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肜: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二)
 
2000-9-26
 
【人民报讯】据多维社26日电: 上一篇谈到,成克杰的作案过程表明,现在的中国市场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仍然处在官场的支配之下。

市场受官场支配,非市场之福。因为这种制度使市场陷入畸形,正常的市场机制和经济规律难以有效地起作用。官场支配市场,也不是官场之福。因为它使官场陷入腐败,无法维持廉洁的秩序,法纪和政令难以有效地起作用。

中国正在蔓延的腐败是官场支配市场的制度造成的,是制度性腐败。据新华社电讯稿披露,成克杰当广西的头头时,谁向他行贿,他就“利用”自己的“职权”,帮他夺标,帮他得贷款,帮他压低地价,帮他得利。官场头头操纵市场的各种职权,都可以命名为“成克杰式的职权”。干预招标,干预贷款,干预地价等等,只是“成克杰式的职权”的一些细目。就行贿者而言,与其说他们在向成克杰这个人行贿,不如说他们在向这些“成克杰式的职权”纳贡成克杰干扰市场,兴风作浪,包括操纵招标过程,大幅度压低国有土地价格,几千万几千万地批银行贷款等等,都是他的本职工作。他反正总要“掌握”市场,“掌握”承包,“掌握”贷款,反正不是“批”给你,就是“批”给他,不“批”给“合伙人”,就是“批”给非合伙人,正常合法,方便得很。正如新华社电讯稿所说,构成成克杰犯罪的是受贿。谢天谢地,他落下了受贿的痕迹,构成了犯罪。如果他和“合伙人”本来就是一家,一方用不著行贿,另一方谈不上受贿,成克杰只是在区党委副书记办公室或区政府主席办公室里正襟危坐,履行“职权”,你能告他犯什么罪?

严重的问题是中国有多少人拥有这种“成克杰式的职权”。官场高于市场是中国事实上存在著的领导体制。大头头指挥大市场,小头头指挥小市场。中国有几十个省,几百个市,几千个县,几万个乡,每一级都有几个头头。头头之多,成千成万!级别有高低,地方有大小,但是,头头们的权力总是相似的,都负责管理和调控辖区内的市场,都有权统一领导和管理本地区的一切人、钱、物,他们有职有权,本地区的一切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对他们的批示和命令必须一体遵从。这种体制有个专门名词,有时叫“一元化领导”,有时叫“政治挂帅”或者“书记挂帅”。领导人的品德大不相同,有较好,有极好,有较差,有极坏。但制度是在有七情六欲的凡人中间运转的,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圣人不太多,不可能成为制度的载体。领导市场的职权很容易变成官场腐败的机会,小机会酝酿小腐败,大机会谋图大腐败。这不是制度性腐败是什么?只要存在著官场支配市场的制度,“成克杰式的职权”,只要存在这种“成克杰式的职权”,大大小小的成克杰们就必然随时随地汹涌而出。这是可以断言的。

从官场支配市场的制度中得到好处的,不是人民,不是国家,不是市场,不是官场,不是正经的公务员,也不是正经的企业家,而是官场和市场中的腐败分子。这种制度不值得留恋。市场必须独立于官场。进行这样的改革,对市场,对官场,都是必要的。不改则两伤,改革则两利:市场得以繁荣,官场得以廉洁。所以我认为,成克杰一案,是在向制度敲警钟。制度性腐败必须给制度动手术。讳疾忌医会把病人拖垮。改革制度,这国家肯定有救。(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