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市黑手 慘案頻發花市
 
2000-8-24
 

●廣州嶺南花卉市場,全國最大的花卉批發市場之一。每天,這裏的鮮花通過鐵路、公路和航空源源不斷地運往全國各地。●一段時間來,這裏慘案頻發,十幾名運貨商被棍打、刀砍,8月4日,一起硝酸毀容案又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 誰是這一系列暗算事件的幕後人?


慘案頻發花市

  8月4日晨6時許,下著大雨,與往常一樣,25歲的楊永華————廣州嶺南花市裡的貨運商,早起清點頭天客戶交來的貨(指鮮花),準備上車運往火車站。

  正在這時,一個30來歲的男子走過來,稱有兩件貨要發運,要他去拿。楊永華於是尾隨而去。剛走幾步,那人突然揚起手提的噴水壺(通常作澆花用),朝楊的右臉噴射,楊一陣慘叫……
  
  事後證明,水壺中噴出的是高濃度的硝酸。 

  「幸虧我當時反應快,用手擋住雙眼,不然眼睛就完了。」8月9日,廣州市紅十字醫院,傷臥在床的楊永華對記者說。他的右臉及右肩胸部大塊皮膚碳化,樣子極其恐怖。他的女友坐在一旁,神色黯然。這對20多歲的年青人,已將婚禮定在今年年底。楊的主治醫生告訴記者,楊屬三級燒傷,法醫上屬重傷,儘管可做整容手術,但臉部難看的疤痕將伴隨餘生。

  楊永華不過是嶺南花市今年2月以來一系列暗算事件中最新的一位受害者。在此之前,已有10多人遭到不明不白的刀砍和棍打。

  受害者的一個共同點是,他們均為花市裡的貨運商,或者他們的工仔。


公開的秘密

  誰是這一系列暗算事件的幕後人?在嶺南花市裡,這早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我從今年6月開始做花卉貨運生意,」楊永華對記者說,「此前,勤國耀發公司控制著花市到火車站的貨運,不准別人插手。」

  楊永華說,勤國耀發的老板之一王能文曾叫他不要再做花卉貨運,並許諾幾萬元錢作補償,但他沒答應。「後來,在7月底,王能文曾提醒過我,這段時間注意一點,馬××和柳××————勤國耀發的另外兩個老板可能要搞我的人,我以前也聽說已有好幾家做貨運的被他們打了,便長了一個心眼,沒想到還是防不勝防。

  不止一位花商告訴記者,花市裡本來有數戶商家經營貨運業務,大家公平競爭,還互相幫助,氣氛很好。

  但自從今年2月勤國耀發公司成立後,一切都變了。

  今年4月21日,是蒙延光做花卉批發的第三天。

  一大早,蒙延光拉13件貨向火車站進發,剛走到榮豐公司(一家花卉公司)門口,勤國耀發公司的馬××攔住蒙延光說:「警告你,從明天開始,你不要再發貨(鮮花)了,否則後果自負」。

  「那天凌晨3點左右,我從花市收花回來,剛擺好地攤,不知突然從那裏竄出3個手持三角鋼棍,空心鐵管的歹徒,沖我便打,整個過程不會超過30秒鐘,等我反應過來,身上到處是血,左耳被割斷四分之三,不是搶救及時差一點左耳就沒了。」說完,蒙延光側過身體,讓記者看了看那條長長的疤痕。

  比起蒙延光,貨運商顏海平的遭遇更為悲慘。顏海平的妻子壽莉告訴記者,今年4月27日凌晨4時許,顏海平正忙著發貨,這時4個青年男子走來問:「 你們老板是誰?」顏海平回答:「我就是,有什麼事?」話音剛落,來人迅速從身上抽出西瓜刀和鐵棍……瞬間,顏海平身上布滿傷口和棍痕,「整個人就像被血染了一樣」。等壽莉的弟弟反應過來追出去時,歹徒已鑽進了一輛在不遠處等候的小車,絕塵而去。

  「我們公司是專門搞航空貨運的……今年以來,花市氣氛相當緊張,雖然勤國耀發的人還沒當面警告我,但我們的工人已多次受到警告:『你們不要再為國鑫做了,要做也做不長,沒看到那些搞鐵路貨運的嗎?都一個個倒下去了,等我們收拾完鐵路(貨運)和公路(貨運),下一個就輪到你們航空(貨運)。』」 花卉批發大戶雲南國鑫責任有限公司駐廣州辦事處負責人鄧亞玲說。

  鄧說,勤國耀發對競爭者一般採取先用錢買,勸其退出,不行再打。「看到不斷有人遭打遭殺,我們也非常害怕。為防不測,我們只好把鍘花的鍘刀放在店門旁。」

  壟斷意味著暴利。「自從勤國耀發獨霸貨運以來,拼命抬高花卉運費,」一位浙江來的客戶說,「從原來正常的每件10—15元抬高到40—50元。」

  但是自楊永華做貨運後,勤國耀發便拚命降價,有時甚至比楊永華的價格還低,「儘管是這種情況,我們還是從楊種進貨……但我們也很擔心,像楊永華這些人能支持多久?」這位浙江客戶說。

勤國耀發的說法

  8月11日,記者採訪到了勤國耀發的最大股東王能文。

  王能文告訴記者,他本人也是受害者。他說:「我在嶺南花市已經做了4年,在整個花市中是做得比較好的。"今年2月15日,馬××和柳××帶了幾個爛仔找到我,威脅說『你要麼不要在這再做(花卉生意)了,要麼與我們合夥,否則後果自負』。」

  「當時好幾家花行都被馬、柳弄得趴下了,我的生意還比較大,此時自然處在事情的浪尖上,但我知道馬、柳的情況,我肯定頂不住他們,所以後來我還是與他們合夥了。」王能文說。

  王表示:「我早就希望勤國耀發能被查掉,希望盡快從中脫身,裡面實在是太黑了。他們(馬、柳)倆人做事都很隱蔽,很老道,很有反偵查手段,商量什麼事,做什麼事不會讓多一個人知道,以減少把柄。」

  記者曾裝成客戶來到勤國耀發公司,打聽馬、柳的下落,工作人員稱,二人很少到門店。8月11日上午,記者撥通馬××的手機,與自稱在寧夏銀川的馬 ××發生如下對話:

  記者:「你知道嶺南花市近期發生的事情嗎?」
  馬××:「我沒做那些事情。」
  記者:「你沒做哪些事情?」
  馬××:「我很早就出來旅遊了,對花市近期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記者:「那你剛才否認沒做的事情是指什麼?」
  馬××:……

警方的答覆

  記者找到楊永華傷害案的辦案人、廣州市芳村區公安局刑警大隊駐石圍塘街分隊的一位鄭姓民警。鄭說此案正在偵破階段,採訪須經芳村區公安局批准。記者來到芳村區公安局,區公安局秘書科一位民警又稱採訪須經得市公安局批准。

  儘管沒有正式接受採訪,鄭警官在與記者的交談中還是透露,花市內以前就有人被打,警方跟蹤這一系列案件已有兩個多月。「但對群眾舉報的某些人採取行動還沒有足夠的證據,主要是因為兇手一打人就跑」,他強調,「現在法制健全,什麼都強調證據,不能隨便抓人」。

  「我們不知道下一個受害者是誰,嶺南花市現在沒有一點安全感。」一位花商說。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