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天驚
 
2000-12-27
 
【人民報訊】一文激起千層浪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發表了記者張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縣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字的兒童》。文中報導:

兒童唐雨,現年12歲,小學五年級學生。……

1978年舊歷一月的一天,唐雨和小朋友陳小明一起走在路上,他的耳朵無意中觸到陳小明的上衣口袋,大腦便呈現出一包香煙的牌名「飛雁」二字。……唐雨對他們說:「我們來猜字。隨便你在什麼地方寫,寫好裹起來我來猜。」韓仁甫便背著身寫了一個「房」字,揉成小團,交給唐雨。他拿來放在耳邊,很快就辨認出來了,使對方大吃一驚。這樣,唐雨能用耳朵辨認字的消息就傳開了。為了證實此事,公社幹部又寫了「豬」。「牛」、「馬」、「羊」、「狗」等字,揉成一團,唐雨接過去,貼在耳邊,靜聽一會,隨口就讀出來。縣科委、文教局又派人核實,並有意在一張字條上,將尖端科學的「端」字寫成「瑞」字,給唐雨放在耳裡辨認。唐雨照樣一一認出,並指出其中端字寫錯了。在考查中,還發現唐雨能鑒別字的顏色是紅色、藍色還是黑色,是用毛筆寫的還是鋼筆寫的……據唐雨自己介紹,他的手像有電一樣,拿到寫有字的紙團,腦裡便開始有字跡的反映;當字團放進耳門,腦海就像銀幕一樣把字的筆劃逐一顯現出來。……省有關科研部門對此已採取措施進行科學研究。

許多報紙轉載了《四川日報》這一消息,引起廣泛反響。從此,揭開了中國特異功能研究的序幕。

同年4月6日,《安徽科技報》報導安徽省宣城縣一名12歲的女中學生胡聯能用耳朵認字和辨色。宣城縣科委、科協的負責人對此作了核實。

4月13日《北京科技報》報導,石景山區一名8歲的小學二年級女學生姜燕能用耳朵認字和辨別圖形。在消息見報之前,中國科學院心理所對姜燕功能進行了兩次測試,肯定了功能的存在。幾乎同時,在北京北禮士路小學發現11歲的女學生王斌和她13歲的姐姐王強也能進行耳朵認字,學校將此情況反映給《北京科技報》。

同年4月20 日《河北科技報》報導淪縣一名15歲女中學生於瑞華也能用耳朵認字。

揭露和批判緊相隨

耳朵認字現象違反科學常識,遭到人們懷疑或反對。四川醫學院在唐雨消息見報後幾天,就派出調查組到大足縣調查並對唐雨進行測試。他們的調查報告得出完全否定的結論,在8天內進行了25次測試,認為除6次偷看未成拒絕辨認外,其餘19次都是偷看後認出的。

《光明日報》記者周斌在了解到四川醫學院測試結果後,寫一份「內參」。中科院心理所的同志看到內參後,又對姜燕進行了重新測試,否定了以前兩次測試結論,認為以前兩次測試不嚴格,有作弊可能性。第三次測試,給她10個試樣,有5次因偷看不成而未能認出,其餘5次是作弊偷看認出的。測試結果登在國家科委的《信訪簡報》上。

從5月份起,一些報刊開始揭露和批判耳朵認字。最有影響的文章是,5月5日《人民日報》發表該報記者祖甲的《從以鼻嗅文到「耳朵認字」》一文,5月18日葉聖陶的《關於耳朵認字的新聞報導》一文。這兩篇文章以極其嚴厲的語氣批判「耳朵認字」是:荒誕無稽,違背了科學常識,完全是反科學的;在搞四化的今天卻有這樣的事,簡直是丟中國人的臉。

在四川醫學院對唐雨測試之後,唐雨生了一場病,在病後宣稱功能消失了。在《人民日報》批判文章後不久,姜燕也聲稱功能消失了。與報刊揭露和批判的同時,某部門下文說對「耳朵認字」現象的宣傳是違反科學的,是封建迷信的復活。《四川日報》作了自我批評,當時的四川省委書記也被迫作了檢討。

《自然雜誌》的支持

《自然雜誌》是1978年5月在上海創辦的綜合性刊物。它的名字和辦刊方針都是模仿在世界科學界享有盛名的英國「Nature」(自然)雜誌,以報導自然科學界最新、最前沿的研究進展為主。創刊號上就發表了《探測氣功運氣療法的物質基礎的初步實驗結果》一文。這是最早關於外氣實驗的報導。《自然雜誌》編輯部有兩位年富力強、對新生事物一分敏感的編輯兼記者。一位是朱潤龍, 1965年畢業於復旦大學生物系。一位是朱恰恰, 1967年大學畢業。他們是特異功能研究領域的拓荒者。人們習慣上將他們稱為「二朱」。

1979年7月,「二朱」出差來到北京,在《人民日報》對耳朵認字進行了嚴厲批判之後,聽到了關於王斌、王強能耳朵認字的介紹。帶著複雜好奇的心情,「二朱」來到王斌家看王氏姐妹作了腋下認字的表演。「二朱」受報刊批判影響,不敢輕易相信,又請王氏姐妹到招待所作實驗,試樣在室外寫好,為防止偷看,試樣放在手套裡,科研人員替她們戴上手套,用繩在手腕處紮緊,然後她們將手伸進衣服裡的腋下,很快就正確辨認出來試樣上的圖形和顏色。這一不可思議的現象引起他們極大的興趣。他們十分重視科研人員對特異認字現象的驗證和研究。此後,《自然雜誌》發表了北大生物學教授陳守良、空軍某醫學研究所科研人員羅冬蘇等人一系列關於特異認字的測試報告。鑒於耳朵認字遭到嚴厲批判,便用了替代術語,如:非眼視覺、人體感知、特殊感應功能等。

1980年2月,由《自然雜誌》編輯部主持,在上海召開了第一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特異功能指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人體功能,從此特異功能這個詞廣泛使用。參加這次討論會的有來自8個省市的80多名代表,其中有13名特異功能兒童1名特異功能成年人,包括唐雨、姜燕、王斌、王強、胡聯、黃紅武、於瑞華等人。討論會除宣讀一些測試報告外,還進行特異認字的表演或測試。這次測試為防止作弊,注重改進實驗方法,如:用紙套、暗盒、信封等密封試樣。《自然雜誌》認為,這次會澄清了去年對耳朵認字真偽的爭論,以這次會議為標誌,我國對人體特異功能的研究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1980年10月,由《自然雜誌》編輯部創辦了小報《人體特異功能通訊》(大約每月一期),作為這個領域研究動態的交流資料。

科學界的泰斗錢學森密切關注著特異功能現象的發現和研究進展。1981年初,他在《自然雜誌》上提出了人體科學的概念。對於多數人來說,人體科學是特異功能的代名詞。

1981年5月,在四川重慶召開了第二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四川省委書記楊超主持了開幕式,中國科協書記聶春榮出席會議。著名科學家錢學森、貝時潭、王塗昌、趙忠堯等去信或去電祝賀。在這次會議上成立了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籌委會。

於光遠的批判

從1981年8月起,也就是在第二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結束不久,一直到1982年底,於光遠在《哲學研究》、《中國社會科學》、《科學報》、《知識就是力量》、《自然辯證法研究通訊》、《1982年中國哲學年鑒》等刊物上發表了10多篇批判特異功能的文章。後來他將有關文章匯編成《評所謂人體特異功能》一書,由知識出版社出版。

於光遠是著名的哲學家、經濟學家,曾任中宣部科學處處長,1981年、1982年時任國家科委副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他是研究恩格斯《自然辯證法》一書的專家和權威,曾是「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的主要負責人。他是批判特異功能研究的倡導者。

於光遠認為揭露唐雨、姜燕等人的實驗是真實可靠的,而《自然雜誌》等報刊發表的肯定特異功能的測試是不可信的。他從哲學的高度批判相信特異功能實驗的人是經驗主義。他認為,像「耳朵認字」這樣的情況,在科學上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用理論的考察就可以從根本上予以否定,根本用不著什麼實驗來證明。

於光遠認為批判特異功能研究是十分必要的。他認為,人體特異功能研究就是靈學的一個變種;靈學是一門偽科學。他認為關於人體特異功能的宣傳造成思想混亂,這是「要科學,還是要偽科學」、「要唯物主義,要馬克思主義哲學,還是要唯心主義,要和馬克思主義根本對立的哲學」的問題。

張寶勝「出山」

張寶勝1958年出生,遼寧本溪人,從小就有特異功能,但是沒有引起別人重視。1979年唐雨耳朵認字的消息,引起全國各地對這一奇異現象的重視。大約是在1980年初,張寶勝所在的工廠發現他能用鼻認字。事情起因於張寶勝偶然說出了一封同事信中的內容,那同事認為他偷拆別人的信件,告到了廠保衛科。張寶勝不承認偷拆信件,說是用鼻子認的,廠裡為了弄清事實真相,對他進行了測試,證實他確實能用鼻認字。此事很快傳到本溪市領導那裏,於1980年6月由市科協組織了對他的測試,進一步肯定了張寶勝的功能。此後遼寧省中醫學院對他作了進一步測試,發現他有人體透視功能,可以準確他說出孕婦胎兒情況,於是便與張寶勝合作搞實驗研究。張寶勝的名氣也越來越大了。

上層領導表態

1982年初,張寶勝被熱心人體科研的人們請到北京。由於他的功能既強又穩定,很快得到國防科委副主任張震寰等人的重視。1982年3月張震寰主持了一次張寶勝特異功能認字的表演,觀看表演的有國防科委某局副局長伍紹祖。當時胡耀邦任黨中央主席,伍紹祖曾在胡耀邦任團中央第一書記時,在團中央工作過,與胡耀邦較熟悉。張震寰希望伍紹祖能對上層做些工作。伍紹祖本是抱著懷疑與挑剔的態度去看表演的。事實使他深深地震動了,改變了他原來絕對不信的看法。他看完表演後給胡耀邦寫了一封信,信中有這樣一段話:「縱觀科學發展的歷史,當初哥白尼提出日心說,伽裡略堅持地球轉動說,愛因斯但提出相對論,摩爾根提出基因論,都遇到世俗勢力的嚴厲抨擊,擁護新說的人甚至丟掉了性命,如布魯諾。蘇聯正式把基因論封為『資產階級唯心主義的偽科學』,而事實卻恰恰證明,他們的李森科學說才是偽科學。從以上所舉的例子可以看出,一些舊理論所不能解釋的現象,往往是科學躍進的先聲,一旦被發現並上升為科學的理論,就有著十分重大的科學意義和實用價值,對哲學也是一個重大的促進,列寧的《唯物主義與經驗批判主義》就是很好的例子。當時物理學的新發現使一些庸俗的哲學家驚呼:『物質消失了!只剩下方程式了!』而列寧卻以此發展了辯證唯物主義哲學。」

可能是受這封信影響,胡耀邦指示中宣部對特異功能,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中宣部4月20日下發了傳達此精神的通知。

5月,朱潤龍請張寶勝到葉劍英元帥家進行特異認字表演。表演很成功,張寶勝先用鼻認出了葉帥寫的「三笑」兩字,然後又在根本不接觸試樣的情況下,認出了葉帥保健醫生寫的字。葉帥對朱潤龍等同志講,要進行科學研究。據說葉帥還將此意見轉告了中央書記處。

大約與此同時,錢學森對4月20日通知不盡滿意,寫信給中宣部,要求允許研究特異功能和進行學術交流。中宣部將信報中央書記處。

根據中央書記處的指示,1982年6月15日中宣部再次發出關於人體特異功能宣傳問題的通知,除重申4月20日通知的三不方針外,增加了允許少數人搞研究,允許學術交流,要將科研人員和投機詐騙等區別開來的內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