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話:江澤民在想誰?
 
順風耳
 
2001-1-24
 
【人民報訊】歌聲:「微風吹動著我的頭髮」

甲:學得不錯嘛,很象江核心的痰派。

乙:在澳門唱過這個,你說他在想誰?

甲:宋X英、李X英、廣東副省長黃XX還有翻譯、歌星,宋X英腹中的小太子。 乙:這些傻妞在老頭子的眼裡毫無地位,都不過是取樂的幾塊肉,檢新鮮的輪換,從黨內想想 。

甲:新年前夕,老頭子一趴炕,住院一週,差點彎回去,政治局常委馬上開會,把政治改革提上日程,老頭子現在得琢磨這些人。

乙:李鵬不在話下,老頭子在美國接受華萊士採訪把六四天大責任推在李鵬頭上。當初打陳希同也是警告李鵬,抓李紀周也是李鵬人馬,羅幹早已棄李投江,現已不足慮,必要時會把他扔出去。

甲:朱熔基功高震主,被老頭子整得灰頭土臉,在我們處講:「不要再為難法輪功學員啦」。現在讓他公開講鎮壓。左右開弓,大煽耳瓜子,不止一次。老頭子贊助陳獨競選,臺灣總統誕生前夕,讓總理髮威,開炮,結果民進黨當選,老頭子果然毫無動作,讓朱熔基大放空炮,貽笑大方,把朱熔基剛上臺的風頭,整貪官的威風一掃而光。前年四二五,朱熔基作為一國總理答應法輪功請求,叫天津放了人,老頭子在政常會上一連三個糊塗,亡黨亡國,跟訓孫子似的,處處讓他說了不算,讓他出爾反爾,你們國字號的知道,老頭子只是從貪污上抓不到宰相的把柄,最防備的就是這個人。

乙:李瑞環到香港一席話,就把老頭子出言不遜引起的怒火平息了不少。外電說他邏輯嚴密,口才極佳,在天津當市長,很得鄧大人嘗識。前年三二七在雲南講話,「黨和人民群眾的關係」,預言垮臺,有水平。

甲、江澤民前年十二月在人大小禮堂給高幹上黨課也講了垮臺,「時間不多了,一堵朽墻,經不起風吹雨打」,許他說不許你說,尤其講:「商量比不商量好,早商量比晚商量好」。最遭老頭子忌恨,就怕戮紅幫老頭子的這根筋,起先老頭子瞧不起他沒學歷、木匠出身。如今對這位血統工人看得最緊,尤其最近張良透出六四秘檔。在澳門沒準在想他:老頭子不在,他會搞什麼明堂?

乙、那胡錦濤就是堵槍眼的料了,整個一個黃繼光、擋箭牌,美國炸大使館,老頭子三天不敢吭氣兒,第四天頭上讓他出頭。鎮壓法輪功讓他當組長,偏偏把他的煉功老同學夫婦倆判刑進號,拉他下水,抹成黑臉,下死絆,防止倒戈。看來要想接班,先得當孫子。

甲:接班?那得姓江。尉建行老實巴交,兩袖清風,老頭子利用他作反貪招牌,真反到賈慶林頭上,遭到群起而攻,老頭子一邊袖手旁觀,給眼罩帶,反過了頭不打招呼照樣吹燈。

乙、李嵐清整得最慘,笑臉沒了,一臉官司。以前多健康活躍!渾圓的男中音露一手到處歡迎。沾上了法輪功,作不完的檢討,挨不完的整,專讓他當鎮壓付組長,坐鎮清華大清洗,關了、開除了多少導師、研究生、大學生、教授。違心幹事,天天象受氣小媳婦似的,偶爾電視上露面,一臉豎皺紋,跟樹皮似的。

甲:政治局常委都數完了,還有曾慶紅,政治局沒擠進去,傷人太重,老頭子利用他當爪牙,當提拔高幹子弟的幌子,為江綿恒掌握紅色大權作鋪路石、引路人。他掌握老頭子內外機密、包括敏感的勾老毛子賣國,我看緊要關頭會先把他滅了。

乙:對!說到點子上了,臺塑大王王永慶之子王文洋尋找大陸第一大款,便找到了中國信息王江綿恒,中共第一巨貪、富甲天下。老頭子讓他火箭上升,坐穩科學院副座,一步步把國財變為私產,他的雄心不僅紅色沙皇,要當世界信息王。

甲:對,老頭子按照長子條件,制定了高幹接班四條件,大事徵求他意見,培養接班,已是公開秘密,連胡、曾等中央要人都對江大少倍加尊敬,老頭子咽氣之前看不到他登基死不瞑目,最不放心的就是他。

乙:也許在澳門舞臺上唱歌時,想的就是他。

甲:還有軍隊倆位老總呢。現在有了三人小組,不徹底架空,老頭子也難放心。

乙:可不是。上將曹雙明空司一把手,上任沒兩年,發牢騷,被身邊耳報神傳到老頭子耳朵,馬上吹燈,二炮政委隋文舉,反其道而行,同一天由中將晉升上將。

甲:你們國字號,連軍隊也有耳報神?

乙:噓!哪說哪了!哪說哪了!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