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成克杰相比赖昌星似乎更符合共产党员的标准
 
2000-12-3
 
【人民报讯】上官天乙: 赖昌星与成克杰

与成克杰同样,一旦赖昌星回国进入中国大陆的“司法”程序,结局多半也只有死胡同可钻。权势薰天的“广西王”与财势薰天的走私大王终于坐到一条板凳上,消极地说,体现了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积极意义则在,无巧不成书,恰好揭示出刁民走私与官员腐败的内在相通之处。身为中国人,却不管不顾中国的利益,串通外国人,搞中国税收和海关的鬼名堂,是为货物走私;身为人民公仆、国家干部,同样不管不顾人民和国家的利益,勾搭种种色色社会蛀虫和渣子,挖人民和国家的墙脚,则属权钱交易、权力走私。吃里扒外是贯穿二者的一根红线。

虽然如此,成克杰拼着一腔黑血和生命奉献给党和人民的是一场闹剧或讽刺剧,赖昌星竭尽九牛二虎之力上演的这场戏却多少有些严肃的悲剧色彩,两人毕竟有所不同。

只要成克杰同志在江泽民登基后甩开前靠山紧跟其后,就算借改革开放之风发点国难财,与情妇李平闹点生活上的自由主义,他老人家仍然是一棵相当相当好的政治苗子。其前途虽不是人民币铺成的金光大道,却也足够资格享用红地毯铺出的红光大道。无论威镇一方的“广西王” ,还是已然进入“国家领导人” 悼词术语范畴的副委员长,价值都远远超过受贿得来的那几个小钱。走在红光大道上,眼谗人家的金光小道,而又无视当朝天子,结果误入歪门邪道。这种方向路线错误,竟然滋生在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国家领导人身上,除非老人家搞情妇搞昏了头,蓄意胡闹,再找不到别的更好解释。

赖昌星不同。一介农家子弟,捡破烂的“破烂王” 出身,面前既没有现成的红光大道可走,也没有任何的后台、路子、资金、技术来走金光大道,呈现在他脚下的,原是泥泞小道甚或压根儿没路的一片荆棘杂草。在改革开放年代,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同时,另一部分人下岗失业,也相对先穷了下去。赖昌星如果老老实实按我党的既定方针办,多半只能加入后者的一群。不幸他好像并非老实认命的本份角色,而生性积极进取,没准还是块改革家的材料,不想辜负改革开放大好时光呢。他也想先富起来。但是凭自己的一穷二白,怎么先富?他只好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用金钱开路,后来还加上美女等等。又经过不懈的探索追求,他发现走私才是先富的捷径。事实胜于雄辩,赖昌星的确先富起来了。但他改革开放的步子迈得太大太快,竟把中国加入世贸以后不得已而为之的好多事情提前做了。结果个人先富,国家吃了大亏。

归根结底,赖昌星这一失足,既有个人因素,如一方面一穷二白,没文化少教养,另一方面胆大心灵,敢做敢当;也有社会失调的责任,如改革开放网开一面,只让部分人先富,其他人想富无门,只好铤而走险。他的悲剧在,不配沾改革开放的光,却偏要挤进来插一脚。他当然是个不安本份的泼皮无赖,却也真有他的几分无奈。

赖昌星与成克杰还有一个明显的不同。成克杰“挣” 了钱,全都交给情妇李平,存入银行,一心一意兢兢业业打造未来的二人极乐世界。赖昌星的钱,据说有8/10用于“铺路” 了。他不但几十万上百万地送钱给各路高官,而且对与自己有各种各样瓜葛的人也出手大方。一个澳门朋友被人寻仇斩死,虽然彼此关系并不热络,但当赖昌星得知死者家庭十分困苦时,便叫人送去100万,做为抚恤金。另有一次,一位与他从小认识但很早移民菲律宾的同乡孩子被人绑架,一时筹不齐绑匪索要的150万,托人来借钱,赖昌星也是二话没说,当时照办。

赖昌星还曾赞助建立远华足球队,赞助中央电视台98年春节联欢晚会,赞助汽车给福建省公安、警察、海关等单位,帮助家乡建立远华中学。他还特别眷顾老人,每年出资100多万,在赖氏发祥地赖厝祠堂创建“赖厝老年人协会”, 规定凡59岁以上的老人,不论贫富,每月都可领取500元津贴。

究竟出手大方是赖昌星天性使然还是纯粹出于“铺路” 的需要,不得而知。无论如何,比较成克杰的个人奋斗式存钱,显然赖昌星更容易得到人们的称许和同情。而且他的走私活动也给不少消费者带来过好处,让他们能买到比较便宜的外国货。因此有些人对赖昌星抱有好感,甚至有人简直就把他当做20世纪中国的侠盗罗宾汉。他的一位邻居说:“赖昌星是全天下最辛苦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别人着想。”对照党章,这似乎更符合中国共产党员的标准。

(博讯记者:上官天乙)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