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反贪官,也要可反皇帝 -看成克杰之死
 
王一民
 
2000-9-16
 
【人民报讯】成克杰死了。一句话便可将一个人的生命画上了句号。是成克杰自找死路吗?可以肯定从成付委员长聚财的第一天起他从没有想到自己的死法会象<<红楼梦>>里的<<好了歌>>那样预测的:“终生只恨聚无多,聚到多时眼闭了”。是国家的法律刑法置他于死地吗?表面上看是如此。但仔细读了<<人民日报>>评论员15日发表的评论文章<<严惩腐败警钟长鸣>>,我才明白成克杰的死是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赐”他死的(自然许多人比我聪明,早已深谙其道)。读者如不信,请看这段评论员的论述:“依法严惩成克杰,充分体现了党中央从严治党、严惩腐败的坚强决心。…依法严惩成克杰表明,我们党对腐败现象的斗争旗帜鲜明,态度坚决,措施有力,工作是有成效的“。说一千,道一万,原来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呀!

有人肯定会指责我说这些话是鸡蛋里面挑骨头,不反贪官要骂,反贪官也要骂,横竖让共产党中央和核心如同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我要说的这荒唐之处也就在于此。其实,简单一句话,成克杰该死不该死关你共产党的什么事,需要你共产党评论员来盖棺定论?成克杰犯的是刑事罪,他有滔天大罪那也得由国家刑法来定论。成克杰是共产党党员,如果共产党不允许有贪官在其党内存在,顶多将他永远开除出党罢了,用不着赶紧将共产党与成克杰划清极限。要是一个非共产党党员的领导人也犯了类似成克杰的刑事罪,也要共产党党中央来定罪、评论员来写文章吗?

其实这评论员文章道出了这划清界限的机关所在。文章说,”江泽民同志多次强调,领导干部要有高尚的精神境界和道德情操。有了高尚的精神境界和道德情操,遵纪守法、廉洁自律就会成为自觉的要求。成克杰恰恰就是放弃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改造而走向堕落的。“这文章说得就更荒唐了,要是成克杰同志有了“高尚的精神境界和道德情操“,坚持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他一定不会犯罪当然更不会死。说到底,有没有刑法约束是比不上有没有境界情操更重要的。看来江核心的意思是,服了我的“三讲”“三代表”的药,保治你的百病;你若犯了病,那准是没有服我的药。多么干脆简单的治疗方法!人们要问,江核心从八九年起,在位十一年,而成克杰从九四年起就开始犯罪却能步步高升,究竟谁该对成克杰的今天负责任呢?共产党不是说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吗?成克杰得“病”了,谁给他治过病?这医生治病不力的责任该不会要病人来承担吧?天机道破一句话,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任何贪官污吏,无论他是什么人,地位有多高,是统统不负”过失罪“的。(我在这儿提到的皇帝是指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共产党中央。)提拔了一个好官,是皇帝慧眼识人才;杀了一个贪官,是皇帝大义灭亲。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没有读到任何共产党评论员的文章去深究共产党的责任,更不要说听到以江核心为首的党中央的自责的话了。换句话说,皇帝永远是正确的。

我赞同有些人的观点:成克杰罪不该死。法律有规定,贪污多少多少要杀头的。是不是凡是贪污那多少多少的都要杀头呢?如果那样的话,那共产党官聚一块的洪洞县里也真没有多少好人可以活下来了。如果成克杰真能退回其赃款,何必非要治他死罪呢?其实,成要不死,会让多少贪官留得一条生路,交回多少赃款?杀了赃官,可解老百姓一时之恨,但却让多少国家财富永无返回之日。只可惜成大委员长非死不可,该他死如同不该陈希同死一样,这是党中央定了的既定方针,于法律犯罪多少毫无干系。更荒唐的是,成克杰该死了就死了吧,还把他当成反面榜样来树立,大展览大报纸地批判不停,恨不得千人割万人骂。这让人只想到文革时期那时将地富分子的家当摆出来供人参观批判,看到地富藏有的绫罗绸缎,让人恨得只咬牙。

世上荒唐事不少,将成克杰之死如此大肆宣扬就是一件荒唐的事。说穿了,这不过是转移老百姓的视线,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而这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要害其实是怕有人将矛头指向皇帝,用现代的语言说是”要警惕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借反腐败将矛头指向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可惜事实是,贪污盛行,民怨甚大,贪官可恨,皇帝可责。老百姓既可反贪官,也可反皇帝,否则要什么”法治“国家干什么?(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