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尷尬
 
田南
 
2000-12-31
 
【人民報訊】一

如今北京書攤上赫然擺列著的那些中南海領導人「紅鏡頭」之類的書刊,愈來愈賣不動了。然而以下的最新「紅鏡頭」,卻將江澤民牢牢地「焊」在了歷史的尷尬柱上。

——澳門回歸鏡頭:江澤民身著防彈背心(此事應屬高度機密)飛抵澳門機場,甫一下機,數十名精悍的中南海保鏢一字兒閃開,前後左右把江團團圍住,藏在西裝裡的優良武器對準了四周每一個可疑之處。澳門同胞直犯嘀咕:這不是在自己的「王土」上嗎?怎麼弄得像黑社會老大似的,一驚一嚇的?

——北京千禧大慶鏡頭:凜冽寒風中,江澤民親率文武百官,蒞臨新落成的「中華世紀壇」,數萬名預先安排好的民眾隊伍夾道迎候,歡聲雷動,江好似玉樹臨風,頻作揮手狀,北京人對著電視屏幕直搖頭:邪了,這不跟皇帝上天壇祭天一樣嗎?他算哪門子皇老爺呀?

——上海,剛剛被朱熔基破格提拔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的江澤民之長子江綿恒,竟然在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黃菊陪同下視察上海大眾汽車廠(此乃他上任後的首次出鏡)。上海人評頭評足:長得倒蠻像江澤民的,大頭大臉;唉,要是沒有他老子,他哪能當得上這種過去只能由著名科學家出任的職務呢?他算老幾?這下搞大了:毛澤東送兒子去前線打仗,鄧小平讓兒子開公司經商,江澤民封兒子做院長……

江澤民的心事很重很重啊。

香港、澳門已經拿回來了,下一個「獵物」便是最讓他興奮和揪心的臺灣了。「嘆烏衣一旦非王謝,怕青山兩岸分吳越」)(元曲)。他效仿毛澤東當年統帥千軍的作派,經常盯著「對臺作戰圖」作長考狀。眼下,臺灣選戰波詭雲譎,撲朔迷離,纏繞在他心頭的疑問像北京上空的煙霧一般揮之難去——

李登輝真的要退出歷史舞臺了嗎?李登輝時代會隨之結束嗎?李任期屆滿,幹了兩屆,總統是不能再做了,會不會再繼續佔著國民黨中央主席的位置不動,搞「垂簾聽政」呢?李登輝下臺對大陸最有利,這個長著花崗岩腦袋的臺灣人是兩岸統一的最大障礙,「慶父不除,魯難未已」啊!

臺灣新總統會是誰?是與胡錦濤同歲的湖南人宋楚瑜嗎?這個曾經為李登輝政權衝鋒陷陣、攻城奪寨的「超級馬仔」,現在卻成了李登輝不共戴天、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的死敵。宋的父親曾與蔣經國長期共事,宋本人又做了多年蔣經國之大秘書;從統一理念上說,宋與大陸最接近(儘管宋最近也講兩岸關係是「準國際關係」,但那只是競選中的應景之辭),加之宋在臺灣「民望」較高,宋當選總統對大陸似乎相對有利。但是也有問題或隱憂。主要是兩矯媯閡皇撬我馴煥畹腔鑰齬竦常穩艫毖〗饢蹲毆竦吃諤ㄍ宓目逄ǎ夥峭】桑遼俁源舐轎幢賾欣歡撬斡忻攔塵埃朊攔俜皆ㄔ瓷跎睢O秩蚊攔憊袂渲硇皇繢鍪撬臥諉藍鏈笱鋇耐嗤В袂滸露祭程卦蚴撬尾┦柯畚拇鴇縹被岬某稍保翁攔說幕埃攔艘部粗廝危饣岵換岫暈蠢戳槳豆叵擋好姹涫兀?p>倘若不是宋楚瑜,而是臺灣人連戰(代表國民黨)當選新總統,那又如何?出身於望族的連戰好像沒有什麼獨立的政治信仰和追求,更像是一個生意人。生意人看重的是賺錢。臺灣幾乎所有的生意人都不希望與大陸打仗,而「臺獨」就是打仗,打仗對臺灣有什麼好?祖宗基業、偌大財產、多年心血……有誰願意讓它們毀於戰火?性情溫和的連戰是要做生意的,打仗還怎麼做生意?看來,連戰不會搞「臺獨」。除此之外,連戰當選還可保住國民黨的執政黨地位。有人擔心連戰做了總統後會成為李登輝的傀儡。這種可能性似乎很小。連戰不可能是李登輝的翻版。「連戰時代」很可能是兩岸統一的大好時機。對生意人來說,和為貴,和氣生財,一切都可以坐下來談的嘛。談什麼?談統一的條件、談臺灣的利益,討價還價,你來我去,最後拍板成交!就這麼回事,不要把統一想得過於複雜,東、西德不是一夜之間就搞定、就統一了嗎?所以,綜合比較宋(楚瑜)連(戰)陳(水扁)三人的情況(民進黨的阿扁似乎不用多說了,大陸斷不會接受他),應該說連戰當選於大陸最為有利……

不過,江澤民頗為憤憤然的是,臺灣的總統選戰也太不像話了,今天搞出個女人問題,明天挖出個經濟案子,難道這就叫民主政治?臺灣已故行政院副院長徐慶鐘之子徐淵濤居然還寫了一本《替李登輝卸妝》的書,專攻李之隱密。哪一個政治家經得起這樣刨根究底和公開曝光?這種手段在中國一般只可用來對付百姓,例如對付李洪志(從他出生之日查起),怎麼可以用之於統治集團內部呢?鄧小平在「六四」後針對有人追查鄧是如何器重和提升趙紫陽並將趙定為接班人的問題,講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不要查了,再這樣查下去,黨內還有誰是好人?毛澤東不是好人,我不是好人,陳雲不是好人,誰都不是好人。臺灣的今天會不會是大陸的明天?會不會將來也有人寫一本《替江澤民卸妝》?民主政治真是那麼可怕嗎?

江澤民在中南海的日子並不好過。

他用「進行了三場嚴重的政治斗爭並取得偉大勝利」來為剛剛過去的一九九九年「結帳」:聲討北約轟炸中國駐南使館、封殺法輪功、圍剿兩國論。可就在一九九九年的最後一天,亦是二十世紀的最後時刻,他受到了一條政治消息的強烈刺激:葉利欽總統意外地辭職了。江以罕有的速度搶在柯林頓之前迅即作出反應:親自致函葉利欽表示惋惜。

是啊,「惋惜」一詞真實表達了江澤民此時此刻的心境。個中原委,至少有三條:

一、一九三一年出生的葉利欽都辭職了,比他大五歲的、一九二六年出生的江澤民卻還在臺上;葉利欽幹了兩屆就提前幾個月不幹了,江澤民幹了兩屆卻還在幹,並且迄今為止還沒有不幹的意思。葉利欽讓江澤民好生尷尬啊!江說「惋惜」的潛臺詞是:葉老弟你真不該此時辭職啊……

二、「激流勇退是豪傑」的葉利欽,果斷啟用一九五二年出生的普京做他的接班人,普京接班已成事實,可江澤民選定的、比普京大十歲的、一九四二年出生的接班人胡錦濤卻還在培養、考驗之中,距離江真正交班給他,為時尚遠。江能不尷尬嗎?

三、近年來江一直想「聯俄抗美」,用中俄等國的「多極」抗衡美國的「一極」,葉利欽不啻是江手中的一張戰略王牌(為此,江甚至不惜掩飾和犧牲與葉利欽之間的深刻的意識形態分歧)。如今葉利欽提前下野,江能不惘然若失嗎?

總之,葉利欽突然辭職搞得江澤民頗有些狼狽(葉辭職前不久還剛剛在北京與江擁抱和會晤,可葉對於他辭職的事卻滴水不漏,事後回憶起來,江還真覺得葉有點不夠意思。可這是人家的內政,人家沒有理由要拿這跟你說事兒呀)。江的政治空間愈來愈窄了。全世界的眼光彷彿都在向他責詢:閣下何時下臺呢?

據悉,中央電視臺攝製完成於一九九九年九月的長達五十集的大型電視連續劇《太平天國》,因為有關洪秀全搞「拜上帝會」的大量鏡頭,酷似李洪志搞法輪功的事兒,被悄悄地、堅決地封殺了。此片其實拍得極佳,編、導、演俱為大手筆,且耗資甚巨。遭禁映實令人惋惜不已。禁映者恐怕也心知肚明:太平天國也罷,「拜上帝會」也罷,實際上都與吏治腐敗緊緊相聯。

這不,今日中國的吏治腐敗似乎也已經到了體制內再也無法解決的地步。

有人說李長春是降伏「廣東幫」的一員反腐猛將。可恰恰是這個人,把他的老婆調來廣東做了省商檢局局長,把他的兒子弄去深圳做了羅湖海關副關長。以前李長春在河南的時候,當地人叫他「李長吹」,現在,廣東人也這麼叫他了。是的,他鄧小平的女兒可以做國家科技部副部長,江澤民的兒子為何就做不到中科院副院長呢?他江澤民的兒子可以做副院長,「李長吹」的兒子為何就做不得副關長呢?以此類推,中國的吏治腐敗真正是觸目驚心啊!

原安徽省委書記回良玉日前被突然調任江蘇省委書記(江蘇可比安徽要「肥」得多)。此人專靠溜須拍馬、弄虛作假晉升,老婆兒子全都為官。朱熔基在視察安徽某糧倉時不是被仿造成糧食堆得滿滿的假象蒙騙過嗎?此事即與他有關。可這樣的人偏偏是政壇「常青樹」。大不了易地做官而已。

北京高層幾乎集體注意到了葉利欽辭職後普京簽署的關於葉利欽及其家庭日後免受法律追究的條令。這可以說是整個葉利欽辭職事件中唯一讓北京感到寬慰之處了。然而這靠得住嗎?韓國已經有好幾位總統在下臺後被人民送進監獄了。葉利欽似乎不是乾淨之人,他能善終嗎?

一九八九年六月江澤民當上中共總書記後,國人曾不無善意地把他的名字解讀成「江則明」(希望他「兼聽則明」,勵精圖治)。

一九九一年華東水災和一九九八年長江水災時,國人不無戲謔地把「江澤民」三個字破譯成「江水淹民」。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時,國人又不無憂患地把「江澤民」三個字解讀成「江責民」(「責杖」或「責罰」之意)。

如今更有人說他是「江只名」,批評他私心太重,只注重他個人功名,而罔顧國家和百姓利益。

中國,真該好好琢磨和準備江澤民之後或「後江澤民時代」的事情了。
轉自新生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