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内幕:江泽民十年腐败毁我长城, 彻底摧毁了中国军队
 
2000-9-10
 
【人民报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兵员三百万,飞机五千架,过去说,这是钢铁长城。钢铁的长城,经江泽民十年的腐蚀,被彻底摧毁了。现在,中国的军队,自上而下,全烂了。

十年前,江泽民上台之前,中国军队中,不是说没有腐败,但连现在的一成也没有。而今天呢?正如四月二十六日,张万年在全军企业资金、资产移交工作会议上讲的,军队干部,贪图金钱财富,沉溺于声色犬马,这样的军队,即使拥有高科技武器,也打不好一场局部战争。

张万年说话太文雅,照顾了三分面子。若不照顾这三分面子,将一件件事实抖出来,将一笔笔数字报出来,不夸张地说,恐怕,要把全国人民给吓昏。

三国时,刘备的儿子刘禅,傻不楞叽地,但是,照样接刘备的班,当皇帝。那也罢了,因为那是世袭制,父亡子袭。

江泽民,治国平天下的道理,一点儿也不懂,哪里会出现文治武功?连文化也很肤浅,全国人民,有谁见他写过一篇文章发表的吗?他是人来疯。如果能写一篇可以令人看看的文章,他,早就文章满天飞了,写出去叫各报各刊发表了。诗呢?歪诗,或者说连歪诗也谈不上。因为能称得上歪诗的,内容当然不可看,但在作诗的方法上,是熟的。他,满脸,满身,俗不可耐,沾满扬州人当中的一种人,即小市民那种人的习气,出门会客,未握手,掏出一把小梳子出来,先整容,奶奶精,有一丝一毫大丈夫的样子吗?

就这么一个无德无能、无知无识的小人,俗人,竟然被眼睛大有毛病、专凭个人好恶行事的邓小平看中,一句话,就让他当上了十二亿人的最高领袖。你说说,这,究竟叫什么事儿?!邓小平死了,问江泽民本人,他说:“我刚来中南海不久,就对左右说过,我说,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当上总书记。所以,你若问我,我问谁去?这不就如同掷骰子一样,手那么一撒,碰巧,给碰上了呗。”

江泽民碰巧,掷了几颗好骰子,当了总书记,如同当了皇上。全国人民,可倒了大霉了。下面,一一细数。

1.江泽民乱封将

皮鞋后跟有点活了,孩子说扔掉算了,再买双新的。我倒不一定就是发扬老传统,而是,穿惯了的鞋,舒服,买个新的,挤脚。于是,礼拜天,我提个鞋,到街上找个皮匠给钉一下。就一条街,我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皮匠没有找到一位,上将,全都是我认识的,新提拔的,有几个是我过去的下级,碰到了八个。回到家,我将皮鞋往墙脚一摔,自言自语道:现在的上将,多于皮匠,这上将,都快泛滥成灾了!

有一天老同志聚会,是江泽民请的,会上,江泽民看看张爱萍将军,看看洪学智将军,坐在那里,一个个一脸正气,凛然不可犯。江泽民内骨子里胆寒。当天晚上,他烦得未睡得着觉。第二天一早,他有了主意了。他明白,他根本就不是军中那些战功卓著、智勇双全的将军们的对手。他决定,全部除掉他们。怎么除?直接除,马上就会生乱。他动了鬼点子,他给这些老军人戴高帽子,见官升一级,少将升中将,中将升上将,升完他们办退休。什么战功卓著,什么智勇双全,我统统叫你们回家!另一方面,姜子牙封神,我江泽民封将,我亲自,一手,将你少校升少将,中校升中将,上校升上将(这是最快的,也有一级一级地升的。),你还不感恩载德吗?一感恩载德,那还不是像当年蒋介石的嫡系军阀白崇禧对待蒋介石似地对待我,百依百顺,一呼百应吗?对,就这么办吧。这就是江泽民的一整个鬼胎。在他以为,只要这么除旧换新一下,军中高层,就全是他的人了。

于是,一九九四年,江泽民一口气册封了十九名上将。这么一封,是否皆大欢喜?也不一定。此次封将后,海军司令张连忠摔碗,空军副司令于振武掼锅,二炮政委隋永举骂街。江泽民肚里有根弦,就是,不怕你闹翻了天,只要你口口声声“拥护江核心”,都没有事,如若不提拥护我江核心,哪怕你只发了两句牢骚,我一个不高兴,照样可以叫你下台。曹双明属于后一种人。所以,不怕他贵为国家上将,而且,他任新职空军司令才两年,因为他嘴上不讲拥护江核心,又发了两句牢骚,一九九五年年初,江泽民解了他的职。而同样骂街的隋文举,只因他乖巧,嘴上功德好,经常念叨江核心,所以,获得江泽民欢心。九六年一月下旬,一天,江泽民高兴,对旁边人说,今天,我们来封它几位上将,高兴高兴,怎么样?左右附炎趋势,答复当然是再好不过。即时,就封了一批。二炮政委隋永举,就是在这一天,从中将爬上了上将。

最多的一日是,九七年十月二十四日,江泽民一天当中,提升了一百五十二名将军。上面,曾提到皮匠,这一天,我感慨道:就是皮匠学院今天举行毕业典礼,也不会有一百五十二名呀!

这时,我替江泽民算了一下,他一手册封了将军五百三。有没有几个人材呢?很少。大多是什么货色呢?不少纨绔子弟,如贺鹏飞,贺龙的儿子,四人帮下台后才去参军,才当了十几年的兵,一升就是海军中将副司令。有的是裙带关系。还有宫中当差的,也照样能当上将。比如由喜贵,原只是一个上海市委机关管理处处长。一九八九年,江泽民进中南海之初,从上海只带了两个贴身随从,一是贾秘书,一是由处长。一九九零年,由处长荣升为上校团副(实际上是师级,这里是发言者让江泽民按座山雕的口气,说了一句笑话:“上校团副” ---- 编者注),穿上了呢军服。一九九一年,江泽民授他少将军衔。不久,升他为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因为同时又将该局升为正大军区级,所以,他这个副局长不小,相当于中将,再过一段日子,劝退局长杨德中,将由扶正,便是名副其实的上将阶级了。

江泽民封将封了好几百,如若再封那么两下子,就冒冒一千了。他此时好得意,以为那些被封的将军们,还不是都对他感恩载德?所以,从此,他的江山,好象便会似铁桶了。他好得意。他这种小人得志便癫狂的心态,在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到访时,表露无遗。他忘乎所以地对沈说:“我体重九十公斤,坐在这个位置上,大约是没有人会搬得动的”。

2.没有一个贪官想搬倒江泽民

确是如此。倒不是没有人搬得动他,而是,谁也不想搬他。今日中国,十官九贪,这话毛病很大,确切地说,一百个当官的,九十九个是贪官。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还不能算个官的,他也贪。

先不说具体的个案,只笼统地讲。地方上,朱熔基承认银行坏账八千亿(专家讲:实际是坏账两万五千亿!),军队,今年四月二十六日,张万年在全国军队、武警、政法机关移交企业清理、处理工作会议上说:“现在,在名义上、表面上、形式上,军队所经营的经济停办了,在办理移交,脱钩了,但是,数千亿元的资金没有了,这笔大账到那里去了?不能让它不明不白,没个交待,总得要讨个说法。”

当时,我听了肚里好笑。我纳了个闷,捉摸着这张万年,在家没有事时,大约都是把录像带“秋菊打官司”给看了好几遍。可不,那秋菊,从村里闹到乡里,从乡里又闹到县里、市里,不为别的,只为讨个说法。今日张万年也是,几千亿给贪官们吞没了,他倒没有在会上发个狠:“今天我张万年打招呼在先,千万元的贪官,吃进去,给我吐出来就行了,不再追究了,上亿的,数十亿的,一经查出,拉出去,我毙了你!”这才像个长官的样子呀,怎么软不叮当地,就只要讨个说法!

军中有个董良驹,过去我都没有怎么听说过,也不过是接程建宁的班,当了个军委办主任,不说别的,他一个人,就拥有豪华轿车十五辆,在全国名胜之地,他有豪华别墅九幢,光海南一幢别墅,就有一千多平米,内设私家游泳池。

地方上有个银行干部金德琴,老家伙七十多岁,他批贷款一百二十亿,全是烂账。什么烂账?还不是同贷款者私下分了!所以,他的别墅不仅像董良驹似地,在全国各名胜之地都有,连外国名胜之地也有,什么巴黎,什么檀香山,都有他的豪华别墅。

上面军队、地方各举一例,虽不是什么大官,总算是有点职位吧。我们再看看那些不算有什么职位的,是什么样子。南京军区下面有一个火箭炮营,驻江苏宜兴附近,该营有一名上尉李金芳,他成立了一家“宜兴中国人民解放军长城公司”,以优厚的分赃条件,从银行贷得巨款,他一人贪污三亿!

地方上的,江苏如东县农民、养鳗鱼专业户顾成兵,更神了,朱熔基说他一人掼倒八个银行行长,贷款十二亿!所以,在江泽民的纵容下,大小贪官都舒服透了,谁还会想去扳动江泽民的椅子呢?没有那个贪官想推翻江泽民的,维护江泽民还惟恐不及呢!因为,扳倒了江泽民,就要换上一个新的,如若被换上的这一位新的,刚好是位励精图治者,那今后谁还能再贪污得到呢?! 这就是江泽民总书记能一当十年的最根本原因。中国的黑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道理就在于此。江泽民封将封了好几百,无论那一朝,无论那一国,也没有有过。一阵子胡封之后,江泽民以为军权在握了?没有那么容易!

3.军队经商、毁国焚军

被册封的好几百位将军,没同江泽民想到一条道上去。他们以为,升官,是自己的能耐,或叫德才兼备。要不然,你江泽民干嘛提拔我呢?而从古迄今,升官,又是与发财这两个字连在一起的,没有听说过光升官而不发财的。

那么,发财怎么发呢?经商。当然,他们的经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将本求利。多年前,商店门有两块小牌子,一块是“真不二价”,还有一块是“童叟无欺”,那才叫经商呢。

军队经商,始于八十年代前期、中期,那时是真的为了补贴军用(尽管这也不对),一九八六年五月,一九八九年三月,中央军委都正式为此事下过文件。但是,随着国内整体腐败程度的加深,随着江泽民对他们的极度纵容,军队经商变成了毁国,变成了焚军!

公安部有一位副部长叫李纪周的,说他走私,涉款一千多亿。若同军队经商(主要是走私)一比,李纪周连一条小虫都不如。 军队走私,要多少军舰有多少军舰,要多少飞机有多少飞机,要多少军列(火车,军事专用列车)有多少军列,要多少兵员参与,就有多少兵员上阵,要攻打海关,或扫平一群海关缉私船,要机枪有机枪,要大炮有大炮,若真的需要高科技武器,也不是办不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