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貪官情色醜聞實錄
 
2000-9-26
 
【人民報訊】夫妻俱貪同落網

  在近幾年的貪污受賄案件中,有為數不少的官員是被枕頭風吹腐敗的,是被其妻推進深淵的。『夫貪涉妻』似乎成為規律性現象,而當著這些夫妻大把大把收受不義錢財時,他們同時也給自己掘好了墳墓。

  江西鷹潭市原副市長魏時中原來很廉潔,為躲避他人送禮,他甚至逢年過節帶著全家躲在親戚家中,因為他認為這樣做既可以不收禮,又不傷送禮者的面子。其妻侯水娥則不然,她對丈夫的拒賄非常不滿,在侯的一再煽動下,夫妻雙雙共同犯罪,結果案發後魏時中被判刑15年,其妻被判刑4年。

  山東日照市原市委書記王樹文在其妻的教唆下,他收受賄賂4.9萬元,並與其妻徐峰麗謀取非法所得18萬元。最後夫妻雙雙栽進大獄,王被判刑9年,徐被判刑4年。

  海南東方市原市委書記戚火貴夫婦是一對極為貪婪的腐敗分子,兩人不能證明其合法來源的財物有『人民幣10147888元、港幣613778元、美金30275元、新加坡幣4700元、馬來西亞幣1500元』及一大批金條首飾,戚火貴被判處死刑,符榮英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

  青海省人大副主任韓福才、江蘇省洪澤縣公安局原局長孫亞光、山東濱州市原市長楊永新、湖南省機械工業局原局長林國悌、安徽界首市原副市長張萬超、江蘇淮陰市財政局原局長徐國熙等多人的受賄案中,其妻都充當過極不光彩的角色。

  左擁右抱尋刺激

  老百姓中流傳著一句順口溜,叫做『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這很形象地概括了一些貪官污吏倚紅偎翠的腐敗現象。在深圳市計劃局財貿處原副處長王建業受賄貪污案中,王建業始終和一個名叫史燕青的女子攪和在一起。這對利令智昏的男女化名辦理了結婚登記,又花錢購買了洪都拉斯護照,先後到洪都拉斯、香港、美國、荷蘭、瑞士、泰國、馬來西亞等國家和地區,飽嘗異國情調,兩人同謀受賄、貪污1300餘萬元人民幣。最後的結局是王建業被判處死刑,史燕青被判處死緩。

  在首都鋼鐵公司北鋼公司原黨委書記管志誠受賄案中,『年近六旬、五短身材、獅鼻大嘴』的管志誠身邊有兩個號稱『幹女兒』的女人―――30歲的於惠榮和年僅24歲的楊娣。管志誠索賄受賄141.83萬元、貪污8.21萬元,所得贓款有42萬元給了情婦於惠榮,11萬元給了情婦楊娣,還分別給二情婦購房置產。三人的結局是:管被判處死刑,於被判處無期,楊亦受到法律的懲處。

  蘭州鋼鐵集團原總經理張斌呂素有『廉總』之稱,案發後,辦案人員從其情婦家中及其辦公室等處查獲現金、外幣、存單、國庫券計人民幣294萬元和大量貴重物品,更令人吃驚的是還查獲這位張總與情婦幽會時淫亂動作的攝像帶、做愛時呻吟聲的錄音帶和一張張赤身裸體、醜態百出的性愛照片。

  成都市交通局原局長石全志是從彭州市的娛樂場所走向墮落的。他在一家美容廳遇上芳齡19的按摩小姐胡某,便與胡某在九峰賓館極盡床第之歡。從此,石局長像著了魔似的,一週往返彭州兩三次,石花四萬元將胡從曾包養胡某的肖老板手中奪過來後,為她租房、買豪華家俱、金屋藏嬌,還給她安排工作,並批出100萬元『幫助』這個按摩女經營公司。

  廣東天龍集團原董事長兼總經理謝鶴亭貪污1000萬元、挪用1000餘萬港幣,造成直接經濟損失兩億多元,資產沈滯4.45億元,他最後被判處死刑。謝總生前還有一大好,便是沈湎於女色。他當總經理五年,帶著諸位靚麗妖艷的『女秘書』們周遊過30多個國家,他頻繁更換『女秘書』置群眾的呼聲於不顧,1994年5月,謝在香港又與一名楊姓小姐勾搭上,他以每月二萬多元港幣『金屋藏嬌』,先後送給楊500餘萬元港幣。

  杭州市江幹區公安分局原局長吳偉虎利用辦案、辦車牌、工作分配、農轉非等先後索賄受賄160萬元,他將其中的48萬元人民幣和1萬元港幣、3000美金交給紅顏知己―――某派出所女指導員保管。後吳偉虎被抓獲,判處死刑,女指導員取出存款50萬元轉移他地。

  湖北原副省長孟慶平是個出了名的『花省長』,據孟慶平自己交待,他有4個『相好』,據女方供認孟矢口否認的還有兩個。

  湖南邵東縣司法局原局長劉玉槐的行為更加惡劣,他與情婦陳某你來我往,頻頻幽會,不是夫妻,勝似夫妻。醜聞傳出,劉未受到查處,只是調任縣檢察院任副檢察長。之後,劉與陳關係更為密切,被其妻帶領娘家兄弟當場抓獲。劉不思悔改,變本加厲,幾次謀殺其妻未遂,最後與兇手合謀製造爆炸案殺害其妻,結果兇手在引爆時失手,自己被炸死,而劉玉槐最後也落了個被判死緩的下常此外,在工行瀋陽市信托投資公司原總經理袁志廣的身邊、在被判處5年徒刑的湖南婁底市原市長廖升陽的身邊、在被判處15年徒刑的湖南省工商銀行原行長劉宜清的身邊、在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的江蘇連雲港法院原院長黃松仁身邊、在被判處死刑的受賄犯廣東湛江海關原關長曹秀康的身邊、在這些曾身居要職的官員們身邊,都有一個或多個『黑市情人』。

  尋花問柳縱淫欲

  當今社會中,一些貪官污吏對於玩弄女人上了癮,發瘋似地尋花問柳。廣西玉林市原市長李乘龍就是一個對女人有瘋狂欲望的貪官,辦案人員在他的密碼箱中,搜出總計1500多萬元的憑單和借據,還搜出10個專門裝女人照片的信封。李乘龍到底搞過多少女人,連他自己也說不清。

  南京市車管所原所長查貴今在一夜之間就侵吞自任總經理的公司小金庫資金110萬元,他在一年之間就參加高檔宴會和舞會近400次,這位滿頭白髮的老頭兒『不抽煙,不喝酒,就是喜歡屁股朝天』。查貴今在日記中寫道:『《紅樓夢》中只不過寫了金陵十二釵,我已有金陵十三釵。』查貴今玩女人可以三年不回家睡覺,他花在野女人身上的錢多達70萬元,其中有相當一部分在某公司報銷。

  大慶石油管理局農工商聯合公司的原總經理王連寶是一個五毒俱全的腐敗分子,他在貪污受賄達99.7萬元後,被判處死刑。王連寶做老總時,一句順口溜在群眾中廣為流傳:『王連寶、有四寶:麻將牌、金首飾、淫穢書、避孕套。』王總經理的風流也給自己染上痼疾,以至在被檢察機關拘捕期間,性病多次復發,花去檢察院千餘元的治病錢。

  湖南漣源鋼鐵股份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宋煥威當年是大名鼎鼎的一個人物,很長一段時間,他被視為湖南企業界的一面旗幟,在一圈圈光環的背後,宋總不僅先後單獨或夥同他人收受賄賂290多萬元,而且大肆進行權色交易和淫亂活動。案發後與他一起站在被告席上的還有三個女人:妻子胡坤吾、情婦廖珍、姘婦唐小蘭。宋被判處死緩,胡判二緩三,廖被判處無期,唐被判刑3年。

  中保人壽江蘇常州分公司原總經理唐星偉是一個左手抓錢財、右手摟女人、財色兩不誤的腐敗分子,他受賄財物折合人民幣近118萬元,貪污6.9萬元,案卷中查實的就有6個女人與之『常來常往』,這當然不包括高總常去娛樂場所和賓館飯店與諸多臨時『情婦』銷魂作樂的人數。

  深圳市沙井信用原主任鄧寶駒也曾是一名呼風喚雨、不可一世的『花心主任』,他在不到三年的時間內,挪用、侵吞公款2.3億,他不僅包養『二奶』,還有『三奶』、『四奶』和『五奶』。鄧寶駒從認識『五奶』小青至亡命外逃近800天,總共花在小青身上的錢多達1840萬元,平均每天2.3萬元#嫖娼狎妓無廉恥

  近年來,一些身居要位的官員不僅大搞婚外戀,而且全然不顧自己的身份,沈湎於聲色犬馬之中,墮落到嫖娼狎妓的地步。貴州省遵義地區原副專員唐榮光就是一個不知廉恥的腐敗分子,他曾多次接受異性按摩並與之發生關係,他在半年內競嫖娼狎妓16次之多。

  被判處死刑的中國土木建築公司駐泰國負責人劉國修,是一位曾在中國西南鐵路建築史上立下汗馬功勞的老爆破專家,但他在晚年去泰國任職期間,卻沈醉於粉黛胭脂不能自拔。劉國修不僅肆無忌憚地嫖娼,而且揮霍公款、大張旗鼓地狎妓,他一共包養了十多名歌女和舞女。

  江蘇靖江市原市長王新民是一個地道的痞子市長。據審查認定,王市長在靖江即多次奸淫女青年4名。

  寧夏鹽池縣原交警隊隊長余謙是一個典型的惡霸和流氓,余隊長還有一大喜好,就是嫖娼,欲火一來,便讓司機或親自出馬去找,而且不分時間―――執行公務時放下手頭工作嫖娼,也不分地點,大白天拉到辦公室就幹。余謙還借手中的權力經常要挾、調戲前來辦事的婦女。

  此外,像浙江嵊泗縣原副縣長範忠飛、江蘇常州戚墅電廠原廠長楊德亮等諸多腐敗分子也都有嫖娼狎妓的嗜好。更有甚者,一些黨政幹部完全喪失做人的尊嚴,淪為低級動物,竟然成群結隊,集體嫖娼。1996年6月山東青島市查獲的嶗山區16名黨政幹部嫖娼案就是典型一例,此案所涉人員包括區人大主任,區政法委書記,區檢察長,區法院副院長,區公安局副局長,區工會副主席,嶗山區刑警大隊長,邊防大隊長,派出所所長、指導員等人。

  還有一例,簡直讓人聽後發指,這便是被判處死刑的廣西隆安縣原公安局長陸世長。這個十足的流氓,不僅索賄受賄,還享用『掃毒』的『戰利品』,更令人氣憤的是,陸世長先後奸淫婦女9人49次,其實遭其獸行的婦女遠不只這個數字,而且這位陸大局長三分之一的獸行是發生在革命烈士陵園的墓碑下!

  權色交易是實質

  本來,對於個人的私生活他人不該評頭論足、說長道短,但是貪官則不同,因其為官,系公眾人物,所以自當檢點,更因其婚外與女人非正常的交往多是靠人民賦予的權力,所涉錢財又多不乾淨,所以他自然要比普通人更多地受到社會輿論的關注和監督。問題的嚴重性還在於:貪官與女人非正常的交往容易誘發更嚴重的犯罪,無論是找相好、包二奶、養情人,還是帶小蜜或嫖娼狎妓,都需要強大的經濟後盾,而貪官如果僅憑其正常收入,別說是包了養了,就是居家過日子也很拮據。因此,他要想風流,必然會利用手中的權力獵取不乾淨的錢財。而且玩女人與吸鴉片很相似,一旦嘗到鮮味,便很難予以節制,越玩越來勁,越玩越要用錢,因而貪婪的胃口也就越來越大,罪惡的黑手也就越伸越長,如此惡性循環,直到其政治生命的完蛋。貪官污吏們婚外與各色女人性交往的行為,就其實質而言是權色交易,而權色交易的落腳點又在『錢』,貪官污吏憑借手中的權力斂財獵色,各色女人看重的是貪官污吏手中的權和由此而能產生的『經濟效益』,各有所好,各有所求,各有所得。在彼此的交易中,貪官污吏們得到的是感官的肉體上的滿足,各色女人從中得到的是大筆的錢財和虛榮心的滿足。

  分析導致這些貪官生活墮落,作風糜爛的原因,有近年來人們性觀念的開放,有社會對於婚外性生活的寬容,有別有用心之徒的色情攻關、『肉彈』進攻等等,但最根本的原因還在自身。就上述列舉的大量案件來看,有一種觀念更應當引起我們的重視,這便是為數不少的官員覺得在當今社會中,如果婚外沒有(甚至幾個)『紅顏知己』或『小蜜』,就似乎枉度此生,而如果不趁年輕和有權時多與幾個異姓練練床上功夫,便似乎成為此生的一大缺憾。此外,在一些女人意識中,不以出賣自己的色相肉體為恥,反以能傍上一個大款或高官為榮。這種觀念目前呈現出一種恣肆蔓延的勢頭,甚至在有些男女中還形成一種攀比心理,人性中的動物本能躍居主導之位,而真正意義上的情愛退居其次,越來越被淡化。

貪官與女人,一個需要在生理、心理、社會環境、倫理道德、黨紀國法多方面、多層次研究的問題,一個難以在一篇短文中完全說得清的話題.欲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欲/既然為官,就必須慎處與女人的關係,就絕對不能利用人民賦予的權力縱欲!(《深圳特區報》)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