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以无道伐有道,天理难容
 
——评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引起天怒人怨
 
春秋笔
 
2001-1-10
 
【人民报10日讯】自从1919年“五四”运动以来, 时光已经过去81个年头, 然而民主先生的脚步声在中国渐行渐远。 半个世纪以来, 我们可爱的祖国, 像鲁迅先生所描绘的那样, 依然被打造成一个没有门没有窗的罐头盒。尽管罐头盒的铸造者曾经信誓旦旦和民众一起憧憬和呼唤过民主的曙光。说民主先生的脚步声渐行远, 并非夸大其词。 2200年前秦赵高指鹿为马, 不过是强奸官意, 这应该比较容易, 因为庙堂之上撑死了也就是百十来个朝臣; 到了文化大革命, 指汤圆为煤球, 强奸的就是10亿国人的民意了. 「六四」民运以后, 忍看少年成新鬼 , 怒向刀丛觅小诗, 只剩下丁芷玲教授在国安局工作人员的环伺之下, 流淌着慈母之泪了。

但是, 要钳制滔滔众口谈何容易? 为此,「无产阶级专政」不惜动用整个国家机器, 从人大到公检法, 从军警监狱到电台报纸, 以及一切行政组织手段, 连工资住房升学就业都成了是否服从专制独裁的筹码。 这还不够, 造谣诬蔑搅臭, 无所不用其极。就这样一幕一幕政治丑剧人间悲剧, 在20世纪的中国舞台上上演。 请看, 刘少奇是怎样从共和国主席变成为叛徒内奸工贼, 最后又被请进毛泽东的纪念殿堂的? 共产党女党员张志新因为几句真话, 怎样被纵容的刑事犯强奸, 临刑前被割断喉管, 像宰小鸡一样被宰杀, 最后又被追认为烈士的? 天使可以成为魔鬼, 魔鬼可以成为天使, 现代专制皇帝全权掌控着整个国家机器, 像魔术师一样主宰一切。 每一次政治运动都要制造一大批冤假错案, 各色名称各种型号的反革命帽子满天飞. 国人经常被迫检讨自己上当被骗, 因为10亿老百姓并非观众席位上的旁观者, 而是被拘押在案的人质, 必须对每次颠倒黑白表态站队, 人人过关 , 连老太太不放过。

然而荒谬并未到此结束, 事情到了江泽民运用同样的手法揭批法轮功, 使三十年前文化大革命噩梦重演的今天, 问题的严重性已经远远超过强奸民主践踏人权的地步, 简直就是肢解民族精神, 人妖颠倒是非混淆, 以无道伐有道了。 并非笔者故意耸人听闻, 只要审视和比照当今中国大陆两大群体的关系与状况就足够了。

(一) 官仓硕鼠 祸乱中华

一个群体是官僚利益集团, 用「群魔乱舞,天昏地暗」八字评语来评价他们, 应是客气公平的。 几年前, 就有如下的民间谚语在流传: 「若将一个县的科长以上干部拉出来, 排成一行, 如果全枪决, 必有无辜的; 如果一个隔一个枪决, 必有漏网的」, 以致于有一个县的黑包工头撰文感概地说, 他是「与魔鬼打交道的人」, 被这个魔鬼称之为魔鬼的是些什么人呢? 是上至县长公检法大员, 下至税收稽查员。 他描绘了国家工程怎样被蛀虫们蛀空的。 当然这不是若干个别情形, 不然为什么豆腐渣工程满天飞, 连人命关天的长江大堤工程款, 亦不能幸免。 这些城狐社鼠们出卖国土,掏空国企, 制造呆账, 转移资产, 转嫁危机, 使社会基层的平头百姓成了直接受害者; 他们或明码标价, 卖官买爵, 或转包国家工程中介提成, 或借“公家”鸡生“私家蛋”, 或者干脆集资诈骗; 他们炒股票, 养情妇, 买凶杀人, 狂赌烂嫖, 猫鼠联姻,黑白勾结, 肆无忌惮地侵吞社会财富, 进行空前规模的资本原始积累, 成了中华大地上一伙无恶不作, 为所欲为的山大王。 同时他们手持出国护照, 腰缠民脂民膏民血, 一有风吹草动就溜之大吉出国当寓公, 成了欧美日本富可敌国的新移民。 更重要的是, 江泽民作为这个官僚利益集团的总代表, 持身不正, 上行下效, 自然成了贪腐之风的总风源。 以致于「边作案边升迁」, 「抗拒从宽, 坦白从严」, 「前仆后继」,「一窝黑」,「笑廉不笑贪」, 「臭豆腐越臭越香」等等怪现象层出不穷, 越禁越演, 越演越烈。 真是: 贪贿卫星天天放, 腐败纪录时时创, 越放越超级, 越创越出格。 如果有心人要写一本谴责小说, 只须利用透过新闻检查的官方报纸, 不难写一本新版“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 使腐败透顶的满清王朝旧版相形见拙望尘莫及。

最近,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一案, 贪污四千万, 就是一个国家级的卫星, 一边是国有资产大流失, 一边是工人大下岗。 中国工人阶级曾经以几代人的青春为代价创造了一切国有资产, 现在每月用200、300、400大元就把他们给打发了。 他们上有老下有小, 老的要医病, 小的要上学。 面对着张开狮子大口的当今中国的医院和学校, 如何被宰割得起? 他们被迫落到非常悲惨的境地, 成为社会边缘阶层。

搅得福建厦门污烟瘴气, 搅得全国周天寒彻的远华案, 至今云遮雾绕, 不见卢山真面目。 案发之初有点手忙脚乱的江泽民, 匆匆忙忙莫明其妙地下了一道口令 , 限令清查工作组在2000年春节前了断此案,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他想草草收场。 须知, 要在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内结束此案不是强人所难, 就是别有用心, 他心中有鬼; 同时特许他的心腹爱将北京市长贾庆林频频亮相, 夫妻双双串演双簧, 一会儿说他们要离婚 , 一会儿说纯属谣传。 可见他们已经惊惶失措, 若不是江泽民让他们稳住阵脚, 他的老婆林幼芳差点就被忍痛割爱抛出来了! 为了欲盖弥障, 这个前福建外贸女总管立刻变得像没事人一样,竟说什么「连远华二个字都从未听说过」,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越描越黑. 江泽民干脆说:「我信任他。」 难道说, 信任他在主政期间, 把一个好端端的福建省变成了黑天黑地, 变成了人民的地狱黑社会的天堂? 说穿了, 死保其人必有非保不可之隐之私。 从根本上说,「群魔乱舞,天昏地暗」, 贪腐之风之惨烈之深广, 堪称世界之最历史之绝, 江泽民焉能脱得了干系? 我们还要问: 难道这就是他要向中国老百姓极力推销兜售的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最可恶之处还在于: 他把反贪腐变成整肃异己的手段, 对死党他从死里往活里拉, 对政敌他从活里往死里整, 我们要特别警惕江泽民玩弄舍车马保将帅, 借人头摆平敌手, 欺骗舆论兼为自己贴金的把戏。 他在事实上就是这么干的, 前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就是一例, 北京大小干部老少百姓都心知肚明: 陈希同被判刑, 当然不是由于收受礼品折算的「贪款」, 只是因为他要反「上海邦」。

但是,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一个个与远华相媲美的超级贪星在福建广东升空亮相。世人当拭目以待, 且看这伙人如何继续表演。 但是, 我劝世人千万不要被台面上精心化妆了的标准相所迷惑, 君不见江某人在扬州老家的外甥不是偶尔露峥嵘了? 据报载, 他诈骗外商上千万, 司法部门不敢受理受害人的诉讼。 他的儿子江绵恒更以江衙内的身份, 在上海挂牌成立中介皮包公司, 专干倒卖国家工程项目的勾当,转手之间巨额财富肥饱私囊。 后来他走马上任进京当部长去了, 难道他真的天良发现, 金盆洗手? 当然不是, 原来他采用金蝉脱壳之计, 让他的表兄弟接管黑店, 鱼与熊掌兼得, 世上除了江衙内, 谁还能够? 我们要问: 难道这就是江泽民所谓的光荣的?勤劳致富?? 真是满口的仁义道德, 满肚子的男盗女娼! 我们还要问: 成克杰让情妇干, 江泽民让儿子干, 究竟有什么两样? 结论只有一个:他们是一丘之貉。 在反贪腐问题上, 如果江泽民真想动真格的, 那他首先应该从他自己的儿子江绵恒身上开刀, 从同气连枝的太子党开刀。 他有这样的道德勇气和政治智慧吗? 答曰:否! 朱元璋行, 元末皇帝不行, 江泽民也不行!

现在的情形好有一比: 十个当官的九个歪脖子, 歪的一致认定不歪的是歪的, 于是不歪的反倒成了歪的。难怪朱镕基总理, 面对这个不可救药的官僚利益集团, 良医束手,只求洁身自爱。他在人大闭幕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 如果将来国人评价他是清官,不是贪官, 就心满意足了; 再能肯定他在任上确实办了实事, 他就谢天谢地了。看样子在江某人专治下, 连一国之总理想当个清官也不容易,多如牛毛般的歪脖子官们虎视眈眈, 随时随地都想生吞了不歪的, 哪怕是总理! 我劝朱总理: ?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方是更高的为官理念。正是: ?珍爱羽毛诚可敬, 更留正气在人间?。

本来,社会阴暗面每个社会都有, 古今中外皆然。但是当今中国的情形在本质不同。第一, 花了三十年功夫, 在十亿人头脑中制造了一片精神废墟。在那个年代里, 为了建造精神偶像, 无神论被册封为国教,传统文化被围剿, 一切思想家的思想言论被批判, 连老祖宗留给儿孙们的一点文化遗产也破坏大半。他们本意是建造一个共产王国, 却种下了历史割断精神空虚的祸根。第二, 二十年来, 特别近十年, 以江泽民为首的官僚利益集团自上而下地共产社会财富, 进行空前规模的资本原始积累。他们那种疯狂的掠夺性, 那种明火执杖肆无忌惮的气焰, 那种浊浪排空一浪高过一浪的势头,使一切国家的腐败现象相形见拙。 这个利益集团言传身教, 为精神空虚的社会大众居高临下地树立了腐败的榜样, 起了任何个人任何社会阶层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伙人的所作所为告诉人们: 他们迷信的是金钱权势, 奉行的是「有权不使, 过期作废」的信条, 他们把权力市场化, 什么共产主义理想, 什么解放全人类, 全成了他们奉行?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的遮羞布。 须知, 统治阶级的思想是统治思想, 统治阶级的行为, 自上而下, 尤其具有示范作用。 就这样, 「无神论」加「人不为已, 天诛地灭」的道德信条与行为准则, 在这个建立了半个世纪的共产帝国中, 确立了他们的精神统治地位, 成为这个礼仪之邦层出不穷越演越烈的丑恶现象的总根源。 试问: 有了这两条, 还有什么不敢干, 什么不能干? ?人死如灯灭, 难得人间走一回, 一个人存了这种想法, 就成了青面獠牙, 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王, 变得非常可怕, 他们什么都敢干! 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 整个中华大地躁动不安,一部份人追逐金钱财富不择手段, 不计后果, 以致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失去了起码的道德心法约束。 比如, 拐卖妇女儿童恐怕各国都有, 但是连妻子女儿以及母亲都卖, 一手交钱, 一手交「货」, 则绝无仅有, 成了中国国货了。 这意味着丑恶的思想行为已经超越人类理性与人性的极限, 一旦超越, 人类与禽兽何异? 一旦超越, 衣冠楚楚的两条腿的难道不比毛皮裹身的四条腿的更可怕? 官仓硕鼠,祸乱中华,人心失持, 社会沈沦, 江泽民为首的中国官僚利益集团更加腐烂。 然而, 上天依然把收拾人心厮苊褡寰竦幕? 展现在他的面前, 如果他不是那样昏庸武断, 忘乎所以, 小人得志癫猖狂, 希望本应该有。


(二) 天国子民 楷模人间

众所周知, 20世纪90年代李洪志先生创建的法轮大法在中华大地悄然兴起, 以沛然莫之能御之势磅薄于世界, 博大精深的法轮佛学理论, 揭示了宇宙真理, 生命奥秘与人生真谛, 震撼醒悟世人心中尚未泯灭的佛性。法轮大法大道无形, 造就了一个与世无争的高洁群体。这是一个具有坚定信仰的理想主义者群体, 这是一个愿者上钓, 不愿者自去的自愿修行者的结合。他们追求一种超越人世繁华与人类贪欲的宇宙精神, 重心性, 重实修, 求真求善求忍。同时他们与家庭社会和谐相处, 以期达到出家修行者难以达到的出污泥而不染的崇高境界。特别是,面对一切社会不平不公安于现状自己摆平, 与一切贪婪欺诈丑恶暴力绝缘, 闪耀着佛性的光辉, 因而这是一个对任何社会有益无害起超稳定作用的群体。法轮大法修炼者中的绝大多数,本是中国社会中一群极平凡极普通的平头百姓。他们也曾经和普通常人一样,规规矩矩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也曾经执著追求过短暂人生的有限目标。一经法轮佛学的教化与点悟,他们的精神立刻得道升华。在他们看来人生不过是匆匆客旅。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不戚戚于贫穷,不汲汲于富贵」,唯精神之美好与道德之完善才值得追求。精神的升华导致心灵创伤的不治而愈,上医治未病疗心疾,再辅以五套佛家上乘功法,奇迹便出现了:这个群体的每个成员,一从诚悦接受,躬身实践法轮佛学,便和「病」字无缘,成为身心俱健的修行者。如此大面积的妙手回春的事实本身已堪称奇迹,但奇迹之奇还在于李洪志先生根本不给人治病。他无数次郑重宣称:…大家不要再找我治病,我也不治病,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这句话至今仍然白纸黑字写在『转法轮』这本奇书的第80页第11-13行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李洪志先生无为而治,产生了这一结果,他甚至没有动过一个手指头,这才是最神奇的。一本奇书, 五套功法, 八年时间, 一亿身心俱健的修行众。李洪志先生教化人心, 如烹小鲜。自从宇宙生成日, 三皇五帝到今朝, 在中国在全世界不曾有第二人在教化人心上创造如此伟大辉煌的业迹, 成就一座矗立于喜马拉雅之颠的丰碑。「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虽不能至, 然心向往之」。 李洪志先生功德无量, 光被九宇, 何罪之有?

可以想像如果将法轮大法这个群体的每一个成员,从当今社会中提取出来,不难组合一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理想社会。在那里,保险柜、防盗门将被废弃,监狱、劳教所全得关闭,「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将成为事实;在那里,没有贪官和强盗,也没有警察与小偷,不需要什么公检法、派出所、纪律委员会以及防暴、便衣之类的警察;在那里,更没有造谣、污蔑、搅臭的恶质政治以及人为制造的冤假错案。这正是无数先贤圣哲梦寐以求,无数仁人志士奋斗终身而不可得的大同社会。

如今,这些来自天国的子民们,在狼烟四起、硕鼠横行的中国大地上,如圣洁的莲花盛开。面对腥风惨雨的摧残,虎狼成性的蹂躏,出污泥而不染,凌霜雪而不凋,愈显天国极品之芳姿!他们明明白白知道,江泽民会用什么邪恶的手段来对付他们,明明白白知道,手无寸铁的血肉之躯遭遇钢铁刑具、神经毒剂的后果是什么, 他们慷慨悲歌,昂然而前行,「化作泥泞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最为难能可贵的是:面对屠刀刑具的非人残害,那一份气定神闲的从容,那一股堂堂的正气,以及那一缕挂在嘴角面庞的祥和微笑。这样看来,江泽民的镇压也是一件好事,若不是江泽民把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毁坏给世人看,也不能如此立体雕刻出事件双方正义与非正义的本质,彰显两方崇高与邪恶的品格。穷笔者心志,在人类 的词典里,实不能找到哪怕一个准确的词汇来讴歌前者,谴责后者。令笔者大惑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么一个与世无争、道德高尚的群体,反倒成为另一个黑色社会集团攻击丑化的目标和灭绝的对象?成为江泽民的眼中钉、肉中刺?问题究竟出再哪里?究竟是因为这个官僚利益集团太腐败太凶残?还是法轮大法修炼者群体太洁白太和平?全世界一切善良的人们,你们谁能够给笔者一个正确的回答?

总之,不知道是出于一种末代皇帝的危机感, 还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 不然就是正邪不能两立的阴暗心理, 江泽民一方面视痈疽为宝贝养贪腐于心腹, 一方面不惜动摇国本,搅乱大局, 悍然向正义宣战。他开动全部宣传机器, 运用造谣诬蔑的流氓手段, 将千百万道德修行之士打入另册; 冒天下之大不韪, 向李洪志先生发出国际通缉令,必欲去之而后快; 为了阻吓信仰者, 不惜罗列莫虚有之罪名, 违反司法程序, 剥夺辩护权利, 利用公休假日, 以突然袭击的方法, 重判四位法轮功研究会清贫道德之士;纵容唆使公安警察对修行者非刑拷打, 投入监狱与精神病院, 横加人身侮辱直至草菅人命。 而这一切都是江泽民违背着中央常务委员会大多数成员的意愿, 指挥他的党羽和爪牙单干的。最后一不做二不休, 干脆将法轮功打成「邪教」组织, 对于这样一个攸关数以亿千万计个人与家庭的政治生命, 攸关中共政权大局稳定安危的重要决定, 竟是江泽民蓄意绕开中常会, 利用在国外的机会宣布的。

政协主席李瑞环曾经奉劝某些人 :"凡事商量比不商量好,早商量比晚商量好",有人就是充耳不闻,反而采用恐吓战术,整肃内部,裹挟同僚,说什么"不要小看了法轮功,不然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怎么掉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追求同化宇宙特性,粪土人间富贵,视金钱权势如蔽履,包括中共政权.江泽民这样说,不是危言耸听,就是文过饰非.朱熔基在人大关于%%$不要用专政工具对待人民%%$的告诫言犹在耳,江泽民一转身就翻了案,在世人面前充暴露了他刚愎自用,毫无仁心仁术凶残暴虐的一面。

历史潮流者,天意也!如果江泽民妄图扼杀民主党于襁褓之中,还可理解为保卫专制独裁政权的需要,那么向毫无政治诉求的法轮大法犯难,使好人难活,圣者受辱,这种倒行逆施,必然激起天怒人怨.获罪于人,犹有可恕;获罪于天,不可祷也!大家知道,毛泽东相信天人感应说,1975年当他得知东北天空落下三大石以后,这位铁石般心的老人,不禁泪流满面,言语凄苍.天人感应者,人间发生什么事,苍天必有反映之谓也.

去年以来,沙尘暴十多次进袭北京,以史无前例的规模频率入侵大半个中国,纵横数千里,铺天盖地压向他的老家杨州,直逼虎踞龙盘的南京城.沙尘暴起处,黄尘滚滚,日月无光,天地失色.无独有偶,一场历史罕见的旱灾肆虐长江以北,400个城市用水告急,数千万人畜饮水成燃眉之急,这是1880年有气象纪录以来最严重的一年。今年元旦刚过,新世纪首场大雾笼罩京城,汽车慢如蜗牛爬行,飞机被迫返航或改降其他机场。天象示警,决非偶然!史书典籍称%%$旱象主人君暴虐%%$,那沙尘暴当主当政者昏庸无道了.这正是:%%$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