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無法團結有力量,咱們來唱『浪打浪』
 
——江總書記又興致勃勃地做了回『指揮家』
 
扁豆
 
2000年12月31日發表
 
【人民報訊】在歡慶澳門迴歸一週年的大喜日子裏,精神煥發的江總書記又有了充分表演自己的才能、施展自己魅力的好機會。它有音樂天才盡人皆知,它能背誦唐詩宋詞盡人皆知,它總喜歡指揮大家唱那支振奮人心,鼓舞鬥志的『團結就是力量』,也是盡人皆知的。

指揮大家唱這隻粗獷豪放的中國工人階級之歌,頗能顯示出咱中國共產黨所向披靡、無往而不勝的英雄氣概;如果由總書記指揮來唱,那就極好地從潛意識上給你一種感覺:咱們黨的領導核心堅定地站在工人階級和貧下中農的立場上,爲它們操心,爲它們代言,爲它們辦事,爲它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絕對不會想方設法保護賈慶林之類的個別黨的幹部)。所以別的歌可唱可不唱,但是遇有總書記能出任合唱指揮的機會,是一定要唱這支『團結就是力量』的。

可是俗話說得好,到什麼山唱什麼歌,識世務者爲俊傑。這點常識咱江總書記還是有的。 因此在澳門迴歸一週年的慶典上,江總書記換節目了。不唱這支『團結就是力量了』,唱什麼呢?『洪湖水,浪打浪』和『五星紅旗迎風飄揚』(『歌唱祖國』)了。這事很多人可能都不大在意,可扁豆卻覺得頗爲耐人尋味。

過去唱『團結就是力量』時,江總書記對於自己作爲這團結的核心所起的凝聚的作用大概是蠻自信的。嘿!你們大家夥兒瞧瞧,我身爲中國的國家最高首腦,指揮身邊的幸運羣衆(它們當然是幸運的,因爲能在我核心的指揮下合唱)唱這歌兒,表現團結的力量(同時也表現我團結大家的力量),有多出衆啊。還沒聽說過哪個國家元首在和平時期能指揮它周圍的普通羣衆唱出這樣冒着勞動人民的汗香、透着本民族的豪情的歌曲的呢,沒有吧?橫着比,國外沒有如此才華橫溢的同化於人民的國家首腦;豎着比,中國也沒有過如此風流倜儻的美名溢四海的瀟灑領袖(周恩來不能算,它只當到了總理)。雖然現在的輝煌、一切的一切都是鄧小平開創出來,咱照着貫徹就能『摘桃兒』。可貫徹也不易啊!香港平穩地回來了沒有?澳門平穩地回來了沒有?換個人當『核心』很可能就不會做得這麼漂亮。

但是那支『團結就是力量』還是不好唱出口了。不唱還好,要是唱的話,不知有多少人會笑話江總書記傻,不識時務哩。過去捧鐵飯碗的,現在是下崗的下崗,分流的分流;武裝警察的現代化程度是越來越高,可社會刑事犯罪直線上升,犯罪手段之殘忍日夜翻新;貪官污吏是怎麼殺也不怕,照貪照黑;世風日下,中國人再這樣下去恐怕就不知道德爲何物了。更離奇悖謬的是:好人法輪功卻被關的關、被打的打、被罰的罰、被殺的殺。團結?什麼是團結?團結是人出於一種超越自我的高尚追求,互相關愛、互相維護、共同爲那高尚追求貢獻心血和力量的一種狀態。(順便我也咬文嚼字兒一把:團結是能產生力量的一種人際關係狀態,說團結就是力量,意思大家明白,可從邏輯上不通的)人心沒有道德,做事都是爲了自己一己私利,哪來的高尚追求?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要珍惜全民族全體人民的團結,那麼首先要做的是抑惡揚善,現在反過來了。在這樣的政策導向下,那表面上做着同一件事的人,最多是出於各自利益的考慮或互相利用而已。當彼此利益發生衝突時,輕的得用法律調節,重的大打出手,你死我活。哪裏還有朋友?哪裏還有親情?哪裏還有友誼?哪裏還有良心?哪裏還有團結?哪裏還唱得出『團結就是力量』?!江總書記沒有提議大家唱這支歌是它的聰明,它不想給自己留下一副歷史諷刺畫。它不想讓海外這些『太幼稚』,『太簡單』(也太讓人頭疼)的媒體以這支歌爲契機,批評它唱一套做一套。

可是這『浪打浪』唱得就那麼輕鬆麼?非也,非也。那弦律是沒得說,美!可是那歌詞,特別是歌頌共產黨的恩情的那句:『共產黨的恩情比那東海深,漁民的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強…………』。要是這漁民中有煉法輪功的,那最起碼的(不關它、不判它、不勞教它)罰它個傾家蕩產不在話下,所以要使這句歌詞不具備諷刺意味,得保證漁民有煉法輪功的特權,做得到麼?如果這漁民中若有做偷渡出國打算的,那麼一定要保證它們真正滿足在中國的物質和精神生活狀況,打消冒死出國的念頭,不會選擇花光了積蓄往國外跑,最後落得個燜死在貨艙裏或閉封的車箱裏的下場,也難做到吧?再說了,就算是這些特權都給漁民了,也不公平呀!光保證給漁民深過東海的恩情,而把其它行業的勞動人民都另眼看待嗎?那樣的話,唱這歌也不會踏實。

要我看哪,江總書記看了扁豆這篇實話後,下次可能這『浪打浪』也唱不出了。如果咱們以江主席爲首腦的政府仍然堅持着對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的好人實行鎮壓政策,我看那首氣貫長虹的『歌唱祖國』,江總書記最好下次也不要提議指揮大家唱了。心裏會愧的!人民羣衆怨聲載道的,誰還能發自內心地唱出『我們的歌聲多麼響亮』?!要是咱們看到它還要指揮唱這歌,咱們就『噓』它,咱不跟着它唱,它不配指揮咱中國人民唱這些好歌。當然江總書記酷愛音樂,還是有不少歌可以唱的,象『小呀麼小二郎-郎』啦、『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豪傑……』啦、『路見便宜一聲吼啊!該出手時就出手!』的『好漢歌兒』啦、『小妹妹,你坐船頭,哥哥我在岸上走──走』啦,都還比較適宜。

各位網友,您知道我想說的是什麼嗎?當一個人失去它做人的起碼良心和人品時,它唱歌都只能唱那些或者是跟着感覺走,毫無理智的情緒發泄,或者是情哥哥愛妹妹的糜糜之音了。它若唱那帶有偉大的精神、崇高的情感、剛正的節奏的歌,它自己都會覺得無地自容。曉得麼?無法團結生力量,咱們來唱『浪打浪』,也許就是咱江總書記換節目的潛意識活動的寫照。當然了,也不排除它知道法輪功根據它的表現稱它爲罪人,出於想用這優美的弦律給自己蒙上溫情面紗的一種自覺的有意識的考慮。
轉自 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15,63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