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領導下的共產黨:貪官殺清官
 
北京作家陸原
 
2001-1-22
 
【人民報22日訊】受朱熔基表揚的河南淮陽縣糧食局長郝瑞端奉公清廉,但因開罪上司,被貪官們打成殺人犯判死刑,危在旦夕。一年以前,《今日名流》等多家報刊發表了方成等十位京城文人為被冤殺的河南鄭州市金水區祭城鄉常答村曹海鑫鳴冤叫屈的萬言長文。刊有這篇文章的雜誌被一搶而空。如果能由此官場自省辦案公平,淮陽縣糧小民們就該謝天謝地了。非消遺憾的是,第二位、第三位「曹海鑫」正在被炮製著。

今天讀到一份河南(又是河南!)淮陽縣糧食局職工(他們在信末說,請原諒我們不署真名,因為我們實在太害怕公檢法的報復了)寄來的一份材料,十萬火急地訴說:他們的局長郝瑞端就要變成曹海鑫第二,被冤判處死刑了,求上級領導趕緊救人!公正地調查個水落石出。讀罷,禁不住提筆寫下這篇文字。好官郝瑞端公開批評縣委書記

郝瑞端擔任淮陽縣糧食局局長十四年,糧食局創辦工業企業十四家,固定資產超過一億元,年產值二億元,盈利二千多萬元,年上繳稅金一千二百六十萬元,是淮陽縣財政的重要支柱,是全國糧食行業的先進單位。縣裡的一位領導曾在全縣幹部大會上這樣說:「如果淮陽有三分錢,其中有一分是郝瑞端掙的」。一九九七年,國務院總理朱熔基在淮陽縣搬口糧管所接見了郝瑞端,在聽取他的匯報後指出:淮陽縣糧油工貿集團經營的做法,也是我國糧食發展的方向。郝瑞端因政績突出曾榮獲「五一」勞動獎章,並以勞模的身份出席了一九九七年國慶觀禮。他一直堅持潔身自好,不抽煙、不喝酒、不跳舞,出差住的是普通旅店,吃的是街頭地攤,穿著上就更是不講究。由於他貢獻突出,一九九五年縣裡獎給他個人二十二點五萬元,他上繳個人所得稅後,將剩下的錢全部分給了下屬員工。

但是,郝瑞端犯了官場上不能容忍的兩大「錯誤」:一、一九九五年九月,淮陽縣「四通特別試驗區管委會」這一由周口地委、行署批准的非法機構成立後,將棉麻公司、食品公司、糧油公司等十大公司的經理職位進行公開拍賣。四通鎮糧管所,亦即所謂的「四通特別試驗區管委會」設立的糧油公司,因國務院(一九九五年)一號文件所限,無人參拍,「管委會主任」王國璽就派人強占,封倉封賬,並拒絕縣糧食局多次提出的對倉儲糧進行薰蒸的要求,致使糧庫長達五十一天沒有採取任何安全保管措施,蟲害、鼠害嚴重,一百七十萬斤倉儲糧發生了黴變、降級,造成了巨大損失。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對這件事進行了採訪報導,面對鏡頭,郝瑞端局長實事求是地講了真話。國家計委、國家內貿部、國家糧食儲備局組成的調查組對報導反映的情況進行調查後,認定縣委書記李華亭在糧損事件中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給予李華亭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的處分,「四通特別實驗區管委帷貢懷廢鋼魅巍雇豕粢彩艿攪舜Ψ幀? 二、一九九七年八、九月份,糧食局在自身賬務檢查時發現,經原副局長(後任協理員)李庚海之手簽報的發票有「大頭小尾」現象,差額十八萬多元,黨組集體研究後決定向檢察機關舉報。

妄加買兇殺人罪名郝瑞端成官場公敵

這一來,郝瑞端當然變成了官場公敵。周口地委、行署不斷組織對郝瑞端進行經濟、賬目上的檢查,「大查三六九,小查天天有」。糧食局對李庚海的檢舉,不獨沒有動得了他一根毫毛,反而成了「誣告陷害」。這時,天上掉下了一個致郝瑞端於死地的機遇:淮陽縣博物館長霍進善在家中被殺。事情本來很清楚:三名殺手供出雇兇手殺人的叫池恒軍。但是,又是逼供信,又是空許願加誘供,又有某些一根本不講職業道德的記者的添油加醋,事情變成郝瑞端雇人殺李庚海,殺手把霍進善當成李庚海錯殺了。於是,郝瑞端成了得以命抵命的殺人犯。郝瑞端於一審之後」訴,由於郝瑞端已是官場公敵,二審(終審)的結果就可想而知。上書人「懇請」級領導能夠在百忙之中關注此事」,「揭露真相,保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和生命安全,樹立我們黨和政府在群眾、心目
中的威信。」

但願我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憑經驗,這份報告能到達哪一級領導的手上?能不能果然有哪一級領導「百忙中關注此事」?我很擔心那結果仍是石沉大海。由是我想到了得茅盾文學獎的《抉擇》。在電影裡,反貪的市長李高成在最後五分鐘被從天而降的萬書記救命。如今眼看「李高成」成了「殺人犯」就要送上刑場了,救命的「萬書記」在哪裏?

「清官夢」是絕對靠不住的。最有效的辦法是把權力交還給人民,讓他們有充分的權力制裁那些為非作歹的假公僕真官僚,不要讓人民老盼著青天從天而降。

轉自67期「開放」 原題為:河南貪官殺清官(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