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害了農民坑了老百姓
 
2000年9月26日發表
 
【人民報訊】據博訊26日消息(送交者:[小板凳])我的家鄉在農村,從大的範圍來講隸屬於長江中下游平原,實際上地形以丘陵爲主,又因在S省的第二大灌溉區內,因而多年來都是是該省旱澇保收的主要產糧區之一,然而今年夏收過後,政府定的糧價是32元/100斤,農民們的希望便如同滔滔長江水一樣流走了。

以一家四口爲例,粗略的看看農民們的苦難:出於壯年的父母和上中學的一對兒女,這種家庭結構未考慮有老人的情況,算農村中負擔還比較輕的家庭。當地人均農田1.5畝,一家共計爲6畝,一年耕種兩季,除去晚稻秧
田,實際耕種面積爲11.5畝,以平均畝產750斤谷計算,(這以算很高的平均畝產了,大家都知道自從聯產承包以來,由於田地不屬於個人所有,幾乎所有的農民都不再進行興修農田水利等工程,也不使用綠肥等有機肥料,而代之以見效快但對土地的肥力有持續破壞的化肥,這導致農田肥力不斷下降。我想着不應算是農民們的過錯,因爲每隔幾年,他們的田地就要更改,我們不能要求他們比我們的「公僕」們有高太多的思想境界。)則一年可共計收糧8625斤,即使將其全部折算成錢,以32元/100斤算,可得2760元,這就是其全部收入,是未扣除任何生產成本甚至口糧的「毛收入」。

生產成本計算如下:假設其糧種爲自家留下,不計入成本,則主要的成本還有:化肥農藥:12畝需要尿素4包(80斤裝),68元/包,還另有更多碳
銨,磷肥(價錢要比尿素便宜許多),另需農藥至少50元/年,則化肥農藥支出至少爲350元/年。最大的生產成本是上交(國家,各級人民政府,集體):人均166.5元/年,全家共計要上繳666元/年。(上交任務清單我看過,多達十幾項,國家徵糧及各級人民政府提留,甚至還有一項人口普查

費:人均6.5元,我真不明白,人口普查一次,全國可收集多達80多億人民幣的人口普查費,這筆錢用來幹嗎?)

另有必須支出:我們當地學生學費:初一:418元/學期,初二:443元/學期,初三:485元/學期,另外,鄉初中負責給學生蒸早餐和中餐,每個學

生每學期需交糧170斤。高中學費要再翻一番還加一點,小學則只有初中一半左右,若有兩個小孩上中學,則需交學雜費(包括糧食)約1800到2000元/年。

大家可以看到,僅以上兩項,一個農民家庭一年的收入便耗光光了,還有其他:吃、穿、住、親朋紅白喜事賀禮,甚至學生們每學期高達50~100元的報考費,從何而來?

這就是爲什麼越來越多的農民離開家鄉去各個城市打工的原因了(我們的政府稱之爲「盲流」!)。親愛的朋友們,當你在擁擠的火車上咒罵這些使你的旅行很不舒服的民工時,你可知道,他們是在爲「活下去」而苦苦掙扎啊!他們四處漂泊,爲的是尋找能夠讓他、讓他們一家活下去的一線希望呀!在許多「人民公僕」的眼中,這些人的生命不會比一條狗更尊貴,可是,當我們的父母或是兄弟姐妹置身其間時,我們又該如何去對待?

如今,農村學生的輟學越來越多,農民們無法負擔其子女日益昂貴的學費,即使考上大學,對許多普通的農民家庭來說與其說是一個希望還不如說是一種更深的痛苦的開始!農村中許多青少年外出打工,女孩(如果我們習慣這樣叫的話)中很有一部分是在賣淫,沒有比她們自己更痛苦的人了。我們村以前是一個很古板的村,甚至90年代初,村子裏還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兒們賣淫,如今,不僅有少女們外出「掙錢」,甚至不少媳婦們都去了沿海做這種事。在我們那裏的城市裏,下崗家庭中的妻子賣淫以養活全家的家庭模式已絲毫不能引起人們的奇怪了,當我們感嘆這個社會世風日下時,我們可曾想到她們爲什麼會這樣去做?會有人天生就下賤嗎?在一定程度上講,她們中的許多人只是無奈之下選擇了爲人所不恥的「工作」,而往往她們犧牲自己是爲了能活下去和希望子女們能上大學!

可是,在這個社會,是誰,該爲社會世風日下,乃至性病蔓延的危險負責?是誰,該爲她們和她們的家庭負責?在這個社會,是誰在賣淫又是誰在嫖娼?他們的錢來的合情合理合法嗎?在這個社會,有多少人在享福,又有多少人在受苦受難甚至受罪?當我們對數目越來越大、級別越來越高的貪污腐敗已然麻木時,廣大的農民和下崗工人卻在生命線上苦苦掙扎,又是誰,應該對這一切負責?

(本文爲個人觀點,文中所用數據、事例皆實際調查所得,無一虛假,但地域不同,情況可能會有不同。)(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9,23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