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災難意識 危險的迫害方式
 
2001-1-1
 
【人民報訊】中國政府最近大肆鎮壓思想、鉗制言論,製造了一件件迫害人權的嚴重事件。

山東異議人士開設的網絡雜誌《新文明論壇》,宣傳他們溫和的「廣交友、不結盟」的主張,傳播中國政治要以妥協和解的精神推進民主變革,改變政治你死我活的革命手段為雙贏共存的政治風範。但是《新文明論壇》不僅被封殺、取締,該論壇所註冊的網絡公司也因警方干涉陷入癱瘓。論壇負責人更是處於警方大力追捕之中。

四川成都尋人網站《天網》,協助找人,廣受好評,官方媒體都爭相採訪報導。但是《天網》的負責人黃琦,僅因有人在網上貼出不滿政府的文章,遭到逮捕,面臨判刑入獄的無妄之災。知識人士李慎之、何清漣、劉軍寧等人,因發表文章,慘遭多方迫害和剝奪權利──所有這些都是中共近期鉗制言論自由的典型事例。最典型地說明中國政府近期變本加厲迫害言論自由的個案,也許要算《傾向》主編黃貝嶺和弟弟黃峰的遭遇。黃貝嶺8月11日被北京公安局警察抓走,並於次日被正式刑事拘留。黃貝嶺存放在酒吧的2,000本《傾向》雜誌,也被十幾名警察全數查抄。顯然,黃貝嶺遭到刑事拘留,與他所主辦的雜誌有關。黃貝嶺的弟弟黃峰,也於8月18日凌晨被警察拘留,原因是黃峰對外界講述了他哥哥被警察抓捕的情況、多方展開救援活動、以及屢屢要求探視黃貝嶺。

《傾向》文學期刊是1993年,由詩人黃貝嶺、孟浪等人發起創辦的。它的編輯散居在中國國內、香港、臺灣和美國,本部設在美國波士頓。它的印刷地主要在香港。但最新的8月號這一期是在國內印刷的。它對於國內的讀者採取贈送方式,海外則是訂閱和銷售。雜誌的經費來源:一部份是捐助,包括基金會和個人的捐助,如早期獲得過美國民主基金會捐助;另外一部份是海外的訂閱和銷售收入。由於沒有基金會長期的大宗捐助,它的經費十分拮據、艱難,完全是靠了編輯們對文學的理念和貢獻才支撐下來的。《傾向》8月號刊登的內容主要是:199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希尼詩作的翻譯作品,對希尼詩作的研究文章;介紹大陸地下文學發展的一系列文章;還有文學評論家劉曉波寫給太太劉霞的詩;以及一幅圖書行業老板劉蘇裡與流亡異議人士王丹、老木的合影照片。刊登這張照片,是因為老木投書《傾向》編輯部,配合來信照登需要而刊登的。從雜誌的創辦和人員組成和它的上述內容,都不難看出,《傾向》雜誌並不涉及政治,更沒有反對中國政府。連這樣溫和的文學性刊物也要壓制,只能說明中共徹底扼殺人民言論自由。這迫害發展到了株連親屬、殃及無辜的地步。抓捕黃峰就是這種暴虐迫害人權的證明。

毛澤東曾經形像地表達過,取締言論自由的堅決和必要。他說,中國有50個生產大隊,允許每個大隊報導一條陰暗面消息,不出一個月中國就要亡黨、亡國了。為了維護專制極權,對獨立編輯辦刊的《傾向》,從防範言論自由的角度看,採取取締迫害也就並不令人驚詫了。問題是:《傾向》在國內已經存在一些年月,《新文明論壇》等網絡言論也有了一段時間,為什麼中共現在要突然採取鎮壓呢?這隻能說明中國目前處於火藥桶一般、隨時可能爆炸的危險局面,同時也揭示了江澤民政府心驚膽顫、恐慌至極的虛弱本質。

近一、兩年來,中國民眾的不滿和抗爭,不僅遍布全國,也從一般的示威抗議,發展到強烈的衝突對抗,甚至動輒數萬人對抗武警部隊和警察,流血死亡事件時有發生。官員暴虐蠻橫如黑社會,貪污腐化病入膏肓,全民資產被鯨吞或肆意揮霍。而另一方面是失業和難以生存的民眾人數迅速膨脹。他們的困苦和所受不公日益嚴重。中國已經處於人人能夠感受到的危險局面。許多人意識到大的災難將要來臨,甚至千方百計離開中國,逃避災難。如此強烈的災難意識下,滿腦子獨裁專制的江澤民還能想出什麼其它的治理方式呢?

然而可悲的是,變本加厲的迫害卻將中國的安全和前途押在了江澤民自己的賭注上,破滅了中國在危險中安全著陸的希望。

摘自(大紀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