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國家主席:江澤民只許講假話 劉少奇渴望聽真話
 
2000年12月31日發表
 
【人民報31日訊】一九六一年初春,劉少奇主席輕車簡從,回到老家炭子衝。這天,劉少奇在山邊小路散步。路過一根電線杆子時,發現上邊貼着一張上面寫着「我們餓肚皮,只怪劉少奇。打倒劉少奇!」的紙條。

劉少奇一愣。字跡歪歪斜斜,筆畫稚嫩,顯然是小孩子寫的。劉少奇忽然產生一股衝動,他希望見見小紙條的作者。童言無忌,也許他能說出許多大人不敢說的意見來。

回到住地,他交代工作人員,紙條貼了就貼了,不要大驚小怪。如果有可能,他倒希望見見這位小朋友。工作人員連忙跑過去,電線杆上的小紙條卻忽然不見了。

小紙條是讓一位早起的民兵揭走了。民兵報告了公社公安員,公安員又向隨同劉少奇回鄉的省公安廳長李強報告。李強指示:暗地偵察,不要擴散,也不要向少奇同志彙報,等查出眉目來,再視情況而定。

不到半上午,案子就破了。作案嫌疑人是花明樓區完全小學四年級學生肖伏良,一個10歲的孩子。

學校裏的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劉少奇主席38年才回家一次,老家的學校卻有人張貼打倒他的標語,這是現行反革命行爲!爲了挽回影響,校長提出三條處理意見:一、開除肖伏良學籍,交司法機關處理。二、班主任鄭淑梅管理不嚴,要追究政治責任。三、對全校學生作一次摸底排隊,及時發現苗頭,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在這同時,校長和教導主任都向上級寫了報告,檢查自己嚴重失職的錯誤,請求給予處分。一時間,花明樓區完小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第二天傍晚,劉少奇記起電線杆子上那個紙條,忙去省公安廳長李強住的屋裏,說:「李強同志,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瞞着我,不好對我講?」

李強分明在躲閃着什麼,支吾着。劉少奇說:「電線杆子上那個紙條是怎麼一回事?」

李強連忙解釋說:「我見少奇同志這幾天很忙,想等破了案子再向您彙報!」

「那個人找到了沒有?」李強說:「我們在花明樓完小和大隊小學都作了調查,對了學生們的筆跡,是一個叫肖伏良的學生寫的,他本人也承認了!」

劉少奇着急地說:「嘿,把學校也搞得很緊張!」

李強說:「學校已作出決定,開除肖伏良的學籍!」

劉少奇擺手說:「不要開除學籍。小孩子喫不飽飯,有怨氣。我是國家主席,當然有責任。至於校長、班主任,更不要責怪,怎麼能怪他們呢?我倒想見見這個肖伏良,他寫那個條子,一定事出有因!」民兵很快把肖伏良帶來了。

劉少奇詫異地說:「怎麼,是你?一個小不點兒的孩子!」

肖伏良使勁往後蹭。一抬頭,站在面前的卻是一位和善的白髮老人,他恐懼的心理稍有緩解,說:「您就是劉主席呀,我不反對您了!」

屋裏的人都笑了。民兵訓斥他:「紙寫筆載的東西,貼了出來就由不得你了。寫反動標語是要坐牢的,你知道嗎?」

「什麼,還要坐牢?」肖伏良哭了起來。

劉少奇對李強說:「寫這種東西只是反映了一種意見,一種情緒,算不得是反動標語。請你告訴學校,校長不要檢查了,班主任也不要停職反省了。有意製造一種壓抑的政治氣氛,今後誰還敢說話呀!」劉少奇微笑着踱了過來,把肖伏良拉到自己身邊,又說:「小朋友,不要哭。怎麼會叫你坐牢呢?那是人家故意嚇唬你。你說說心裏話,你爲什麼要寫那張紙條?」

父親去修水庫,他和媽媽在公共食堂每餐三兩老秤米,實在喫不飽。長期營養不良,媽媽得了水腫病。小伏良很難過,他作過許多設想,一定要使媽媽喫一餐飽飯。前天放學回家,媽媽病在床上走不動,叫他去食堂打飯。那會兒,食堂開飯的高潮已過,又恰巧炊事員不在廚房裏。肖伏良爬上竈臺,飯甑裏有兩瓦鉢飯。一瓦鉢是他家的,另一瓦……他將那不屬於他家的一瓦鉢飯塞進了書包,一溜煙跑出食堂。

食堂炊事員很快就追到了肖伏良家。民兵隊長黑雷公扯開喉嚨訓斥他:平時看起來還挺老實,原來是老(腦)實鼻子空,肚裏打雷公。人細鬼大還敢偷!劉主席前天回老家,你今天就來偷!這是給全大隊社員臉上抹黑,也是往劉主席臉上抹黑!下次再敢偷,我把你掛牌遊鄉!……

年紀太小,腦子不復雜,想事情是直線條。他拿食堂一瓦鉢飯固然不對,爲什麼說是給劉主席臉上抹黑呢?他從來沒有見過劉主席,不知道他的臉是白還是黑,哪能給他抹黑呢?小孩子是最受不得委屈的,受了委屈就容易走極端。他隨手扯下一頁練習紙,寫上了那幾句話……

肖伏良說完這一切,靜靜地等待着這位白髮老人的發落。劉少奇卻沒有責備他的意思,說:

「照你這麼說,是公共食堂不好!」

肖伏良說:「好個屁!背時的食堂,害人的食堂,砍腦殼的食堂!」劉少奇笑了,說:「好了,好了。這恐怕是我們下鄉以來聽到的最沒有蔽掩的真話了!光美同志,你說是不是?」

王光美笑道:「對對對。小朋友,你還沒有喫晚飯吧,走,我領你去廚房喫飯!」

省公安廳長李強目睹了這一幕,內疚地說:「少奇同志,我們的思想方法也許有毛病,一開始就把這件事當作大案在辦!」

劉少奇說:「小孩子天真無邪,把廣大羣衆不敢說的話和盤托出,寶貴得很呀!」

李強說:「像這類似是而非的案子很多。比如,說幾句怪話,發一點牢騷,罵幹部,或者偷食堂東西的,都時有發生,下邊把這些案子報到公安部門來,不管也不行,有的就判了刑!」劉少奇着急了,說:「人家總是有牢騷才發,幹部該罵才罵嘛,動不動就批鬥、判刑,哪個還敢講真話?!少一點懲罰,多一點體恤,才會有人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的政治局面!」他在屋裏踱了幾步,又說,「老李,回去以後,請你們對這類案件組織一次複查,如果有錯,一律平反!還有,明天上午,請你親自去花明樓完小一趟,肖伏良的事,公安部門已經在學校造成了影響。你去說一下,也就是爲肖伏良平反。不能由於我們的過失,把孩子的一生都影響了。」

小肚雞腸的江澤民在坦克車護航下到澳門看到的都是事先安排的遊客和歡迎隊伍,在江澤民不許講真話的獨裁統治下,只有弄虛作假才能保住烏紗帽。而劉少奇宰相肚裏能撐船,爲偶見百姓發泄怨氣的紙條聽到了人民真正的聲音而高興,爲了中華民族的興旺,我們需要這樣的國家主席!

(摘自《渴望真話——劉少奇在1961》)(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16,04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