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美的旗袍與項鏈
 
2001-1-6
 
【人民報訊】「文革」前夕,王光美隨劉少奇出訪四國,穿過旗袍,戴過項鏈,這些在今天的人看來再正常不過。但在男女老少穿軍裝的年代,卻是一樁「醜聞」。旗袍、項鏈,使穿它戴它的人在紅衛兵的心理上被打了零分,穿它戴它的人又使娶她的人被打了零分。「無限上綱」這種東西能夠在中國盛行,正因為這片國土有著太豐腴的「一件小事,可把人看扁」的苗床。小事無人提,往往是沒人在意的。而專提小事的人,大多是些好事之徒。對於穿戴問題能夠憤憤不平的,大多是女人;由於穿戴問題能夠氣得流淚,恨不得置人於死地的女人,惟有江青。

  王光美有數的幾次陪同劉少奇出訪,基本是中式布衣。1963年這次,因為是出訪非社會主義國家,艱苦樸素的觀念與漫不經心、不鄭重、不尊重的理解,自然會產生矛盾。加上那四國一國比一國炎熱,禮賓司的同志要求王光美與陳毅的夫人張茜,自備旗袍。王光美與張茜,為選料子和如何省料子,很是費了一番周折。準備期間,王光美在春藕齋的週末舞會上碰見毛澤東,告之要去上海,問毛澤東要不要給在上海的江青帶什麼東西。毛澤東便寫了一封幾句話的信。王光美交信時,從未以正式身份出過國的江青,很快把話題轉到王光美要出訪的服裝問題上,並非常專業地指點要選什麼顏色,要裁什麼樣式,穿上之後要增加什麼點綴。王光美聽得很認真,也很虛心。這其中,有一多半是因為劉少奇多次告誡過她「江青身體不好,不要打攪她」,「在中南海,夫人之間少講閒話」。江青還舉例說明:要像安娜·卡列尼娜,一身黑裙,只別個胸花,便在珠光寶氣的貴婦人之中顯得非常獨特。千萬不要像×××(某領導夫人),大紅大花,那麼俗……

  王光美真的做衣服時,當然不會照著江青的每一句話下剪子。這便是為何江青在向紅衛兵控訴王光美穿旗袍時,還鬼火亂冒地喊,「我叫她不要穿短袖的,她偏不聽」的原故。說這話時,江青居然淌了眼淚!真不知道這一瞬間的江青,是否其實是在為自己雖貴為第一夫人,卻從未出國風光過而揪心地委屈。「文革」就是這麼怪,如果從江青的角度去審視,它也活像是醋婆發風,悍婦放刁。

  關於項鏈,原本也是一段趣話。劉少奇訪問四國的紀錄影片中,人們恐怕對陳毅在緬甸的沙灘上踢足球的那個鏡頭記憶猶新。其實,那是針對記者的一種掩護。在遠避耳目的海濱,劉少奇與奈溫所密談的,正是當時兩國最為敏感的「緬共問題」。王光美故作輕鬆地在海灘嬉水時,鬧出了一場亂子,中斷了兩位首腦的密談。她脖子上那串禮賓司借給她的,不知是真是假的珍珠項鏈斷了。奈溫聞訊,不但調來一個連的衛兵下海去摸,他自己也跟著亂摸,劉少奇無論如何阻止都擋他不住。不知是真是假的珍珠一顆也沒撈上來。奈溫當即命人取來一串緬甸特產的,亦十分名貴的紅寶石項鏈,並說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話:「我知道共產黨不講送禮,但中國的珍珠是掉在緬甸的海裡的,我們應當賠。何況,紅寶石,是我們國家的光榮。」對這串美妙絕倫的紅寶石項鏈,王光美愛不釋手,當天的晚宴便戴上了它,賓主皆歡,也僅僅就戴了這一次,回國便上交了。這串本不該給王光美以災難的項鏈,至今仍陳列在革命博物館的玻璃櫥窗裡。
轉自 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