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行健:作家何罪之有?
 
2000-12-8
 
【人民報8日訊】榮獲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的法國籍大陸作家高行健今天指出,百年來中國歷經浩劫,文人作家遭到政治迫害、淩辱、監禁、勞改、槍斃,被迫逃亡,中共統治大陸近五十年來尤甚,造成二十世紀中國文學的真空。

  據中央社7日報導,這位有史以來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華文作家,今天在瑞典皇家學術院安排下,以「文學生存的權利」為題發表演說。他以中文非常痛心地指出,受到中共摧殘的文學作家難計其數,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朝代犧牲都多,更不用談創作的自由。

  高行健於五日抵達斯德哥爾摩,預定在十日領取九百萬瑞典克郎(九十二萬美元)的獎金。他沉痛表示,以革命為理由,逼迫文人下放農村,禁止出版著作,甚至當眾燒毀書籍,簡直是對中國文化寶貴遺產的蔑視與摧殘。

  高行健原籍江蘇,一九四○年生於江西贛縣,畢業於北京外語學院法文系。一九八八年因感到戲劇作品受到排斥,無法上演,且被中共列為「不受歡迎人物」,他才決定流亡到法國定居。他說,在毛澤東時代,獨裁專制無以復加,連逃亡國外都不可能。

  他演講中,以低沉的語調細數文人受到迫害的苦難,其中以政治迫害最為悲慘。年輕時他為逃避現實,還能躲進林園深處的廟宇關門享受讀書寫作之樂,可是文革期間,許多廟宇被指為封建的余毒而遭到毀壞。言下對專制獨裁深惡痛絕。

  他強調,作為一個作家何來罪惡之有?既不是高歌人民萬歲的英雄,也不是人們崇拜的偶像,更不是人民的敵人。政治領導人卻每逢運動,為轉移人民的注意焦點,就以文人為打擊的對象,文人成了政治運動的犧牲者。

  針對中共的批評,高行健表示,他不承認自己只是異議份子而已,身為作家,應該比異議份子還高一等。他表示,既然北京政府以異議份子對他展開攻擊,他也有權利批評中共政權。

  高行健的作品以戲劇最多,共有十六部劇作,三部文學戲劇藝術評論,四本中短篇小說,得獎的「靈山」是他兩部長篇小說之一,另一本是「一個人的聖經」,大部份都在臺灣出版。許多作品根據臺灣出版的中文版翻譯成其他語文,戲本也在世界各地上演。他除了寫作之外,也喜歡水墨創作,在沒有靈感時提筆潑墨,彩繪人生。

  在十日頒獎典禮中,他準備先用法文發表短短的致謝詞,然後以四十五分鐘發表得獎感言。他說,因為他大部份作品都是以中文發表,在中華文化的蘊育中成長,也是他創作的源泉。法國文化部長塔斯卡是他邀請參加頒獎典禮的貴賓。(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