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氣熏天的官方媒體何其醜陋!
 
佚名
 
2001-1-27
 
【人民報27日訊】自從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不僅是民主與自由稚嫩的呼聲遭到了扼殺,人們所提倡的傳統的倫理道德也被日漸猖獗的貪官污吏蹂躪殆盡。

在中國,你很難想象一個不懂得如何假公濟私的人遭受家人鄰裡朋友的埋怨和譏笑時的感受,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個人都對自己如何能夠中飽私囊津津樂道、默念成經,從雞鴨煙酒到金銀珠寶、從千元彩禮費到廈門遠華走私大案……腐敗之風猶如北方沙塵暴般逐年愈演愈烈,侵吞和搜括民脂之迅猛、之凶狠已到了無所不用其極、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

從一九九三年開始,民間就流傳了一種說法,認為「把縣處級以上的幹部統統抓起來槍斃再進行調查不會找到一個冤假錯案」,看來這種說法尚有商榷的餘地,但要是把部廳級以上的高官都先拉出去槍斃,出錯的可能性幾為零,這是頗令人信服的。

就像中國所有的司機無一例外地都吃過交警的苦頭一樣,中國的八億成年人,基本上沒有人敢說「我從來沒有送過東西求官員幫忙」之類的話,因為在今天的中國,他們要想活得象個人,必須要先學會做條狗;中國的知識分子(包括媒體本身)歷來就充當著這方面的反面教材,面對強權不僅腰桿子直不起來,還沆瀣一氣,或裝瘋賣傻、強詞奪理卻還故作風雅,或利欲熏心、昧著良心為虎作倀,受苦的是那些終日為他們提供溫飽的良民百姓。

可以說中國知識分子的懦弱、卑鄙與麻木已經成了中國實現民主社會的最大絆腳石,人們甚至有權懷疑,這些手握血淋淋的鋼筆、嘴上刁著肥肉、執掌著中國文化權威頭銜的怪胎是否具有中國人起碼的傳統道德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五十多年來,除了六四期間曇花一現,以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臺為首的「政策文化」家族便以蒙蔽民眾、打壓黨外異己為己任,為求一紙獎狀不惜搬弄是非、歪曲事實,從大躍進時期的畝產萬斤到文革時期的打倒地富反壞右,從高呼林副主席萬歲到歇斯底里地狂批四人幫,從斗私批修到大幹快上打造十五個大慶,從六四前的反腐敗到六四以後僅僅不到一個星期裡便扯起了鎮壓反革命分子的破桿爛旗……無一不是獨裁者的喉舌喪心病狂的傑作,所謂人間醜惡,已讓他們牢牢地夾在了發臭的褲檔裡,誰敢揭開一看,便是犯法。

央視有一個「焦點訪談」,座右銘是「用事實來說話」,說的是某工廠造成環境污染,某學校亂收費,某縣鄉官員無德無能、貪贓枉法,某黨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某地方走私,某下崗工人如何自食其力,某人煉某功走火入魔、某人執迷不悟、某人驚醒,黃某借債、劉某追債妥否,車票何以提價,電信部門收費何以明降暗升,某大橋倒塌,某大樓起火,某大官員貪污被斃等等等等,並且表情肅穆,聲稱不管他是誰、多大的官,只要犯法,就要如何如何,說話間蕩氣回腸幾到了語無倫次的地步。

六四大屠殺被從「天上掉下來的彈頭」打死的學生和市民有多少人,央視作過報導嗎?NO!

文革期間多少人死於非命,央視報導過嗎?NO!

當年河南水災死亡人數數以十萬計,央視報導過嗎?NO!

唐山大地震造成幾乎全城民眾滅絕,且對海外援助視而不見,不該死的也死光了,央視至今正視這一事實了嗎?NO!

披著人皮的幹警滿街跑、勾結黑勢力,吃喝嫖賭、欺壓百姓、無惡不作,開槍殺人已成風起雲湧之勢,央視有過這方面的深度報導嗎?NO!

東莞塌樓事件、洛陽大火事件、多佛偷渡慘案……數不清的血的事實在央視的報導裡已成了無足輕重的冰山一角,央視敢將無辜者的名字與人數公諸於眾嗎?當然不,從來不,因為連他們自己都不敢面對這一事實;成克傑案是誰捅出來的?央視?NO!甚至央視還曾將成克傑奉為座上賓,無能無為之舉實在令人費解,至於說驚動海內外的廈門遠華走私案如何就此草草收場,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事實受到某種勢力的隱瞞,去問問披著正義外衣的央視吧,它會以莫須有的罪名告發你,把你送去監獄裡,罪名當然是泄露國家機密。

事實是,中國頭號人物江澤民的犬子江綿恒就是目前中國最大的貪官! 中央電視臺的臺長絕不可以過問此事,除非他想從電視臺大樓跳下去。這就是之所以從一開始它就不敢自稱「人民電視臺」的原因所在,雖然厚顏無恥,但還沒有到了不懂得自知知明的地步。

至於人民日報,新華社,你知道了,它是什麼東西呢?什麼也不是!就連它的報頭,它的言論,你都不知用什麼樣的字眼去嘲笑它,研究過它的人都知道,它們用得最多的一個詞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受用最多的是除了美國人就是歐洲人,但沒有一個腐敗分子得過這方面的褒獎,原因很簡單:誰願意到頭來自己砸自己的腳呢?!(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