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声:给我一个作炮灰的理由!
 
何清涟
 
2000-9-12
 
【人民报讯】有朋友对我说:孙中山在闹革命的时候,在日本曾经与日本人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允诺革命成功后割让领土等等。协议的内容比袁世凯的更令中国人蒙羞。然后叹口气说:历史谁能说得清!是的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有点说不清。

毛泽东早就给孙文定义了“革命先行者”,从我们多少年来所受的教育来看(包括影视教育),孙中山都是一幅“爱国者”的光辉形象。对于专制极权政府来说,包括毛泽东极其领导的政权也包括蒋介石政权这样做完全是从维护策略上考虑。对于中共来说,维护孙中山的正面形象有利于为历史上共产党的一些作法(比如分分和和的国共合作)提供合礼(合乎道统)与合法的依据,为了同样的理由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丑化蒋介石。

国民党未尝不是如此。对于两个政权这样作是合乎其生存之道的。但是这样任意歪曲、误导、片面化篡改历史愚弄的是广大的老百姓,尤其是把历史课本当成圣经的广大学生。明史专家吴晗建国后为了新政权”食肉者”(食红烧肉)的需要,活生生不顾事实把明太祖由一个恶棍描写成一个具有共产主义理想的伟大领袖。同样荒唐的是姚雪垠,在他的笔下,李自成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其笔下的高夫人明眼人一看就是在阿谀毛夫人江青,不仅仅是史学界,在文艺领域如对胡风集团的严厉打击(实际很多人并不是胡风集团的成员,有人甚至就因为批判胡风时表现不积极,就成了胡风分子。以后的一系列政治斗争都是这种手法),对红学家俞平伯的批判,在思想领域对胡适的缺席审判(幸亏胡先生没有投奔新中国)等等。完全是处于政治需要。

重要一点是:极权者的政治需要最终都可以归结为“煽动仇恨并复仇”。这一点从马列著作可以找到历史渊源。而马列的斗争(主要是阶级斗争)哲学又因为披上黑格尔辩证法的外衣(把“否定之否定、质量互变、对立同一”这三大定律绝对化、神圣化)而变得格外具有哲学史上的合法性(似乎除了马克思的哲学其他一切都是谬误与偏见),实际上这既是对马克思的歪曲也是对黑格尔的歪曲。在中国上了一点年纪的人都不会忘记“收祖圈”的故事。现已证明大部分是胡编乱造。究其原因:中共一定是要找到事例来证明地主或资本家是如何迫害农民及工人的,从而给地主资本家定上反动阶级的性,这样才能说明中共领导的土地革命机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多么符合历史、顺应潮流。实际上一些残暴地主或资本家的丑恶行为能否就给这个阶层(中共的定义是阶级)定性?,因为毕竟还有善于管理、促进资源合理配置的地主、资本家,从改革开放以后的大量事实可以证明中共早期所煽动的仇恨都是没有来由的。受愚弄的还是老百姓。

近些年,一些御用学者(有人旅居海外)肯定是受到中共内部一些势力的指示,不断编造历史,按照他们的研究:文革时期不但有民主,而且是世界上最好民主,理由在于当时的社会思想是“少数服从多数”是“多数的无产阶级”对于少数“资产阶级”的专政,真不知这些人对于民主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少数人的权利不可侵犯,多数人无权剥夺少数人的参与权、认知权与保留权”,美国的少数民族的反种族歧视就是反对专制!!!!按照这些人的观点,欧洲中世纪肯定是最民主的。因为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信教,任何异端按照“少数服从多数”都被清除了(包括哥白尼的《日心说》);纳粹德国肯定是最民主的,因为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首先定义纳粹的拥护者有公民权,然后多数德国人就会都同意“解决”犹太人。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荒谬的逻辑正在被很多人用来看待台湾问题。似乎台湾人作为少数人必须服从大陆多数人的意志,否则刀兵相见云云。真不知道,对于从来没有经历过文革的年轻人看了那些歪曲历史的所谓“社会正义可以实现的研究成果”会有多么大的副作用,一个人世界观养成就很难改了。

对于对祖国大陆的认识仅局限于中、大学校生活的年轻人,而后一直在国外的人来说,他们对于国外社会的问题看得更多。对于国外的媒体普遍不信任,当然确实一些媒体对中国(不如说是对中共)有偏见。而且从89年以后跑到国外的“民运人士”很多人抱着投机的心态,作了很多伤害中国人民而不是伤害中共的事。就象国外的反华势力把中国与中共看成一回事一样,我们的那些海外赤字也把某些民运人士与民主运动看成一回事。

对于国内的年轻人则完全被置于中共的强大宣传之下,即使这些人的父辈经历过中共制造的诸如文革等荒诞岁月,但是为了保护自己孩子的需要,也从不给孩子讲一讲自己的蹉跎岁月。这样一来国内外的年轻人遥相呼应,一味轻信专制者出于统治的需要对于历史的歪曲,而且这几年这种歪曲越来越向学术化方向发展。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随着这种歪曲艺术的不断深化,你会发现:纳粹与欧洲禁锢思想的中世纪越来越是那些“学者”所描述的“理想社会”与“人间天堂”每当我看有关纳粹的历史影片,看见那些脸上挂着稚嫩微笑的年轻人(以年轻的冲锋队员为甚)挥舞纳粹大旗,侮辱、施暴犹太人;看见当年德国人不断穷兵黩武,德国的知识界不断用歪曲历史的方式培养接班人;看见德国人视“民主”为仇寇,认为“民主”是英美企图颠覆“国家社会主义的”阴谋;看见德国人视希特勒《我的奋斗》为圣经,视希特勒为“核心”,为一切是非标准的最后仲裁者(我们对于类似:“伟大领袖希特勒提出的…开创了…的局面”这类句型是再熟悉不过了!!!)。视自文艺复兴一来欧洲取得的一切文明为粪土。联系我们今天的实际就会感到不寒而立,借用朱总理的一句话:善良的人们,你们要警惕呀!不要被人家愚弄了,作了人家的炮灰还以为自己有多么高尚!明明是在毁灭世界还把自己看成救世主。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