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低級趣味已成大陸夜娛樂支柱
 
2000-12-27
 
【人民報訊】記者在採訪成都少數酒廊迪吧亂改古典名著的同時,根據讀者提供的線索,又對一些夜總會的「艷舞」表演進行了暗訪。從這種「艷舞」上充分體現出了經營者「打擦邊球」的「智慧」。說它「違規」吧,它卻沒有「脫光」、「露點」;說它是舞蹈吧,它卻以低級庸俗的動作竭盡挑逗之能事。經營者還給這種「艷舞」一個「好」稱呼——成人遊戲。

瘋狂鐵籠裡的舞女

據商務早報報導,日前的一個晚上10時許,在成都市一環路南段某街一家「俱樂部」,記者見到了所謂「艷舞」。扮相很「酷」的DJ發問:「下面有沒有未成年人?」

「有!」情緒亢奮的紅男綠女們紛紛高舉手臂大聲回答。「哇,這麼多未成年人。我們就開始少兒不宜的『成人遊戲』精彩節目吧!」DJ剛一抖出噱頭,立即引起一串尖叫。

伴隨著快節奏的樂聲,傳來陣陣女性痛苦的呻吟聲。少頃,一隻圓柱形的金屬鐵籠從地下緩緩升起。鐵籠中,一體態豐滿,身著比基尼的金髮女郎手纏細鐵鏈,瘋狂扭動著身體,怪叫聲正是出自她的口中。她用各種性感的造型,從多個角度展示自己的身材曲線。

DJ不失時機地發問:「她看起來像什麼?」「野豬!野豬!」幾聲高喊引得一片哄笑。對答案似乎不太滿意的DJ用煽動性極強的腔調提示說:「不對,大家聽清楚,她發出的是騷叫……」他的聲音很快被更大的叫聲和口哨聲淹沒。當聚光燈照射在那個盡力挑逗觀眾的女子身上時,記者看到,那種過分的暴露和誇張的動作使身在暗處的一些觀眾也禁不住面紅耳赤。身旁一位看客告訴記者。個別迪吧甚至還有更刺激的「脫衣舞」。另一位觀眾說,在有的酒廊,艷舞的表演場地更像一個大包廂。那裏的艷舞,動作要大膽得多,服裝僅能遮羞,而且與觀眾近在咫尺。甚至還走到看客中進行挑逗。

這時,一個艷舞節目完了,一陣尖叫聲響起,記者身邊一位女子說:「噁心!」過後一位舞臺總監承認:這樣的節目偶爾可以有,但多了也確實會令觀眾反感。

尷尬學豬叫的觀眾

過了一天,記者在成都人民北路一家夜總會看了另一場所謂「成人遊戲」。主持人讓觀眾上臺模仿豬叫、異性「叫床」的聲音……為了博取所謂的獎品,表演者們竭盡所能地向主持人提供的「正版」錄音靠攏。他們的表現令現場觀眾哄笑不已。主持人則油滑地捉弄那些失態的參與者。記者感覺到,聲浪中鋪排的惡意嘲笑是現場情緒的主流。一位看上去很投入的看客不滿地告訴記者,他最煩的就是這種節目,「幾個人傻瓜一樣在上面現寶,沒勁!」

遊戲結束後,開始講「成人笑話」,一名演員出場用某個縣份的方言說道:「我們那個村,有一個女人,除了跟我沒有一腿之外,跟哪個都有一腿……但她還是想嫁人,新婚之夜怎麼辦?她靈機一動……」

一位看客告訴記者,上述「笑話」已經算是「潔本」了。

時近零點,當晚表演的節目結束,「的士高」音樂再度響起,「泡吧族」再度擁入舞池。主持人用粗俗下流的告別語向觀眾道別。記者出門來,在夜總會的入口處,見到一名不足十歲的男孩無聊地玩著「溜溜球」。他說,爸爸正在裡面玩,不知多久才結束。看著男孩疲憊的眼神,記者心中湧起一陣難言的痛楚。

摘自(博訊網)(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