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 對於紐約「邪教」批判會的幾點改進意見
 
2000-12-27
 
【人民報訊】有媒體報導,紐約華人社團聯合總會本月20在華埠金豐大酒摟再批法輪功。中國駐紐約總領事張宏喜、副總領事邱紹芳、數十個僑團的領袖以及各階層華僑華人數百人出席了批判會。

一看這條消息,首先感嘆時代還是進步了。與文革時期的批斗會相比,實在文明多了。比方說,認真執行了老人家的最高指示,「要文斗不要武斗」,沒有扭來幾位「反動邪教分子」,揪頭髮、掛黑牌、坐「噴氣式」。文明自然是文明,缺點是不過癮。不光不過癮,還容易給人造成缺席審判的印象,很難叫「邪教」的分子和同情者服氣。比起文革批斗會來,就顯出了退步的一面。那陣兒的武斗固然不好,但一般都要叫「反面教員」上臺,當「靶子」。沒有「靶子」,亂箭齊發就叫「無的放矢」,也顯得不夠英勇。毛主席老人家還教導我們:世界上就怕認真二字,共產黨人就最講認真。不請「反面教員」上臺,就不叫認真。毛主席還教導說,真理是在同謬誤的斗爭中發展的。香花毒草,要比較才能有鑒別。不把「邪教分子」揪上臺,進行「說理斗爭」,正教就顯不出「光榮、偉大、正確」,毛主席的教導就很難落實。文革批斗會當然要反思,比如「斗倒斗臭」,這「臭」字暗指人身侮辱,不好;但那「倒」字,還有批判性繼承之價值。「要讓人講話,天塌不下來。」(最高指示)讓他講話,批他個理屈詞窮、心服口服,這效果有多好!

各位發言人一致批判「邪教」的諸多罪行,但都沒有實在內容,下次應當改進。真正有教育意義的批判會應該是「擺事實,講道理。」文革批判會最講拿出「鋼鞭」,一旦「鋼鞭」在手,抵賴狡辯都失了意義。眾所周知,批王光美腐化,得給她掛串乒乓球項鏈,批劉少奇貪污革命經費,還拿出了一個金鞋拔子。照我想象,比方批「邪教」壞人性命,總得亮出些「鋼鞭」材料:練功群體死亡率高於醫療事故死亡率,也高於獄中「再教育」死亡率,起碼總要高於自然死亡率。「唰」傢伙掏出個「金鞋拔子」,至少「乒乓球項鏈」總要掛一串的。沒有實際內容的批判,在文革時期很有點危險。叫「假批判,真包庇」、「避實就虛」、「避重就輕」、「打著紅旗反紅旗」等等,大致與被批判者同罪。

另外,會場選在金豐大酒摟也不好。首先是不嚴肅。這場和「邪教」的嚴重政治斗爭,不應該在「酒樓」上斗,那是斗酒之處。文革再荒唐,也反思不出哪場批判會是在酒樓上開的。劉鄧陶、地富反壞右,能在酒樓上斗嗎?酒樓上斗得垮嗎?其次,酒樓上發言,容易讓人產生誤會,說「喝多了」,說「吃了人家的口短」。眼下國內盛行腐敗,總不能讓人家說「腐敗到美國來了」。當然這肯定是誤會,唯其是誤會,才更兇險。告上法庭倒好:此地法律由原告提供證據,拿不到領事館的付賬支票,告也白告。「腹非」則無須出示證據,最為可怕。此類批判會,建議今後最好到聯合國廣場上開,也不提供水酒盒飯,免卻「腹非」,還有利於消除「邪教」在世界範圍的影響。以上皆屬美中不足,會議組織者多少要負點責任。

接下來細看了張宏喜總領事的發言,又覺得自己有點苛求。──張先生說,紐約僑界批判聲討法輪功的「愛國行動」,純是「自發」的「正義之舉」。──既然是自發的,組織工作當然難免有不足之處,烏合之眾嘛。那麼,責任就該是張先生的了。批法論功是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規定的中心任務,光明正大,理直氣壯。黨不便公開領導到美國來,當然要由總領事館代行其領導職權。如此說來,張總領事身在其位,不謀其事,實有瀆職之嫌。也不知張總領事有否自請處份?
轉自 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