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还没唱完,朱邦造为什么急于出来谢幕?
 
——细评朱邦杂谠《天安门文件》的反应
 
凌锋
 
2001-1-17
 
【人民报讯】由化名“张良”的中共官员带到美国、并已英译出版的《天安门文件》(即《天安门真相》),原汁原味地揭开了“6.4”大屠杀和高层政变的决策内幕,矛头指向了中共党内最没有人性而且贪婪的江泽民集团。

有关消息和内容1月5日在美国媒体开始披露,引起了轰动。北京官方则保持沉默。但是3日后英文本在美国开始发售,北京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终于开腔。而且江泽民还亲自反击。

朱邦造的回应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中共的镇压是正确的,结论已经做出,因而也是不会改变的;
(二)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是团结的;
(三)此书的出版使用的是编造材料、歪曲事实的手法。

朱邦造的第一点是老生常谈,而且站不住脚。中共每次的政治运动开始都是声势俱厉,做出结论,然后“冷处理”,最后再“平反”。可见,并非做出了结论,就不可以改变。从中共一开始就不敢为这个屠杀的“正确”决定和“伟大胜利”举行庆祝或纪念活动,就表明它的心虚,因此结论迟早是要被推翻的。

其次,中共最担心这本书出版后会造成党中央的分裂,因此才刻意强调团结。不管此书的出版是不是党内一派打击另一派的做法,但是,客观上它已经起到这个效果。

这份文件的披露,李鹏首当其冲。在镇压中李鹏自始至终扮演了最可耻的急先锋角色,他不但谎报军情、煽动邓小平出手,还向赵紫阳逼宫。在屠杀和政变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八老”。他们现在只剩下薄一波还活着,而且在政坛上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力。但是,他们违背党章、背着党中央所决定的代理人江泽民,至今还是中共的“核心”。而且,这个核心又是这场镇压和政变中的最大得益者,这核心怎会平反“6.4”呢!这个文件把恩赐江泽民以不合法身分的黑箱加以揭发,使他所受到的冲击仅次于李鹏。所以,1月9日他在会见日本社会党党魁土井多贺子时,亲自出马否定这本书。以总书记的身分亲自出手反应,正可见他的紧张程度。

朱邦造声明的第三点是说《天安门文件》使用的乃是编造材料、歪曲事实的手法。

他没有用“造谣”而用“编造”,也就是“编辑制造”。任何一本书的出版当然都要经过这个编辑制作的程序。朱邦造说了等于白说。至于是否“歪曲”,还请中共把没有歪曲过的会议和谈话记录公开出来,交给人民评判。只怕他们又不敢拿出来。那就说明是他们自己在歪曲了。

文件显示,邓小平认同学生反腐败的要求,并且声称要“全力反腐败”,以缓和中共同群众的矛盾。为了挽回“6.4”镇压所流失的民心,该年6月下旬中共所召开的13届4中全会,才补办了江泽民担任总书记的法定程序;中共中央政治局又在7月27日和28日举行全体会议,讨论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近期做几件群众关心的事的决定》。这几件事是:(一)进一步清理、整顿公司;(二)坚决制止高干子女经商;(三)取消对领导同志少量食品的“特供”;(四)严格按规定配车,严格禁止进口小轿车;(五)严格禁止请客送礼;(六)严格控制领导干部出国;(七)严肃认真查处贪污、受贿等。这些都是“反腐败”的措施。但是不论如何严格和坚决,上述决定基本上没有实行。江泽民、李鹏作为党的第1、第2把手执政12年期间,腐败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到了现在无法收拾的地步。

以上述第二条“坚决制止高干子女经商”来说,他们规定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国务院常务会议组成人员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不得从事流通领域的经营活动,不得在流通领域的公司任职、兼职。但是什么时候做到过?当然,江泽民和李鹏可以抱怨“八老”子女经商他们管不了,特别是邓小平子女利用老子的权势做生意。但是邓小平89年退休后,至少表面上是“普通共产党员”。而身为总书记和政治局常委的江泽民和李鹏,其子女公然违反他们自己举手通过的上述规定,又该怎么解释?现在,江泽民和李鹏家族已取代了邓小平家族“地产王国”的地位、而建立了“电讯王国”和“能源王国”。如果他们平反“6.4”,则“6.4”提出“反官倒”、“反腐败”的口号,能允许这些腐败王国的存在吗?这就是他们坚决反对平反“6.4”、而要求“稳定”的最根本原因。

“6.4”后,在政治局常委里,李瑞环反复要求“理顺群众情绪”,包含了要求平反“6.4”或从宽处理的意思。在江泽民、李鹏的把持下,当然不可能实现。朱鎔基雷厉风行反腐败,也反不下去。涉及李鹏家族和江泽民的人脉,只能到此止步。有后台的贪官,他们的腐败不越演越烈才怪。

中国要繁荣富强,要道德文明,能让这种腐败统治继续下去吗?能让“6.4”冤案继续下去吗?
转自 大纪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