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佻:江泽民终于要鞠躬下台了
 
罗孚
 
2001-1-11
 
【人民报11日讯】澳门回归一周年,江泽民率众前去参加了庆典,素性喜欢哗众取宠的这位党国第一人,这一回又有了不同的表演,在庆祝会上,突然登上了表演台,大唱起流行歌曲来。

先唱『洪湖水,浪打浪』,这首六十年代的流行曲,倒没有什么,接下去却是惊人之作,是二三十年代的流行曲《教我如何不想她》。这首赵元任的名歌虽是流行曲,当年都是当作艺术歌曲来唱的。这里面的『她』,也可能有人要解释,不一定是在想念心中所爱的人,也可以是想念亲爱的祖国。有这个习惯,人们把祖国称『她』,表示崇敬如母亲。江泽民是不是这样的祖国派,不知道,不过,一般的理解这还是一首男欢女爱的歌词,以他那道貌岸然的党国第一人的身份,在庆祝澳门回归一周年这样隆重的场合大唱特唱男欢女爱,就未免有些唱错了地方了。

不适当的轻松却只是轻佻。别的人别的场合,轻佻一点也还勉强可以,但这却不是他江泽民的事。他是应该知道轻重,应该知道自己,『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而知如何自重的。

他又说,他爱读书,也爱读宗教的书,无论基督教,回教,佛教,什么宗教的书他都看,虽然他是个无神论者。这到底是表示什么呢?是表示兴趣广泛,博览群书?还是表示虽然无神论,却不是彻底的无神论,对有些宗教,有些神祗,还是不免有一点不能割舍之情?有些人欢喜说,虽不信教,却有宗教的感情,而且说时沾沾自喜,好像颇为自我欣赏的样子。江泽民是不是有这个味道?一般人这样,也没有什么。但江泽民就不同,他是标榜唯物主义,共产主义的,他爱读的书应该是马克思、恩克斯、列宁、毛泽东德著作(史丹林就不提了,毛泽东这面旗帜中共还不肯放下,虽然也说他有不是,但还是奉之若神明)。不读马、恩、列、毛,而把时间消磨在钻研基督教、回教、佛教的典籍之中,在他这个共产主义的旗手来说,那就是不务正业了。他提倡四讲,其中一讲是讲政治,这就是他的不讲政治。

这是不是暗示他在提倡宗教自由呢?果然这样,这当然好。但实际上,大陆的宗教名存实却趋于销亡。以基督教,天主教来说,有些地方还只能是地下状态,不能公开活动。以佛教来说,有些地方和尚不成其为和尚,只是变相的俗人。至于法轮功,人家本来不是什么宗教,只是目的在强身健体的气功,却把它打成邪教来镇之压之,弄得大家莫明其妙,就更加谈不上什么自由了。看来在江泽民的宗教书籍中,还应该添上几本法轮功的著作,让他认真弄通一下,不要胡乱为人家戴上邪教的帽子才好。

“花瓶”江泽民在国际上出了不少笑话,这不是它个人的问题而是国家尊严、民族尊严的问题!

让老百姓松口气的是,它终于要鞠躬下台了。

摘自1月6日《星岛日报》“阳光地带”栏目,略有删改(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