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恶棍$$%与$$%副委员长$$%
 
白沙洲
 
2000-9-20
 
【人民报讯】20日的《人民日报》第9版有一篇沈汝虎写的文章,标题叫作《"刘涌事件"的启示》,《多维观点》转载时换了一个题目,叫作《"十足的恶棍"与"人民代表"》。看毕文章,我直感叹,原来这个中共最大的喉舌也是吃柿子专拣软的。明明看著成克杰这个大西瓜不拣,却偏要把"刘涌这颗"芝麻"亮将出来。

《沈阳日报》文章的给刘涌取了个别号叫"十足的恶棍",我看《人民日报》该给成克杰造个"共和国恶棍"的顶戴。"十足的恶棍"与"共和国恶棍"比起来,谁酷?谁更祸国殃民?

把强奸犯与流氓串起来,看众不太会觉得别扭,把陈希同那样的刑事犯罪分子与中南海的政治局卷在一起,也不太觉得陌生,但把"黑社会"与"人大代表"、把"十足的恶棍"与"人民代表大会",把"共和国第一高贪"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共和国恶棍"与委员长会议联系起来,则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难受感。

我实在不想得出一个结论说,中国曾经有个死刑犯在领导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但这个死刑犯确实是中国最高立法机关、最高权力机关的一员,而且是核心成员。他是全国人大代表,是副委员长,他还是人大常委会"小内阁"委员长会议成员,他实实在在是领导中国老百姓搞法制建设的核心成员,一个这样的死刑犯在领导中国老百姓搞"法治",这个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有得搞吗?

想到那高大、庄严国徽后面的房子里也藏污纳垢,这个所谓"共和国"好象真是没有一方净土了。我原来心理具有的那点"最高权力机关"的浅薄的"尊严感"怎么也找不著了。奇怪的是,迄今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文章对这个庄严的国徽里面的肮乱差房子进行"大扫除"。

我依稀记得这样一个故事,当年彭真在人大当家时,一门心思要把人大向上提升。一日,因为实在气不过《人民日报》第一版把人大消息当"小媳妇"处理和排版字号太小,把叫秘书把《人民日报》当家的叫到人民大会堂。这位喉舌当家进入委员长办公室室内,彭真桌子上摆了一张《人民日报》,还有一个东西叫宪法。彭真对这个当家的说,关于人民代表大会,你看看宪法里是怎么写的。一句话弄得《人民日报》当家的连声说要进一步好好学习宪法。深刻领会宪法实质。

想昔日,彭委员长为提升人大的地位如此用心良苦,看今日,人大常委会出了成副委员长这样的"共和国恶棍",要他知道今天的人大常委会在现任委员长手下有如此声誉,不知道先彭委员会在九泉之下如何想。

还有,作为宪法上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的人大常委会在发生了成克杰这样前无古人的案子后,居然象青松那样挺拔骄傲,我实在不解。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抬头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机构,而不是一个抬头叫中国共产党的机构,它至少在形式上该给中国老百姓一个"罪己诏"吧!(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