府。另外,新疆自治区官员宣布要通过严打来镇压“民族分裂分子、暴力恐怖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

4月1日南海发生中美撞机事件,2日至3日罗干主持了安全部门的第二次会议,罗干在会上发表了长篇讲话,强调要“推动严打整治斗争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深入开展”。会后不久,大陆进入了对“犯罪分子”的从严从重的处理,据媒体报道,严打的头十二周内被处决的人数超过二千人。

大陆地方官员得到指示,要多逮捕、从严从重判决。目击者、官方媒体和西方外交官提供的消息说,各地官员正在利用这个机会不择手段抓捕关押严整法轮功学员、猛抓地下教会、没有登记的网巴、抵抗苛捐杂税的农民。

同时,部份在互联网上发表观点的异见人士已经被逮捕或者监禁,国家安全部扣押或者审问了一批从海外归来的华裔学者和作家,至少包括五名美国公民。

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是,四月份的会议期间,各地安全部门根据罗干的指示,批准了多起反美示威游行,纵容示威人士对美领馆的暴力抗议行为,加油添火般地配合了中共喉舌煽动起的复仇民族主义热火。为了禁止五月份在香港出版的《中国“六四”真相》,中共媒体根据曾庆红的部署展开了一系列包括揭露海外的“反华反党势力”罪行在内的“爱国”宣传,而安全部则配合以“携带二本《中国六四真相》以上即可判刑”作为政策传达下去。

“911”袭美案后,罗干指示政法系统要乘国际力量集中在反国际恐怖主义而忽略了对中国人权状况监督的机会,不惜一切进一步加大对大陆人民包括法轮功在内的打击力度,并要求各级党政机关的第一把手直接负责。高压下,暴力恐怖充满了大陆境内,连日来,媒体天天报道大陆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虐杀的消息。

罗干在这一系列的暴力镇压运动当中,在人民的头颅和尸骨上建立了辉煌的“政绩”。对于统治地位遥遥欲坠的中共来说,罗干得到党内的“高度”赞扬。一向极为隐蔽的罗干也不禁沾沾自喜,甚至对手下流露出“论能力、政绩”在胡锦涛之上的得意“微笑”。

罗干努力晋升政治局常委,争当中共新党魁的路程,是一条血洗的尸骨如山的台阶,然而,也是罗干走向断头台,跳进黑暗的、伸向地狱的无底的深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