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法西斯還法西斯的監牢
 
2001-1-17
 
【人民報訊】文化大革命後,大批中共老幹部從監獄裡解放出來,無不私下裡大吐苦水:「天哪,這輩子坐過日本人的牢,坐過國民黨的牢,還是咱們共產黨自己的牢房最可怕,最難熬!娘的,比法西斯還法西斯。」這是大陸出版的「天機」第四十六節中的一段話。

這種比法西斯厲害的監牢,在鎮壓法輪功中被再次證實。

一個退休女工的死亡

《華爾街日報》記者伊安·約翰遜對於山東濰坊警方打死女法輪功學員陳子秀作了報導。陳子秀,女,58歲,退休工人。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得到全面提高,她對政府鎮壓法輪功的舉動很不理解,上天安門廣場企圖說明政府的誤會。1999年12月4日被捕,後轉送到地方公安部門。在被囚的兩個月裡,飽嘗人間酷刑,他們用警棍毒打她的小腿、腳和腰部,甚至用當地趕牛用的帶刺的棍棒猛擊她的頭部,目的是要她放棄法輪功的修煉,但遭到一次次的拒絕。

《華爾街日報》說: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跑。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於2月21日去世。

第二天她的兒子和女兒看到的是母親躺在桌子上,身穿簡單的束腰外衣和長褲(喪服),小腿瘀黑,背上有五寸長的鞭打傷口,牙齒裂開,耳朵腫大、青紫……

濰坊警方打死的法輪功學員遠不止這一位,61歲的老農民玄成喜也因煉法輪功,在2000年10月11日被活活打死。現在,全國已有100多位法輪功學院慘死在酷刑之下,這裏並不包括家屬由於害怕不敢公布的死亡學員。

被活活燒死的法輪功學員

這件事很難使人相信,我們照錄死者妻子的控訴:「3月25日上午8時左右,淮安公安部門背著親屬,把打成頭部重傷,處於昏迷的張正剛(36歲)送進淮安第一人民醫院搶救,醫生做了開顱手術,取出淤血,手術後又接氧掛水醫療。這是張正剛雖然還處於昏迷,但心跳、血壓都正常。到了3月30日晚上6點30分做心電圖,張正剛心跳微弱,出現險情。公安人員碰頭後,把我和婆婆騙到另外房間,宣布死亡,實際上是對我們實行監控,有幾名幹警強令醫生拔掉張正剛氧氣和掛水,並給張正剛注射了一針藥物。然後數名幹警一湧而上,強行推開其他親屬和在病房觀望的病人和家屬,搶走了張正剛有氣的「屍體」,強行送去了火葬廠……」

雖然,這樣的事情並不多,但已經能夠載入青史了。

創新和引進

據魯迅說:中國的舊式監獄是仿照佛教的地獄設計的。傳到現政府手上,當然不能墨守成規。還必須發揚光大。早在延安整風時期,情報頭子康生就發明了「車輪戰術」、「疲勞轟炸」、「饑餓療法」等審訊方法,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到鎮壓法輪功時這些方法越來越完善。三班倒對被審訊者進行24小時的逼供審訊。「不獲全勝、決不收兵」。連續幾百小時下來,什麼硬漢子也得敗下陣來。外國法西斯看到這些有紅色標記的「專利」,不能不甘拜下風。

到了第三代,搞改革開放,技術引進,在酷刑方面,他們從已經亡了國的蘇聯老大哥那裏,引進了新的治「思整犯」的方法,把人送進瘋人院治療——實際上是用藥物破壞人的大腦和神經系統。

精神病院對付法輪功學員,有的注射「氟哌啶醇」,有的注射「蘇比利」,還有各種吃的藥片……都是些長效烈性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看來,公安部對如何治療法輪功學員並沒有下死命令,醫院完全可以因地制宜,因條件制宜,反正只要能制止學員去北京,制止學員講清真相,怎麼幹都行。

有一先生看到過一位從精神病院回家的法輪功學員,對我說:現在這位學員的智力不如五歲的小孩,哪像個中學教師,走路要人牽著,臉部變形,目光呆滯,汽車開到跟前也不知讓開……

這實際上是一種為了政治目的實施的變相的謀殺!

殘害學員成了國家機密

中國的這些酷刑,絕大部分為國際社會所禁止,是見不得人的,偏偏中國政府不愛底子,卻愛面子。因此,中國政府對付法輪功的手段被列為國家機密,誰要泄露,罪名成立,可以判十年以上的徒刑。

前面談到被活活折磨死的退休女工陳子秀,他的女兒張學玲由於向《華爾街日報》透露了母親慘死的事實,被公安局拘捕。

1999年10月28日,法輪功學員採用聲東擊西的辦法,瞞過警方,在北京郊區的一家旅店裡,邀請到美聯社、法新社、露透社和「紐約時報」等單位的十幾名記者,成功地舉辦了一次記者招待會,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公布了自己在拘留期內親歷的警方的酷刑虐待,出示了酷刑圖片證據。第二天全世界的新聞媒體以顯著的方式報導了這次新聞發佈會,世界輿論為法輪功學員面對強大的政治高壓和司法迫害,還能站出來所震動。

但是,不久凡是在這次國外新聞照片上出現的學員都被拘捕,並判重刑(這就是以後,大多數國內的法輪功學員都不公開身份的原因)。

前不久,中國政府秘密審訊了美國綠卡持有者——法輪功學員滕春燕,罪名是為國外非法組織「刺探」國家「情報」。原來,滕小姐三月份從美國回到中國,把外國記者領到一家關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病醫院,拍了幾張他們給學員「治病」的照片,帶到國外發表。

像這類的「泄露(或刺探)國家機密罪」被送勞改的還有張春清、朱航……等一大串名單。

江澤民政府想得很美:既做婊子,又立碑坊。它忘了,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更何況現在是訊息時代。
轉自新生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