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 黃菊因醜聞請辭未獲准
 
嶽山
 
2000-12-7
 
【人民報7日訊】今年八月,上海市委書記黃菊曾在政治局生活會上提出請辭。最近,在上海市委常委組織生活書上,黃菊再次檢查他的「生活作風問題」。中央未準他的請辭。

●上海市委常委組織生活會議

九月初,上海西郊虹橋賓館忽然貼出布告:「因內部整修,從九月三日至十五日,停止對外接待」。其實,是市委常委在這裏開會。

九月上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前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吳邦國,專程從北京趕到上海參加上海市委常委的長達一週的組織生活會議。會議期間,朱镕基、曾慶紅也曾專程到滬參加。市委在內部聲稱,這是市委常委對工作總結的內務會議,所以不上簡報、不傳達、不公開。

這個會議,就是在虹橋賓館進行的。

這次組織生活會議的議題是:(一)檢查、反思上海市和各省(區)、直轄市的緊張關係;(二)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四套領導班子中,長期搞宗派、山頭主義的問題;(三)市委領導班子的自身建設問題;(四)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對生活作風問題的檢查。

●吳邦國傳達江澤民的指示

吳邦國在會上傳達了江澤民的指示:要上海處理好下列七大關係:(一)市委領導班子中第一把手和第二把手長期不正常關係;(二)市委、市政府和區、縣委、政府班子之間的關係;(三)市委、市政府和市各民主黨派團體之間的關係,(四)市委、市政府和市各上層建築領域單位、部門的關係;(五)市委、市政府和基層黨組織的關係;(六)市委、市政府和周邊兄弟省(區)、市黨政部門的關係;(七)市委領導班子和市民的關係。

●江朱對黃菊生活作風問題的批評

吳邦國傳達了江澤民對黃菊生活作風問題的批評:「黃菊同志八月在政治局生活會議上的自我批評、檢查,是必要的、初步的。作為一個黨員、黨的高級幹部,生活作風決不是一件小事,不是什麼小節問題,而是嚴肅的道德品質問題、黨性修養問題。」

朱镕基在上海市委常委組織生活會上說:「黃菊同志生活作風問題,是一件嚴肅的黨的風紀問題。一個黨的高級幹部在生活作風上失足,是不值得的,是恥辱的。改革開放以來,不少黨的領導幹部、高級幹部,在花花綠綠的貨幣上、閃耀的物質上,在聲色犬馬、紅燈酒綠上失足、墮落,直至無可救藥的地步。這個問題值得黨內深思,值得中央總結、檢討好,否則怎樣對人民作出交代,怎樣對前一輩同志和先烈作出交代;再則,共產黨不反思,不從體制、機制上進行認真、求實的改革,共產黨勢必垮臺。」

●中共對黃菊的請辭不作考慮

朱镕基說:「黃菊同志的檢查、同志們的批評幫助是正確的,是黨內生活機制的正常體現。黃菊同志曾向中央政治局提出,在適當時期辭去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的職務。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經過討論決定:不作考慮,但要對問題有個深刻認識,在實際工作中改正。」

●吳邦國參加上海市領導班子決策

朱镕基還對上海市委領導班子說:「不要吃老本,不要給人印象上海是靠中央政策特殊化,靠江總書記、靠朱镕基總理。不要給中央增加人為壓力,要搞好團結,要戒掉上海驕氣,把精力更多集中於搞好上海大都市建設,使上海能發揮在中國四化建設中排頭兵的地位。」

朱镕基在會上宣布:政治局常委會決定,今後由吳邦國同志多關心一下上海市的工作,參加上海市委、市政府領導班子的決策。

●關於黃菊的生活作風問題

據悉.黃菊在九五年夏季在青浦休養時,曾因和上海市警備區的護士長關係不正常,而受到朱镕基的批評。

九七年八月,黃菊到廬山休假時期,又和南京軍區文工團舞蹈組一位女指導員關係不正常,被南京軍區告到政治局。又有一傳聞,說是黃菊的政敵徐匡迪打報告給江澤民、朱镕基的。當時,為恐事件鬧大,中央曾考慮讓黃菊調到廣東或山東任省委書記,又恐因有「醜聞」調職後難以開展工作,故又作罷。因這一事件;黨內曾對黃菊任政治局委員發生過爭論,後來考慮到上海市的地位、影響力,市委書記一職要由政治局委員擔任,問題就攔住了。後經黃菊向政治局作了書面檢查,才渡過了這次難關。但事後,黃菊和這位舞蹈組指導員仍維持不正常的關係。

另有傳聞,今年五月,黃菊到南京軍區參加軍區黨委會議期間,又和這位女士過往甚密,事件搞大。女士的丈夫是軍事科學院研究員,他告到中央,並提出離婚。為此,南京軍區向中央政治局反映:黃菊的行為已造成惡劣影響。後由中央軍委副主席遲浩田親自出面調解,做了工作,並給他晉升了二級軍銜成為少將!並把他妻子調到了北京的總政文工團,這才暫時擺平了這一事件。

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在生活作風問題上屢犯錯誤,請辭後不獲批准。這和處理司法部長停妻再娶的尺度大相徑庭,所以觀察家認為中國政壇上的風吹草動都是與權力爭斗有關。

原載《爭鳴》十月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